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乘龙驭风 名动天下(中)

    这可不是剑术啊!

    盖大先生还不至于天真到想象对手一定要使剑,可如此奇妙之景,世所罕见。看那金角黑龙在层层波纹探出,已经结成鬼阵、又被鬼血无影灯加持的数百阴兵,便是动摇不定,漫天绿光都黯淡了好些,鬼阵威能,等于是给打消了大半。

    锐气既失,再强攻下去,未必能讨得了好,盖大先生也就暂时悬而不发,将鬼阵按在那逍遥鸟顶上,此时他自然就也就明白,之前接续罡风带绊,迟滞逍遥鸟群的长吟,是怎么一个来路。

    自古以来,龙属生灵日渐稀少,便是偶有三两只,也不成气候,像这般强悍且纯粹的天龙真意,放在哪儿都是引人瞩目的存在。

    能够拥有它的人,其机缘、实力,以及相应的名气,都不会是泛泛之流,然而这个步虚剑手,一身技艺,固然是千锤百炼,从生死磨砺而来,可看起来就是眼生,鲜明的风格,却找不到对应的名号。

    难道世间还真有从石头缝里跳出来的人物?

    他这里恍了恍神,却见前方逍遥鸟突然敛翅,风火之力消歇,而其巨大的身躯则变得模糊,下一刻,便消失不见。

    又是穿梭虚空!

    盖大先生于是知道,他已经错失了一个最好的时机,而对面游蕊和那剑手真的是胆大包天,竟然还敢随逍遥鸟进入虚空穿梭的状态。当然,换个角度想想,要躲开一位长生真人的追击,不冒险怎么能成?

    可惜,今日的盖大先生,冒险情结也是相当浓重!

    头鸟已如此,逍遥鸟只迟一线,也纷纷本命神通,进入穿梭虚空的状态。盖大先生深知其压力之重,不得不再次遁入万世冢暂避,但他没有“跳车”。

    这次他吸取教训,特意花费精力,关注逍遥鸟的虚空神通运使情况,尽量与之同步,减少损耗,一进一出,万世冢摇摆不定,体积已经缩得比拳头还小,但损伤比前一回似乎要好一点儿。

    当然,里面的盖大先生也不舒坦,而且他不能长久呆在万世冢,必须再化形而出,这时就见到最前方逍遥鸟背上,那剑手依旧向这里注目,金角黑龙的长影已经消失,但他的双眸便带着龙类的傲岸,丝毫不像是一个正在逃命的家伙。

    盖大先生觉得这人很有意思,但不等他进一步分析其心理,下一个虚空穿梭就已经到来。

    便是盖大先生道心冷硬,见此情状,也不免微微变色。

    没有类似虚空神通的修士,每经过一次虚空穿梭,都是在奈何桥上打一个转儿下来,深邃莫测的虚空法则,就像是交错架在身上的利刃,稍微有一点儿偏移,就是乱刃分尸的下场,所以,古往今来,敢站在逍遥鸟背上,最终又能活着下来的修士,始终就那么几个,并不因为是不是长生真人而另眼相看。

    可盖大先生坚持下来了,他的意志、能力和运气支撑了这次特殊的旅行。

    如此往复七八回,早已飞出北荒区域。他必须仗持三阴无遮法身,来回变化,便是有真人修为,也觉得疲累,而这时再看那剑手,观其眼神始终冷澈坚定,精气却未有明显损耗,难道说,巫法通灵,也能把虚空神通覆盖到那两人身上?

    正思忖时,他们先后进入了第九次穿梭。

    在万世冢的昏天暗地之后,盖大先生化形出来,马上又看到那双眼睛,而这一刻,双方距离拉近,大约……十里。

    这样的距离,对一个步虚级别的剑手来说,简直就是触肤可及!

    刚刚从万世冢出来,盖大先生固然是从未有过懈怠,可前面的惯性一时未能调整,对方又来得太快,他只能用最直接、最耗力、最强横的方式抵御,

    万世冢放出阴影,一下子扩大了千百倍,鬼山嵯峨,乱石嶙峋,其上鬼影绰绰,蜂拥而出。

    这是万世冢的地盘,也即盖大先生的真人界域。

    界域扩张,转眼将扑面而来的逍遥鸟吞没。也在此时,那个似乎不知畏惧为何物的剑手,拔剑前指,驾驭逍遥鸟,昂首突击。

    那家伙不是愣头青,身外早放出龙身长影,长吟不休,至大至刚的天龙威煞,似乎还蕴有别样气息,令前方群鬼辟易,波开浪裂,似乎鬼山都要被他切成两半。

    不管修为高低,这种全面克制自家法门的对手,总是最讨厌的。

    盖大先生却只是冷眼看着,暗抓紧时间调整有些紊乱的气机。

    质性相克的确是一个决胜之机,可境界差距的影响,则更在其之上。界域之威,如入幽冥,阴阳殊途,莫看逍遥鸟还飞得动,可如今它双翅滞重,冲力将尽,再不走,就永远也不用走了。

    也在此时,他与那剑手又一次对视,盖大先生突然发现,他有些看厌了那对始终如一的眼睛,到目前为止,无论事态如何演变,自己如何发力,都无法撼动其意志,甚至是一点儿波动都没有。这已经不是坚定与否的问题,而是在不在意的问题!

