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上)

    当西方天际,红云潮涌而来的时候,江上雁就在最靠前的那一列。

    他这一列,有七名步虚修士,松松散散站了一条向内凹的阵线,均匀分布在百里区域内,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但在这个队伍里,也算不得多么出奇,因为在他们后面,还有至少十名以上的同级修士,各自站位,如临大敌。

    玄黄杀剑一路东来,都是高入九霄,在碧落天域穿行,只有步虚修士可以接战,无形限制了应对的人数。

    在北地三湖,想拿出几十上百个步虚修士,不算特别困难,可绝大部分战力,都是在洗玉盟的强劲控制之下,如今,清虚道德宗这样的大宗门,态度一个比一个保守,相应的,其控制的修士,大都闭门不出,正因为如此,像江上雁这种修为达标,略谙阵法的外来修士,才有了机会,受雇佣参与到这场截击来。

    至于效果如何,江上雁着实不知。或许,后方的顾执会更清楚一些?

    江上雁往后扫了一眼,那七宝云盖正在湛蓝天空之上,若隐若现。云盖之下,除了主持此役的三位长生真人之外,就是顾执了。

    能以区区还丹修为,在长生真人之间争得一席地,由不得江上雁不佩服。

    便在江上雁回眸时,云盖下方,顾执观远方血潮将近,笑吟吟打开折扇,让那一幅栩栩如生的美人行乐图展现在三位长生真人眼前,受折扇挥动的影响,他身前青铜小鼎上所插的三柱香,烟气流动,散出云盖之外,其内蕴的细碎烟尘,便在高空罡风漩流作用下,遍布百里方圆。

    旁边三位长生真人对这一手出神入化的使药用香之术,都很是满意,这也正是顾执的价值所在了。

    顾执这个“年轻人”,虽是限于还丹修为,寿元将尽,但对草药可谓专精,且见识广博,谈吐不凡,此时正可大用。

    马明初也不吝啬赞许:“死魂香药性果然不错。我观阵生机,确实压下许多。此番若能得手,小友当是头功。”

    “马真人过誉了,晚辈实不敢当,。”

    顾执本用折扇给自己扇风,吹起两鬓数根银丝,这几年,他渐渐已经难以维持长青之貌,但潇洒依旧。闻言收了扇子,虚虚一揖:“死魂香效用毕竟有限,调配也是不易,数量上不去,还多亏了这阵势,才能均匀发散,结成烟障。在下不过恰好得了这一个配方,实无颜夺万象先生之功。”

    他所说的“万象先生”,乃是北地三湖的阵法大家,诸万象。此时正坐在顾执身边,闻言细长的眼睛略睁一条缝,明如电光,又自闭瞌,略有自矜之意。

    诸万象心气甚高,能请他来,也是很费了一番功夫。马明初一直担心顾执行事轻浮,说不定哪句会冲撞了他,但见两人相处还算融洽,也就放下心思。可下一刻,他就严正脸色,因为,玄黄杀剑已经来了。

    远方湛蓝天空,正划开刺眼伤痕,随即便被血色污染,那血色浓重至极,碧落天域的强劲风灾、极光元磁,都无法吹散。

    几位长生真人目光犀利,见到血潮声势,面色都很是凝重。

    他们虽是从各个渠道,得知一些有关玄黄杀剑的消息,但正面相对,毕竟是第一次,极有可能也是唯一一次。

    剑遁之,天下少有能与之匹敌者,这就使得拦截之人,一旦失败,就很难再赶上去,他们三位真人齐出,实力已经足堪自傲,可若被突破,就算后续仍有大能坐镇,层层关卡密布,专为应对特殊局面而设,未必不可收拾,却也难免受人嗤笑。

    马明初振衣而起,他方脸长髯,大红道袍之上,片片焰光如鳞,华光四射,令人难以直视,威仪甚重。顾执则很不好受,被真人威压碾过,呼吸都停止了。

    马明初也顾不得,叫一声“诸兄”,诸万象细目睁开,也不说话,从袖取出一面小旗,当空一挥,便有青光洒落。这是阵势运转之枢,由他操控,便生出奇门变化。

    在高空,以有限的步虚修士结下阵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再怎样的手段,受到人数的限制,都很麻烦,也只有他这样的步入长生的阵法大家,才有机会,至不济也能以本身修为支撑。

    远方剑虹飞来,后面就是席卷天际的血潮,江上雁当头那条阵线,没有硬撑,而是向后退去,并开始交换位置,由此带动阵势变化。没给他们太多时间,灿烂的剑虹切过,鲜红的血潮滚滚向前,那跳跃的血光,分明就在燃烧,江上雁等人根本没有躲避,也容不得他们躲避。

