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天亡人亡 东海血染(三)

    逍遥鸟的虚空穿梭是天赋神通,只要精力可以支持,一天使个三五十回也不算什么,可问题是,由于没有沟通渠道,盖大先生必须时刻都保持着对它的压制,尤其在它穿梭虚空时,为了探知其神通根源,也为了安全起见,更要使出重手法,摸索其神魂元气的流向,**回下来,已造成了相当程度的伤害。

    盖大先先知道,对他来说,每进行一次虚空穿梭,都是危机,都很可能再没有下次机会,而本次穿梭虚空,没有三阴无遮法身的变化,必须用更稳妥也更残酷的方式,确保成功。

    万世冢的阴影降下,覆盖了逍遥鸟大半身躯,某种程度上,万世冢已经强行植入了大鸟体内,逍遥鸟惨嘶声,前方虚空打开,巨躯一投而入。

    “得!什么都看不成了。”

    悬空楼台上,看彻天水镜上画面,迅转为明亮的蓝天,本来是赏玩春景的众人,却都没了兴致。相较于年年可观的春景,已经惯例的交际,还是这种意外情况,更有意思,如今再转回,实是味如嚼蜡。

    便在楼众修士私语摇头之时,层层帘幕之后,一直少有开口的女子,以低沉的嗓音发声:“有关这位余慈,已找到些头绪,请诸位一观。”

    说着,丧失最大作用的彻天水镜上,便有段说明字显现。

    “余慈,南部陈国人氏,少孤贫,行乞为生,后拜入双仙教……”

    如果余慈本人在此,看到这段说明字,定然会惊讶于这段信息之详细,竟然将他的出身来历、在离尘宗前后的所作所为,条条列出,虽然里面有许多都是大路边的消息,未免有不详实之处,对于他在北荒的经历,也只是以怀疑的描述,稍点了几句,但如此短的时间内,收集到相关信息,实是不可思议。

    不过,悬空楼台上的众人,倒是早已习惯了此地主人的神通广大,一门心思只在这信息找寻有价值的东西。

    “这余慈,原来是离尘宗的弃徒?”

    “说不上弃徒,不就是个外室弟子……”

    “我倒是记得,大约二十多年前,剑园破败一役,有个离尘宗的弟子,很出风头,一直撑到最后,全身而退,似乎就是叫余慈?”

    此言一出,一些人便惊讶:“还有此事?”

    剑园一役后,离尘宗和洗玉盟联手发掘其剑仙遗产,其热潮一直持续至今,才略有消歇,只不过作为最大得益者的离尘宗,对剑园一役,一直保持着某种暧昧的态度,对里面信息,语焉不详,若余慈是如此关键人物,说不定还有用处能榨出来。

    这价位,可越来越高了。

    还有一些人,倒是更奇怪说话这位。

    “杨师竟然会记得这种后辈。”

    “嗯,此子与我那位甘师侄,曾结善缘,时常听她念叨,也就有了些印象。”

    杨朱平淡说话,他一身素袍,端座席后,手上却是时刻把玩一件玉玦,有一种不拘礼数,却不逾矩的独特魅力。

    就在北荒之事的这十多年,杨朱已经成为了北地三湖区域,最锐意进取者的代名词,迈入真人境界不久,竟然挟锐气再渡劫关,此时,已是迈入劫法宗师的境界,为四明宗的座师首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杨师”之名,可比伊觉的“伊师”来得名正言顺得多!

    在座客人之,他也是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个,此时就坐在首席,不管之前多么热闹,都没有开口,而一开口,就提起所有人的兴趣。一时席间又是议论纷纷,杨朱则是微笑看着,不再参与。

    有切身利益相关的两位,最是热切。仝续微黑的脸膛抽动两下,虎目盯着彻天水镜,看了半晌,方道:“这么一算,此人入道才几年?”

    伊觉笑吟吟的:“总不到一甲子,嗯,四十来年?”

    “拜入离尘宗后也就二十年吧,比盖勋不逊色到哪儿去啊。一块明珠宝玉,方回老儿也会走眼?”

    有阴损的便笑:“他走眼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有人笑着响应,有人则更关心现实情况:“他们到哪儿了?仝、伊两位道兄,便是赌赛,也不能半途而废吧。”

    仝续和伊觉对视一眼,倒是异口同声:“这就要看夏夫人的手段……”

    这回,帘幕后面却没有即刻回应,些许的空白,让在座修士都感觉出异样,悬空楼台静了一静,之后,帘幕后才传出声音:

    “诸位稍安勿躁,他们已经到了万里开外,超出彻天水镜的范围,只能转几回,有些延迟,而且……那边也出了点儿状况。”

    正说着,彻天水镜上,有关余慈的信息缩到一角,新的光影铺展开来,只不过在几片破碎的天空、山川景色间,映入人们眼帘的,却是一片刺目的血海。

    楼台,众人面面相觑:“怎么回事儿?他们两个呢?”

    正说着,画面再一转,旁移了大约七八百里,人们便看到,逍遥鸟群重又聚合,只剩下五只。至于另一只……

    “跟丢了?”

    对万里开外的人们如何想法,盖大先生完全不感兴趣,他也确实没有分心旁骛的机会。

    穿梭虚空,其实就是在那一瞬间,跳出本来世界,在无尽虚空的间隙,寻找一条捷径,重新回归,一个不慎,远出十万八千里不说,甚至可能困死在无尽虚空的陷阱,永难翻身。

    逍遥鸟身具天赋神通,在血脉,又有着冲击天瀑的本性传承,以此定位,方能锁定方位,百不一失,可随着生机损耗,自身血脉也被阴冢污秽,这种能力也就在急剧消褪之。

    只差一线……

    盖大先生已经看到了真界区域明媚的春光,可在此刻,座下逍遥鸟突然就崩溃掉了,生机瞬间断绝。失去了依仗,那无尽虚空之力,绝对堪比天劫,他只觉得身上一轻,已经被破掉的三阴无遮法身,根本就无法遮挡这虚空绞杀之力,也在瞬间步入崩溃的边缘。

    如此绝境,盖大先生却是“哈”地一声,座下逍遥鸟,全身气血都被万世冢抽取,化为阴物妖尸,被收纳进入。

    借此精血供奉,他稳了一稳,紧接着,天灵上灵光冲霄,就是无尽虚空之力,也不能扭曲,那是他不灭阳神,稍一盘转,就落入万世冢。而他肉身,则像高温下的蜡汁,整个融化,也被收入万世冢。

    万世冢崔嵬怪石之上,放出碧焰千丈,有一尊华美王座显化出来,盖大先生便高坐其上,王座周边,万鬼慑伏,如朝拜之状。

    顷刻之间,最后一层薄薄虚空屏障轰然破碎,万世冢冲入了本来世界,而前方,就是驭鸟高飞的余慈。

    悬容楼台上,仝续“砰”地一声,掌拍席案,放声大笑:

    “九幽阴尊无上法!盖勋,老子服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