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天亡人亡 东海血染(四)

    阴山派是一个有着完整道法传承的宗派,而且,他们是有限几个在八景宫这类顶级门阀之外,有不只一条修行路途的大宗门之一。

    也就是说,他们有不只一种度劫秘法。尤其难得的是,只在鬼修领域,他们就有两种,一种是冥寂阴雷秘传,一种就是这九幽世尊无上法,此二者与人身修行的黑日三法身一起,并称为阴山三绝。

    其这九幽世尊无上法,正是盖大先生修炼的度劫秘法。此法与万世冢法门一脉相承,可以说,正是节制、驱役、祭炼万千阴兵,借之修行、应劫的无上法门。

    该法门本是鬼修之术,借鉴了佛门神通,投入万世冢后,化身为鬼,通过修炼,借阴生阳,祭炼阴兵的同时,也可生就不灭不坏的真形法体,以此为一九幽轮回,便如转世投胎一般,是少有的能够帮助鬼修重塑肉身的修道路径。如此这般,可以辟除鬼修面临的大部分劫数。

    如今盖大先生是取出本意而用之,将原有真形法体化液,融入其,刻意使形神分离,通过艰苦修行,使之重归于一,若能完成,便能把三阴无遮法身重新修炼起来,且更有增益。

    但这是半毁修行的苦行之法,阴山派修炼的人极少,他能够下这种决心,确实值得人惊奇赞叹,当然,面对一个步虚剑手,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才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要知一旦进入“轮回”,度劫、修炼就是主流,动辙数十、上百年不能分心旁顾,否则劫数降下、阴兵反噬,也不是玩的。

    仝续那样夸张的姿态,其实更多的还是讽刺——盖勋你至于么!

    盖大先生觉得很自然,几百年来,他已经走了四遭“九幽轮回”,对这种状态相当熟悉,王座之上,他的阳神已凝就鬼身,几如实质,与常人无甚分别,而万世冢便似化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对万世冢的控制力,也达到巅峰,万千阴兵,如臂使指的感觉,真的非常美妙。

    但这次,美妙的感觉却很难冲刷走心冰寒战栗的危机感应。

    在冲破那一层虚空屏障,重新锁定余慈之后,他似乎是触动了某个深藏在心的机关,似乎是险险迷失在无尽虚空的后遗症,让他有些触动,有所得益。

    不错,对他这种境界的人来说,一次近乎蛮横的穿梭虚空旅程,带来了相当的机遇,之前分析的逍遥鸟神通,还有一直以来,对万世冢所蕴虚空法门的理解,交汇在一起,竟是灵光闪烁,一时不得止歇。

    但盖大先生心里有数,这些感悟,或可形成新的神通,但在收益的“背面”,定然有着相应的劫数。

    对修士度劫,此界常有一个说法,即“大劫大神通,小劫小神通”,其实除却四九重劫之外,世间劫数本无大小之分,就看修士与天地法则意志斗智斗力。

    只要能在天心攻伐之前,先一步补上弱项,就算赤地万里,销熔虚空,又能如何?大劫也能当小劫过,劫后更可获益无穷;可若对自家破绽一无所知,那就真是作死了,一个妄动的念头,都可能导致万劫不复。

    当然,人难在自知,就算是长生真人,也不敢说清楚自身每一个弱点,相反,因为强大的力量和漫长的生命,他们一旦陷入某种“迷茫”,其自生的障碍,会比一般人强大千倍、万倍,也就更难突破。

    在静室闭关所不能解决的,外出修行、自蹈险地,是个不错的办法,说白了,就是借用外力,测试自己的缺憾。天劫,就是最有效、最危险、也最难把握的“外力”。

    天地法则意志在寻找盖大先生的破绽,而盖大先生也在利用它,借此摆脱“灯下黑”的困境。

    此时此刻,看着前方逍遥鸟背上,持剑而立的余慈,盖大先生能够感觉到,他与那个年轻剑手之间,有莫名的力量相勾连,这股力量,本就是他不远万里,追袭而来的源头,现在愈发明晰,可以肯定的是,这与劫数相关,而且,是直抵他要害的那种。