    死魂香发挥了作用,众人的生机已被烟气遮蔽,一时半会儿,都冲刷不开。

    玄黄杀剑最可怖的就是血杀之气,而绝灭剑式,便是将血杀之气精粹运化,形成全然死灭的如焚之力,以生死相对的“吸引力”,形成专门针对生灵的攻伐。

    用上死魂香,正是针对此事,再避过剑器正锋,不与之相抗,以目前玄黄杀剑的力量,并不足以对他们造成伤害。

    这个计算和判断,显然没有问题。剑风利如刀割,最多只是伤点儿外皮;血潮澎湃,却不过震荡肺腑,这些个步虚修士,虽是一个个都很不舒坦,却也足以将阵势维持下去,而这个就足够了。

    盯着剑虹飞掠的轨迹,诸万象默默计算,在扑天血潮完全将松散的阵势吞没,甚至已经冲到云盖之下时,他猛地从席上站起,三角小旗劲挥,同时厉喝道:

    “现在!”

    马明初身上的道袍真的燃烧起来,映得脸庞发赤,他也大喝:“宋兄!”

    云盖之下,一直没有开口的那一位,当即一声长笑,顶门黄光冲起,当空卷动,竟是凝化为一座巴掌大小的山峰,上面块石垒垒,纹理精致细腻,细看去,又有层层宝光交叠,非是凡物。

    果不其然,这小巧的“山峰”一出云盖,迎风便长,顷刻之间,便高逾百丈,占地差不多有七八里方圆,哪还是个精致的玩物,简直就是移山飞岳的大神通!

    山峰一旦显化,亿万钧巨力轰然压下,血潮也为之剧烈震荡,而这一击除了势大力沉,还相当精准,其山势重压,正好将飞遁的剑虹,死死压在山底,就算是天空尽是血潮、山峰撞击的轰鸣,三位长生真人也听到了那一声略显尖锐的金石交鸣之音。

    “好!”

    马明初赞声起时,身躯已飞纵而下,直落在有撑天之势的巨峰之顶,来自“子午磁峰”的绝大吸力,使他朱霞道袍上的火焰,都要倒卷,他却不惊反喜,自袖取出早已备好的雷击木剑,披散了头发,持剑祈天,道一声“道祖庇佑”,便在峰顶步罡踏斗,游走不停。

    随他足移剑指,子午磁峰所蓄积的恐怖元磁重压,不再是天然法度,而是重新组构,在镇压玄黄杀剑的同时,还与相距千里的地层深处,遥空对接,牵引出大地无穷无尽的地心元磁之力,再贯通周围早就布置完备的法阵、符阵,在他的感应,那些本来沉寂的位置,一个个亮起。

    这里面,有不远处诸万象的操控,也有早早安排在附近的修士发动,而之前在高空摆开阵势的那些步虚修士,则是受到阵势和磁力的双重牵引,不由自主被吸附到磁山之上,落在特定的位置,继续输出元气,经过阵势运化调整,更激发了子午磁峰的伟力。

    上下力道贯穿,整个山峰便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里,向地面急坠。

    磁山之下,血潮如浪般波涌,其更有剑吟之声,鸣啸不休,却完全无法阻挡磁山的急坠之势。

    诸万象向来心气儿极高,但这时候,也要赞一声“谷梁老祖神算”!

    他专精阵法,马明初符咒双通,还有那一位宋公远,更是谷梁老祖座下高徒,“子午磁峰”为老祖亲赐。

    之所以由他们三人同出,还带上一个顾执,便是设计好了套路,以最稳妥的办法,强行降低玄黄杀剑的高度,使下方费力布设的山川阵势,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用,

    这是既定的计划,以谷梁老祖的声威,三个长生真人也不敢轻易变更,且没有必要。

    岂不见那一路飞遁,无人能挡的玄黄杀剑,就这样被锁拿镇压——就算只是暂时的,可只要再持续一时片刻,接了“地气”,就算是神仙,也难脱逃。

    而在此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做:首先,要将那个能够驭剑的小辈击杀!

    一向精于谋算的谷梁老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

    只要是人,就是最大的变数!

    对此论调,诸万象也深以为然。他扭头送过眼色,宋公远心领神会,手上印诀再变,有一道昏黄剑光,自袖飞出,转眼飞临磁山之上,融入垒垒山石之。

    这一柄“玄璃”剑,专门配合子午磁峰而制,暗蕴磁光神雷,借磁力加,在磁山之的度,可以达到此界飞遁极的七倍,再发射出去,就算度衰减极快,但一定距离之内,就算目标挡住,也承受不起那种冲击。

    上一劫,曾经被此法凌空打爆的两位长生真人,可为前车之鉴。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山峰底部,有血光迸射。

    *******

    无论如何,先发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