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乘龙驭风 名动天下(下)

    时值三月,春和景明,北国风光,纵不比南国秀美,却也是山绿河清,含烟吐翠。自高空遥遥望去,阳光之下,山川大地,便是蒙了一层似有若无的绿纱,生机盎然。

    值此季节,凭虚御风,把酒言欢,正当其时。

    故而北地三湖之上,时有高人羽士,三五结群,或驾云气,或乘飞舟,至高空赏玩春景,交游嬉乐。

    当然,北地三湖区域,向来是此界第一修行地,便是春游,也多有较技彩头,尤其是斗符、分云之流,高妙玄通,又有奇景观睹,最是受人欢迎。

    此时,大约离地二十里,罡风带一处相对稳定的区域,一座八角四柱的三层楼台,便悬空而立,风铃声声,其上第三层,顶瓦屋檐均是水晶材质,光透无遮,四面围栏,八面来风,然而罡风呼啸,到此间却已是和风缕缕,甚是宜人。

    便在此间,有数十人影,或端坐,或起立,或凭栏,亦有持杯而忘形者,一个个屏息宁神,仰望天穹。

    高空之上,距此约有百里,正有一朵流云,缓慢移动,而云气之间,烟岚分画,层次分明,从楼台上看,那高空云气,分明就是北国山川之形,且是随着楼台飘移,所经所见,时刻变化,无不贴切。

    到了一定阶段,其甚至可见丛林鸟兽,惊飞潜行,生动活泼。

    而观睹之人,神意感应,个个微妙玄通,已入化境,更能感觉,其细节翔实,天上地下,似有感应,节节相符。于是楼台之,赞声四起:

    “伊师分云妙法,已臻至妙!”

    “张道长符法通神,从心所欲,不愧是天箓传法上师。”

    “真是妙极,你看这斗符、分云,明明是两样手法,却是浑融一体,也亏得是夏夫人,否则如何能想出这等斗技招数?”

    “此回过后,怕不是又掀起一阵风潮?”

    “难也!也只有伊师和张道长两位,兼通技法,才能如此。洗玉盟内,有几人有此造诣?”

    一片声浪之,居于楼台正央的两人,依旧充耳不闻。一人散发披肩,形容狷狂,此时却是揪须俯身,已然忘形;另一个道装齐整,颔蓄短须,面如美玉,此时虽是端坐,也是蹙紧眉峰,盯着两人间的矮台,目光未有稍离。

    矮台上,是一处棋盘,然而上面摆放的,不是黑白棋子,而一处处古奥曲折的符纹分形,时刻聚散,似乎无穷奥妙,化入其。

    楼台之内,也不是所有人都盯着天空,还有一些人,全神贯注观察棋盘,看其任何一点变化,都感应大地实景,引起百里高空之上,云层流动,对其玄妙,都是感慨赞叹,若有所得。

    而楼层主位之前,纱帘层层,迷蒙不清,其有一华服女子,手持酒爵,微笑看着这由她一手主导的情形,正要讲话,光洁眉间,便是微蹙。

    但见风烟俱静的高空天域,陡然间狂风大作,有墨绿黯彩,从西而来,初时还是一线,转眼如潮而至。在楼台之上,还不觉声息,可瞬间天光遮蔽,幽绿从生,一应春景,莫不消散。

    央棋盘两侧,伊师和张道长都是身形微颤,同时伸手,拂乱了棋盘,那高空云气胜景,也自消散。

    楼台之有性急的,便是拍案大骂:“哪路贼人,搅扰我等兴致!”

    似乎是专门回应他的,先后两句喝声,自空而下,云雷奋发,有灼然之志,贯于其:

    “如此剑技,真吾敌手,请问名号!”

    “散人余慈,见过盖大先生!”

    一时满席轰然。

    “是盖大先生?”

    “哪个盖大先生?”

    “阴山派盖勋?”

    “那‘冢人’怎地到此?”

    想那盖大先生,自幼资质高绝,被宗门视为兴阴山派的不二人选,十七结丹,四十步虚,均创下阴山派近五劫以来的纪录,随即,就继承了宗门万世冢的“双壁”之一,双方融会贯通之后,他堪能以步虚修为,与长生真人有一战之力,曾被誉为北地最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

    随后修行度有些回落,但仍在三百年间,步入长生。自那时起,长年坐镇阴山,为掌刑长老,居于北地魔门和八景宫之间,屹立不倒,威名甚著。

    像这样的人物,若是进入北地三湖,那是要清虚道德宗、四明宗、飞魂城等大宗派出相应地位的专人迎接的,可这候,他做什么来了?

    这时,楼台人才反应过来:“余慈是谁?”

    “他是何人,能与盖大先生相对?”

    “世间何时出来如此人物?”