    越是这样,盖大先生越是冷静,已经开启了九幽世尊无上法,余慈本人的战力,对他来说,就几近于无,但其与逍遥鸟具备的虚空神通,实在太过麻烦,绝不能再给他发挥的机会。

    目光只一对,盖大先生按在王座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敲击两下,低伏在他脚下的万千阴兵,其虚无的眼眶,却是齐齐亮起,与之同时,万世冢显化的体积在疯狂扩张,眨眼间,这一片不知方位的虚空,便立起一座乱石垒垒的险峻高山。

    高山之上,九曲水溪盘转而下,其色幽碧,流至山脚,随即旁引而出,化为一条茫茫大江,却是缈如烟带,绕山一周后,横亘半空,所过之处,两边徐徐显化出一片黯沉的区域。

    妖异古怪的石头构成了“大江两岸”,可细细去看,那些石头更像是扭曲的雕像,无数种人身、兽躯拼凑在一起,似乎还能听到里面错乱的哀号,但再一恍惚,那哀号就又化为了大江的浪涛声。一波方从现世来,一波又往冥境去。

    九幽世尊无上法,顾名思义,一是指“九幽轮回”,二是指能够借用九幽之力——虽然没有谁能够完全确证九幽冥域、或者说是阎罗地府的存在与否,但在无尽虚空之后,确实有那么一些广袤无边,但又死寂衰败的世界,以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吞噬各界生灵死后的先天印记,让他们以另一种方式,短暂或长期地存在。

    这些世界,亦可冠以九幽之名,盖大先生此时,便是逆向抽取九幽冥域的力量,与万世冢的运转法则相结合,化现出更严密、更牢固的界域,在这个区域,他只一个意念,便能将寻常修士昧去真灵,打落九幽。

    只不过,意志坚定的余慈肯定不在此列,

    此时,余慈仍站在阿大背上,后面是重又聚合的逍遥鸟群,且维持着相当的度,然而阴云乌霾四面聚合,其扩张幅度更加惊人,顷刻之间,千里方圆,都纳入其,九幽碧水,茫茫大江,上下纵横,空气已化为裹带着冰粒的寒潮,不仅是冷到了骨子里,还一直浇透心神,使分身意念的流转,都有些迟滞。

    其实,盖大先生拼力追袭而至,已经有些超出原来的判断,虽然余慈和他控制的逍遥鸟群,还有一个虚空穿梭的底牌未发,但目前这种情况,虽无虚空封锁,却胜似封锁,逍遥鸟虚空穿梭发动再快,能快过念起念灭吗?而若不使用此一神通,千里路途,便是逍遥鸟,也要花上一刻钟的时间……

    所以,余慈不逃。

    他手按着阿大的翎羽,感受其身躯内部,气血运转的法度,《未来星宿劫经》确是一部令人惊叹的上乘经典,阿大自入门之后,短短时间内,气血神魂已尽有法度,周身潜力徐徐激发,兼有血脉神通,若不是天生灵智有所欠缺,无法尽展其高灵变之长,此时必是个足以纵横天下的大妖无疑。

    但灵智部分,却可以由余慈这边补足——在入主鬼厌,且渡过天劫之前,他也没这般能耐,可现如今,他一颗分化念头,乃是实实在在的真人境界,在认知一环上,并无本质差距,纵然如今分身投影的层次还低一截,感应、反应都有些逊色,也能将就。

    目前境况下,阿大就是他赖以生存的基础,至于其他四只逍遥鸟,都还没有领悟到家,如今又没了幽蕊的通灵巫法,借着阿大和它们简单交流还成,更复杂的信息,已经没可能灌输进去了。

    逍遥鸟群开始偏折方向,绕了一个颇大的弧线,这是在测试盖大先生当前的战法,也在琢磨如何才能将刚才埋下的暗手,更有效地利用起来。

    万世冢所形成的崔嵬山岳之顶,盖大先生坐在王座之上,手指再次轻敲扶手,已经覆盖千里方圆的界域四方,忽有光气冲霄,煞雾弥漫,四个强绝的反应几乎同时显现。

    光气煞雾之,鬼声啾啾,分明是阴森鬼语,但因数量众多,嗡然而起,倒也别有气魄。而更实际的是,这四方四域,威压叠生,竟然有四个真人级别的力量,交错共存,还能彼此增益。

    此刻又把压力齐齐聚焦,余慈只在南国远空城,遭遇“旗剑天罗”之阵时,见过这等场面,但真论严密,似乎还有所不如。

    “玄门才有一气化三清之法,这盖大先生竟还能一域成四鬼?”

