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天亡人亡 东海血染

    太古有鲲鹏,鲲鹏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因其巨躯无边,唯借水之力,可游于北冥;借风之力,可徙于南海。故而,其驾驭风水之能,举世难匹。

    逍遥鸟刚刚开发出来的血脉传承,便是风水神通。

    九曲碧水实质为精纯阴煞,但其发动之势,既然沾了水形,便要受到逍遥鸟神通影响,沧浪水波之前,碧水斜引,已经成形的八面围杀之势,陡起逆流,不免有些混乱。

    逍遥鸟便在此间,振翅飞起,带起水幕千丈,更有风声呼啸,吹卷水光,沥沥洒落。看似一场急雨,洒在九曲碧水之上,却使之波纹层生,如剑水势,竟然为之错乱不堪,对余慈的威胁,自然也就几近于无。

    逍遥鸟再一振翅,就飞越其上。

    身在局中,余慈还不怎地,可在别处,却有人啧啧称奇。

    距离战场数百里,悬空楼台之中,立下一个巨大的水镜,受那边混乱的天地元气影响,镜面上偶有扭曲,却大致将盖大先生两人的争战显现出来。

    楼台之中,尤其是这第三层,均是修行界第一等的人物,受人之邀,齐聚在此,赏景游玩,也是彼此交际,互通有无。不曾想遇到这一出意外,坏了游兴。

    可他们调整得也快,反正也没有特别明确的目的,都是出来玩儿,随着此楼主人立起天巫水镜,便也兴致勃勃地观起战来。

    此时见逍遥鸟挥翅成风雨,有人便道:“这风雨之势,竟然可使九曲碧水冲势受限。要知这可是在万世冢界域之中,我怎觉得,其间隐然已有界域雏形……诸位以为如何?”

    “逍遥鸟本是天地异种,若非灵智受限,期以千年,定是纵横天下的大妖,若是真有先天灵秀者,悟道通玄,拿出真人界域,也不奇怪。”

    “不然。”

    之前“斗符对弈”的两人之一,北地三湖声名卓著的散人伊觉,生性狂狷,出言直率:“天地法则,疏而不漏。既然苍天局限其灵智,又有迁徙天瀑之法,使其有返溯祖脉之机,便不可能再给出别的出路。此必是逍遥鸟背上之人,使了手段。”

    此时也有人笑:“都是散人,不知那敢做盖大先生敌手,又与伊师‘齐名’的,却是哪个?”

    楼上都是明眼人,高空中两人乍一交手,便能估个差不多。知道那“余慈”修为仅是步虚阶段,故而拿来调侃。

    伊觉却也不恼。他虽是性子古怪,但向来乐于提携后进,否则也不会有“伊师”的称号,嘿然笑道:“此人敢以步虚修为,力抗‘冢中人’,真有我当年几分风采。这样罢,我就赌他这回能安然遁走,名传天下!”

    “彩头呢?”

    “自然就是我那‘含翠壶’,恰好与张真人不分胜负,难定归属,就放在此间如何?”

    当下就有一人拍案笑道:“只要张真人不恼,我仝续和你赌了!”

    关闭<广告>

    正说笑间,那边的交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逍遥鸟刚刚解封的血脉神通,与已臻圆熟的真人界域对抗,明显还是后者更有力些,在最初的干扰过后,其风雨之势,对万世冢界域的影响,就在迅速萎缩。

    不过,在其体内,《未来星宿劫经》带来的巨大变化,还在以迅猛的速度进行中。在逍遥鸟的神魂最深处,一枚玄妙种子结下,与之同时,其血脉变化的讯息,也烙进种子之中,意图从早已预设的联系渠道,传递出去。

    然而,由于通灵巫术始终将逍遥鸟和余慈联系在一起,作为法门的提供者,余慈也就自然成为了讯息必须经过的一个节点。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在三方元气的困锁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从中逃出,就是余慈自己,也仅仅是用了取巧的办法,灵活驾驭这片“封禁”而已。所以,讯息,还有同时带出来的力量,就这么锁入了承启天。

    也使得余慈和逍遥鸟之间,产生了直接的心神联系,不需要通过幽蕊来转接。

    此时,余慈的命令也下到第二阶段,逍遥鸟趁着风水神通的影响未歇,便要再次虚空穿梭。如今三阴无遮法身被破,盖大先生也很难再以遁入万世冢的方法,躲避穿梭虚空地的冲击,这无疑是遁走的最佳方式。

    可这时,阴冢界域猛然一缩。

    范围的变化只是表面,真正造成的影响,便是元气激荡,竟是产生了禁锢虚空的效果。连续九次穿梭,终于让盖大先生找到了一点儿脉络,以界域强行扭曲这片天域,打断了逍遥鸟穿梭虚空的神通。

    这种干扰无疑只是暂时的,可他需要的,不就是这一点儿机会吗?

    虚空穿梭不成,双方距离瞬间拉近,冲击不可避免。

    余慈扫了幽蕊一眼,直接将太初无形剑祭起,寻隙而进。可毕竟是在他人界域之中,第一回偷袭之后,太初无形剑便不算那么隐秘了,那边盖大先生吃了一次亏,更加敏感,也有所顾忌,余慈干脆使其悬而不下,保持着威慑,而真正冲击上前的,是刚刚开启了血脉传承的阿大。

    逍遥鸟在沧浪水波中,奋勇向前,可这时,盖大先生将九曲碧水收回,虚空中一个变化,却是山石崔嵬。

    在界域之中,虚空置换,也只在一念之间。这下逍遥鸟的风水神通再使不出来,而盖大先生也没有给它任何反应的机会,奇石如狼牙,狰狞可怖,横在半空,使得阿大直接“撞了山”。

    未等从昏眩的境况中恢复,立于万世冢之上的盖大先生,已经伸出手来,指尖所向,阴冢界域颜色愈发黯沉,淬炼到极致的阴气,吞吃一切阳属元气,包括生命。誓要将余慈和逍遥鸟,直接拽下幽冥世界。

    这是阴山秘传“九幽轮指”,一旦成功,余慈、幽蕊还有逍遥鸟,都要被抽干阳气,化为阴邪之物,被收纳进万世冢中,成为阴鬼之流。

    余慈有天龙真意护持,还算好一点儿,可幽蕊已经是玉体寒透,整个人便像是坠入冰窟,思维都似给冻结,但她却拼尽全力,维持着神智灵明。这并非垂死挣扎,而是某种奇妙的信心之故。

    便在此时,她陡地听到一声厉喝:“走!”

    幽蕊微愕,却没有任何置疑和迟疑,灵巫逾界神通开启,虚空破开,她拼命一纵,投身其中,随即不见。

    盖大先生心头一紧,这是和逍遥鸟截然不同的神通模式,他也不能限制,更何况,他不并以虚空神通见长,初时的困禁起效,后劲儿就已经急剧衰减。反过来,那巫女的遁走方式,却是让他的界域封锁,出现了一个法则上的空隙。

    不用怀疑余慈捕捉战机的能力,太初无形剑寻隙直进,剑锋转眼已到盖大先生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