    不比楼台人的疑惑纠结,此时高空之上,余慈长笑声传回,盖大先生仅道一声“善”,不再抚胸,露那弱态,而是直接出手。

    万世冢上,显出九曲山溪,其色幽碧,水上烟气森森,自鬼山上流下,落入掌,界域之内,便是鬼山阴冢之范围,真如九幽冥河提上了天来,迎风便长,滔滔如江河,其怨灵挣扎,奔涌向前。

    逍遥鸟都遭了池鱼之殃,一个个挣扎翻飞,可在界域之内,千里方圆,都受限制,度一直提不起来,还不断折损,但总体受到的冲击并不大,是因为盖大先生出手,力量凝而不分,那滔滔碧水,直到余慈之前,才显出狰狞手段。

    余慈面对这种攻势,自然是以天龙真形之气镇压,金角黑龙张牙舞爪,在碧水浪滔之上来回飞腾,所过之处,扭曲的怨灵纷纷化烟,难以抵御。

    然而,九曲碧水仍在,大浪层叠,有碧璘之火,如波光聚散,浮游其上,纯粹到极致,不带半点儿邪气,浩荡而来。

    当鬼法阴力化到极处,纯到极处,与天龙威煞,也就没有了谁克制谁的问题,这是以堂堂之势,化繁就简,倾压而来,拼的就是修为,比的就是境界。

    面对如此攻势,正面相抗肯定是不行的,余慈脚下逍遥鸟鼓翅劲飞,要与九曲碧水拉开距离,然而后方滔滔大河生有感应,一个浪头拍起,水流激涌突前,犀利如剑——确是真如剑来,森然寒透,直刺骨髓。

    无论是人是鸟,都再避不过,上面余慈当即出剑,七星隐没,直似探入虚无,而所驭剑意,先与对方碧浪剑势相接,但觉对面“剑势”变化层叠曲折,又有惊涛拍岸之势,但真意幽寒,一以贯之,若是剑手,也是一等一难缠的那种。

    念头至此,两边力量已经正式碰撞,七星剑柄在掌心激颤,剑刃自然也摆动不休,这就是双方修为和境界的差距,并不以他一剑得手而有所更易。

    “主上!”

    幽蕊在后面低呼一声,刚刚盖大先生放出真人界域,逍遥鸟钢身铁翎,几若不坏之身,余慈则是分身在此,随时聚散重组,相比之下,倒是幽蕊伤势最重,此时就缩在逍遥鸟翎羽之下,借此勉强抵御而已。

    但就是这种情况,这女子也表现出让他刮目相看的强韧意志,从头到尾,没有哼过一声,而此时开口,必有所见。

    余慈“嗯”了一声,不顾筋脉骨血损伤,强行握住剑柄,在对面激涌“剑势”之,硬是找到了一线机会,剑意圆转,展开了“无瑕剑圈”,“哧”声长音,连绵不绝,碧水湍流,从张开的剑圈两侧分流而走。

    看似灾厄消解,但紧接着,水光剑势又盘转而回,形成绞杀漩涡,把他连人带鸟,都给困在其,其后九曲碧水,层叠而至,势如决堤,更如山崩,呼啸而来。

    余慈却在此时,对幽蕊道:“何事?”

    他的表现坚若磐石,而幽蕊的回应,也是相当冷静:“阿大气血运转已经入门,或可一用。”

    余慈绝不矫情,他立刻道:“那就用!”

    所谓阿大,就是座下这只逍遥鸟,幽蕊早早就给这群逍遥鸟编了号,从阿大、阿二一路叫下,至阿六为止,阿六也即盖大先生所乘的那只。

    自抢登到阿大背上,幽蕊一刻都不停歇,以通灵巫术,转译余慈部分心得体会——那是来自于灵犀散人、黑蛟真人、包括妙相身上,那特殊的《未来星宿劫经》法门。此即大黑天佛母菩萨驾驭六蛮山百万大妖,使之通玄变化,回溯祖脉的上乘妙法。

    不能说余慈对其有多么深入的了解,但起码的,如何入门,并不是问题。对生来就是要追溯太古鲲鹏血脉的逍遥鸟来讲,如此法门,让他们全无抵抗之力,入门也入得特别爽快。

    尤其是阿大,有近水楼台之利,一切玄妙,都让幽蕊以通灵巫术,翻译沟通,对灵智并不优越的逍遥鸟来说,不啻于圣人传法,直指大道,能以最有效的方式,激发其血脉威能。

    一路飞腾,也不耽搁修炼,至今终于使天生气血走向,尽都纳入《未来星宿劫经》的体系,开启了先天元灵处,某个神秘机关。

    血脉传承的片断,就此流出,《未来星宿劫经》的法门,自发调整,顺其自然,进入了新的层次。

    当下,阿大一声长鸣,粼粼水光,铺张开来,沧浪无边。

    九曲碧水与之相接,竟是为之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