    那个剑手,难道完全不把当前的生死搏杀当回事儿吗?

    于是盖大先生发现,他很难再用居高临下的态度去观察那个人,因此如此,他就无法准确解析对方的心理状态。

    也在此刻,他骤感不妥,与他心神相依的界域,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稳定。可未等捕捉,心口已是发寒,随即骤然一痛,仿佛有个边缘锋利如刀的轮子,从那里切了进去。

    狂暴的杀伐之力撞入,从缈不可见,到不顾一切的爆发,超级不对称的对比,这种感觉,像他这个层次的人,其实都很熟悉。

    不复轮!天遁杀剑?

    原来是天遁宗的?

    盖大先生自然用抵挡天遁杀剑的方法,想局限其爆发力,但一试之下,便知不对。

    那剑气形式狂暴,实则虚无缥缈,避实击虚,和天遁杀剑凝若微尘飘浮,放若火山喷发的性质截然不同。

    尤其是在其防御之前,盘转回升,顷刻七转,一转比一转强绝,其玄妙变化,撕扯牵引他抵御之力的同时,还转眼蓄势到最高层,致使他的防御节奏有些跟不上,似乎有崩裂之势。

    这时那剑压才倾泄而下,依旧缥缈难定,却是微之又微,又似有灵性,循他元气真煞,逆流而上,何处虚弱,何处紧要,便往何处去。

    更惊人是其来势,虽是化作千丝万缕,却是尖锐犀利到了极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其来势,便如过电一般,刹那而过,等冲击过去,心神恍惚片刻,此时方察觉,他竟然是道基浮动,有撼动根本之危。

    这可真不得了!

    万世冢上,一个狰狞头颅显现,咆哮如雷,带动鬼山灵波如潮,千载修行之力悍然爆发,全无保留,排山倒海一般碾压过去,自家身下逍遥鸟登时一软,差点儿就坠落下去,而那剑手也是无法抵御,连人带鸟,被远远轰飞。

    只要不是历经灾劫淬炼,真形法体修炼到圆满,如此冲击,没有一个步虚修士能承受的住。

    盖大先生便看到,那剑手的肢体扭曲到一个可怖的角度,看起来脊柱定然是断折,全身骨头更不知碎了多少,倒是那逍遥鸟,翻滚之时,又是双翅云展,竟是定住了平衡,飞遁远走。

    但在万世冢界域灵波扩散之时,逍遥鸟群也受到压制,度减缓,此时双方距离仍在二三十里左右,没有立刻拉开。

    盖大先生正要再加一把力,却见前面已经瘫倒在鸟背上的剑手,竟是重新站了起来,被打成烂泥巴似的身体,竟然重新拼合起来,依旧挺拔笔直,持剑当胸,做的是一个防守姿态,可冷澈如昔的眼神,完全是将前面重创视若等闲。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盖大先生“哦”了一声,不免更是讶异,更严重点儿说,简直就是头痛了。

    难道这人修成了魔门的“九死魔身”,或者是玄门“上善水体”,千催百折,亦难毁伤?

    细细思量,那剑手用的是不复轮的蓄力之术,攻杀之法则是有蜃楼气象,其转折变化,又贴近飞仙一脉,至于最后冲击,蕴玄微灵性之变之一身,却化至繁为至简,集于一击之,凶悍绝厉,纯粹杀伐,却技臻于道,不知是何来路。

    当然,那承载剑意的剑器更是古怪,来无影,去无踪,似乎化入一股先天本原之内,真人界域也阻拦不住,此界焉有这等宝物?

    这一击他虽是接下,表面也没什么伤处,可实际上,道基浮动,已遭创伤,尤其是最后一击,批亢捣虚,竟是破了他三阴无遮法身某个重要关窍,要再修到圆满,怕不要百年之期!

    被一个步虚剑手逼到这种程度,盖大先生却是不怒反笑,如此奇人,如此劫数,才对得起他万里追击。

    道基浮动怕什么,他只怕一潭死水,欲进无门!

    他长吸口气,抚胸站起,盯死剑手,厉喝道:“如此剑技,真吾敌手,请问名号!”

    音波滚如巨浪,听在人耳,莫名就有昂然之气,透腑冲关,直刺天灵。稍过半息,那边亦有长笑声起,针锋相对,应道:

    “散人余慈,见过盖大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