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天亡人亡 东海血染(完)

    悬空楼台上,仝续站起来之后,就再没坐下。只是死盯着水镜,不曾须臾眨眼,当他看到水镜上那道远去的虹光,忽然就开口道:“我记得有一件事,哎呀,火烧眉毛,要先走一步。”

    说着,他便学杨朱,直接跃出窗外。

    刚刚看你兴致勃勃打赌的时候,可没一点儿眉毛着火的模样。

    众修士的腹诽,也没有阻挡仝续离开,但看着这人飞腾而去,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心头却是陆续被灵光照亮。

    有一就有二,当下便又有人叫嚷道:“我也有件事情……”

    “咳,身体有恙,先行告辞。”

    “走也走也。”

    不管是有理由的、没理由的,楼台人,顷刻去了大半,一时间,人声鼎沸的楼台上,只剩下三五个人,对此,倒没有谁感到惊讶,就是作为主家的夏夫人,也是如此。

    她请来的这些人物,不管是长生真人也好,步虚高手也罢,大半都是北地三湖区域名头响亮之辈,很自然的,也就在洗玉盟的各门各派,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些人,能驾驭玄黄杀剑的,可说是一个人也无,但若能抓住玄黄杀剑从巅峰滑落的机会,借助宗门力量,周密布局,以禁锢封印为目的,还是可以考虑的。

    至于到手之后如何处理……

    偌大的论剑轩摆在那儿,当世第一等的门阀大宗,还怕淘换不出好东西吗?

    别说他们,就是夏夫人,心已有了成算。唯一不同的是,她不会和论剑轩做买卖,巫门和剑宗,从来都是死对头,就算是数万年过去,沧海桑田,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重重帘幕之后,夏夫人放出了一连串指令,而这一切,又是与她的温笑语同步进行:“游春赏景,有此变化,也算多一番趣味。张真人、伊师,赵掌门……请!”

    向仍在座的五人依次唤名敬酒,语气没有任何变化,这种不动声色的沉稳气度,也是洗玉盟对夏夫人形成高度评价的原由之一。

    在座人,赵掌门之流,在这一场游春宴,只属凑数一类,对玄黄杀剑再怎么眼红,也没有资格凑热闹。剩下两位长生真人,张法常是外来者,也是得道全真,对外物不甚看重,伊觉则向来是孤家寡人,且性情古怪,也对玄黄杀剑没兴趣。

    不过另一方面,伊觉对那位颠倒乾坤的年轻剑手,也是爱才之心愈重,见余慈真敢驭剑而走,又赞又恼,情绪上来,便是重重放下酒杯,嚷道:

    “能够驾驭玄黄杀剑,就算是仅有一息,这剑道造诣,也绝不比论剑轩的那些所谓剑道天才逊色……可恨他胆大包天,不知死活,这等凶器,也是区区小辈,所能沾染的?”

    或许也是起了谈兴,一直稳居帘后的夏夫人,竟也罕有地评价道:“这一位离尘弃徒,若是放在各宗四代弟子之间,已经是出类拔萃,便是在步虚层次里,也是最出色的那一批。二十年不鸣,一鸣惊人,伊师动了爱才之心,倒也理所应当。”

    伊常就哈哈大笑:“动了爱才之心的,是夫人才对。”

    夏夫人用沉默来应对,而这绝不是否认的意思。可以想见,在接下来这段时日,她的态度会以最快的度轰传四方,就算楼台仅存的这几位,没有一个是多嘴之人,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北地三湖谁人不知,夏夫人最喜延揽各方名家,所谓“门下三千客”,绝非是一个虚指,而是确有这个数目,且是医星卜相,无所不包,相较于论剑轩的“聚仙桥”,或许失于芜杂,但多年以来,飞魂城在东海之畔,根基愈发稳固,各类产业日益兴旺,多有赖于此。

    张法常则是慨叹一声“二十年不鸣,一鸣惊人”,算是给这番谈话做了结语。

    不过,不管是张法常,还是伊觉,也包括夏夫人在内,所有人都小觑了他们口的年轻剑手、剑道天才,所造成的影响。

    一位颇有名气的散修,在他手书的一本札记,记录了那段时间,北地三湖某地的混乱场面:

    “……至三月,气清景明,吾与友人游于湖,忽见云气自西而来,其色如血,横斥千里,莫视其极。湖水映赤如污,是时也,湖上游人厥逆者数百……及于岸边,又见湖畔寺庙宫观数十,皆有烟气袅然入云,道唱天音,不绝于耳。路人多有避入其者,然人潮堵塞,观门倾倒,十又三家。余入三清观,有路人言:东山乱云宗,设阵以阻云路,山门破碎,死者不可胜数。

    “约一刻许,血云偏下东南,方见天光,又见日影流波,一化为四,光色不同,妖异之相,为平生未见者也。时人谓之‘三阳劫’,盖所谓‘青白红’者,天怒也……”

    此人所记,算是一个极典型的场面,尤其是“乱云宗设阵以阻云路”之语,更是令洗玉盟上下,都为之凛然的恶劣先例。

    乱云宗算是洗玉盟内,一个型门派,实力不俗,其获得消息之后,对玄黄杀剑有所愿想,也不奇怪。可之前又有谁想到,玄黄杀剑招惹了三阳魂印烙下,只有稍有停留,劫火便至。乱云宗这一拦,便拦出了滔天大祸。

    所谓“湖”,便是北地三湖的五链湖,其居于洗玉湖、玉带湖之,故而得名。玄黄杀剑行至此处,便是进入了洗玉盟的腹心之地。

    四日并行,三阳劫火,方圆千里范围之内,受到影响的何止百万?

    三阳劫火起于微末之间,积蓄于无形,对寻常人来说,短时间的伤害,只是内火烧心,回头病一场,最多损些修为就是了,可对那些正清心寡欲,闭关修炼的修士们而言,就是真正倒了大霉。

    没有人能在劫数到来时潜心修行,无孔不入的三阳劫火,就像是最污秽的渣子,便是极其微量,也足以将他们辛苦维持的心境状态毁于一旦,更能引发内魔,烧毁道基。

    据统计,那一刻钟的时间里,因此事而走火入魔、内火焚身的修士超过百人,其更有一位在附近潜修的真人修士,那位还算走运,留得命在,可在此飞来劫数之间死去的,足有八人之多。

    “三阳魂印”之事,终于为人所知,也给许多人下了套子。

    拦,还是不拦?

    许多人纠结,也有许多人从来都没有动摇过,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段日子里,余慈这个名字,随着拍天血潮飘摇万里,又伴着三阳劫火焚卷天下,以至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时间,便是在北地三湖打鱼种地的凡俗,也知道有一个飞剑东来的凶人,驾起血云,所过之处,四日并行,邪火烧身,不免大为戒惧,多地都有骚动出现。

    相较于底层失之简略的认知,在北地修士之,余慈的名声却有两极分化的趋势,就常理而言,对这个招灾引祸的家伙,大部分人不会给出什么好评价。可是当夏夫人的点评一出,招揽之意显现,北地三湖的风头,忽为之一变。

    一方面是因为夏夫人身份特殊,又向以眼光犀利著称,颇是主导着一部分言论走向,另一方面,却是不知何处起的一番流言,说是那余慈以步虚修为,强行驾驭玄黄杀剑,不是出于私欲,而是不忍生灵涂炭,舍身驭剑,以避免更惨重的损失。

    这一说法最有效的佐证便是,自玄黄杀剑屠灭七河尖城之后,一路东来,除了像乱云宗那般受到阻拦的情况外,都是高来高去,偶尔有些倒霉蛋受血杀之气冲击,也没听说谁丧了性命。

    但这种说法很快受到各方驳斥,尤其是一些“当事人”便分析那日形势,提出若不是余慈半途插手,杨朱等人说不定已将此剑封禁……如此这般。

    可紧接着这个说法,不知是谁,忽又抛出一个惊天消息,直指二十年前,剑园一役。

    此役造成剑园崩毁,直接导致此界一个延续数劫的盛事终结,此后二十年来,大批剑园出土的精品流入修行界,离尘宗等相关方,由此受益,但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一直牢牢把持在离尘宗,或者还有与之亲善的几个宗门手,少有外传。