    殊不知万世冢毕竟是各代先贤心血齐聚而成,其鬼王级别的阴物,已经有真人境界,灵智不逊常人,且有五个之多,只是修炼法门有些缺憾,战力比真正的长生真人,要逊上半筹,可一次驱使五个真人级别的鬼王,绝非易事,大多数时候,盖大先生并不驱动鬼王,而是利用其阴力加持其下将帅之流,以鬼阵克敌,但使出这九幽世尊无上法后,盖大先生阳神居于阴冢之,本人神通不减,更能利用阴冢法力威能,使五大鬼王俯首帖耳,发挥百分之百的实力,再辅以鬼阵,战力暴增至少十倍!

    此时他分出四个,镇守四方,形成“幽冥大威天狱”的格局,这根本就是应对天劫的架势。

    拿出这等手段,寻常真人修士,他也信心十息之内斩下,遑论余慈?

    可这时,余慈却哑然而笑。

    其实他难受得很,三方元气构建的肌体,像是软泥般来回变化,好不容易才稳住,却也是虚弱了很多。

    然而,他难受、惊讶却不绝望——也轮不到他绝望,这边就算给碾成粉末又如何,他的本体也还安全得很,不可能受到致命影响,反倒是这份儿经历、感悟,甚是宝贵,这让他心态不好都不成。倒是逍遥鸟群,除了阿大以外,其余那些,直接给压崩了,此时便如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

    在山巅,盖大先生也没有胜利在望的喜悦。他神色不动,如坐关,如参禅。他只想知道,那东飘西荡,似在心头,又似在天外的危机感,究竟源于何处?

    至强之时,至弱之机,那答案离他越来越近了。

    也在此刻,界域一角,被红光照亮。

    盖大先生心头突地一跳,这红光不是原本的路数,而是新加入进来的别样感应,其质性诡谲,很给人压力,以至于险些就混淆了原有的认知,使他心神微乱。

    既然是在界域范围内,他一动念便已知晓究竟,原来他这一路穿梭虚空,已经来到北地三湖区域,现在是刚刚越过黑水河,还在北荒和三湖区域的交界位置,也是个人烟颇密集的地方。

    然而红光起处,其情形便是盖大先生这样的,也要皱一皱眉头。

    那里本来是一个环湖而建的城池,面积颇广,又相隔数百里,他的界域也只扫到一点儿边角,估摸着那里的居民当不下数百万,在北地三湖,也应是个比较知名的地方了。

    可界域所至,却扫不到半点儿生机,反倒是那凄厉凶戾的死气浓郁非凡,倒和九幽冥域仿佛,也是因为如此,刚刚灌输了巨量九幽之力的界域,对其感应就不那么敏锐。

    可当这边死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其质性骤然变化,便像是冰冷的油质上,突然弹入一朵火花,轰声爆然,其温度疯狂飙升。便是阳神化为鬼躯,便是“幽冥大威天狱”布下,盖大先生都能感觉到烧灼的痛感,几乎无视了距离的限制,一直烧到他王座之上。

    便是他道心坚如铁石,那一瞬间,也看到有无边血潮,如海啸般轰然而至。在他王座之前,才破碎开来。

    理所当然的,这也绝不是什么温度高低的问题,而是来自于那城池之,纯粹到要燃烧起来的血腥杀意。其所带来的,除毁灭和死亡外,再无他物。

    盖大先生又敲了敲扶手:“魔门?”

    像是魔门以杀入道的路数,但如此程度的杀意,只怕是屠尽了城百万人口,就是魔门修士,敢这么做的,也没几个。这等疯魔手段,老天爷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

    哎呀,不妙!

    盖大先生猛醒,界域范围骤然收缩,转眼已经与那个城池拉开距离,然后他抬头,看向天空,界域之外,依然是春光明媚,可莫名就有深沉压力,孕育其间。仔细看来,光线也有了部分扭曲。

    另一边,几乎被遗忘的余慈也有些疑惑:“咝,这味道够熟的呀!”

    *********

    本来想更三千,但有些心虚,就临时增补一千字,更得迟了,请见谅。明天肯定是没法早上更了,且日子特殊,说不定要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