    而这回,从玄黄杀剑之事延伸出去,消息指明,那一役,余慈以离尘宗外室弟子的身份参与,正是在那场惊人变故,存活到最后的几人之一。

    据传,他那时便与玄黄杀剑有过接触,共御外侮——所谓外侮,血狱鬼府的大梵妖王陛下,自然是逃不过去的。

    虽说事态细节方面有些模糊,但越是这样,越有快传播的价值。这消息没有明确的倾向性,却是将两条线索串在一起,背景丰富,事态复杂,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一旦流播开来,两边本站定立场的修士便各有分化,但彼此之间,冲突愈发激烈,

    一方顺势咬定余慈大奸大恶,早与玄黄杀剑勾结,七河尖城血案便是他的谋划;另一方则说他义气深重,视玄黄剑灵为友,又不忍生灵遭劫,力保两全。

    两方口水横飞,一时间北地三湖各处茶楼酒馆,各宗论道台上,都免不了被洗上几遍。

    而在此期间,离尘宗离得远,没有发话也就罢了,像清虚道德宗、四明宗这些大宗门,却也都没有明确的态度,保持沉默,颇是微妙。

    相对于立场不定、吵闹不休的北地修士,余慈的想法反而更简单些。

    一具分身罢了,若真能保得两全,舍弃掉又如何?

    更何况,其他一些杂事,都有幽蕊代为处理,便是名声之类,都给硬扳回来许多,他又有何牵挂?

    所以,他一门心思,都放在如何控制玄黄杀剑上,凭借着玄黄剑符的那一点儿控制力,再参考幽蕊利用巫法神通送来的较为安全的路线,一路艰难东进。

    这段时日下来,他真的不好过,剑遁度虽快,充其量与逍遥鸟仿佛,尤其穿梭虚空的神通,是没有的,一日飞遁,不过十万里出头,路线又受限制,导致他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其,盖大先生根据死魔神通的气机联系,一直追击在后,虽说同受三阳劫火的苦楚,却不给他任何喘息之机。

    更艰难的是,长期与玄黄杀剑相接,三方元气所聚的形体被血杀之气浸染,又受三阳劫火焚烧,多有变异,换了别人,早就气脉扭曲,走火入魔,他也是凭着对这具躯壳结构入微入化的把握,勉力维持。

    只有念头聚合的分身,在天龙真形之气的护持下,暂时还未受沾染。

    但那也快了……如果不做出改变的话。

    第三十五日上头,在云气飞卷的高空,余慈遇到了强劲季风所带来的温.湿水气,他甚至嗅到了微微的海腥味儿,这代表,他已经逐渐接近了东海。

    可这时,面对与小五约定的“大半月”的期限,他已经失约了。与之同时,小五也是如此。

    在确认这边脱不开身后,他让幽蕊联系小五几次,并侥幸成功了两回,那边都说被人追得很紧,又说“快到了快到了”,可鬼厌分身冒着被论剑轩围剿的风险,在约定的吴钩城外海转了几圈儿,并无所得,也没发现有大战的迹象。

    最后一次成功联系,是在十日之前,此后,似乎是那边受到了强劲干扰,幽蕊的巫法神通,再也无法锁定小五的气机。而北地三湖严峻的形势,也严重影响了幽蕊的精力——无论是规划路线还是制造舆论,都让她疲于奔命,一刻都不得闲。

    而且,错误也难以避免……杂念到此为止。

    余慈澄静心神,头上鲜红的符箓以难以目见的幅度,进行细微调整,帮助他更有效地与玄黄杀剑沟通,维持那一点儿驾驭的力量,与身后扑天盖地的血潮一起,略微偏移角度,但仍一路向东。

    他现在要面临一个关口。

    就算几个大宗门不开口、不动员,夏夫人主政的飞魂城,甚至拿出了招揽的架势,可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北地三湖庞大的修士群体,集结出可观的力量,布下天罗地。

    幽蕊在这个区域的情报还很初级,等到发觉不对头的时候,已经迟了。

    对方通过一连串的围堵作势,已经将余慈飞遁的路线固定在某个区间,也在区间设下重兵,要将玄黄杀剑一举成擒。

    至于余慈,自然就会以“魔头”的身份,被斩杀在此。

    绝大部分人是这么想的。

    **********

    差点儿就崩啊……不过还好,从下周起,重新开始吧。为这几天的断更,向大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