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乘龙驭风 名动天下(上)

    盖大先生眼角抽了抽,神情没什么变化,却有一道青痕,从眉心发起,贯穿前额。

    他飞遁的身形没有任何迟滞,依旧维持着高,一击落空的鬼阵重新归入万世冢。在他上方,逍遥鸟群的主体,其实还在三五里的范围之内,因此还远没有到彻底绝望的时候,如果到碧落天域……

    念头未绝,当头那一只逍遥鸟突然折向,几乎是擦着碧落天域的边缘,切向东方,受其牵引,整个逍遥鸟群也随之转向,像是一团膨.大的火流星,在虚空留下耀眼的轨迹。

    这个位置,已经足够盖大先生看到,十多位已经蓄势待发的阴山派、洗玉盟、荒南五联的高手们,一个个瞠目结舌,还有反应稍快的一点儿的,拨乱了阵势,前突拦截,可在逍遥鸟冠绝此界的高面前,又没有之前那剑手的精准预判,哪能讨得了好?

    这些步虚级别的强者,虽然突前,但其视觉效果,就像是被甩飞的小石子,距离在瞬间拉大,让人怀疑,他们究竟是往哪儿飞!

    盖大先生额头青痕愈发鲜明,他仍不开口,看了一眼远去的鸟群,脑后万世冢,却有一圈圆光绽开。

    不计虚空神通,纯论度,世间万物,莫能过于光者,万世冢圆光初绽,方圆百里,都被一层莹莹绿光覆盖,前方逍遥鸟群,齐齐发出一声惊啸,变得有些散乱,当有一只,身上突兀燃起绿焰,部分翎羽都受到损伤,这只也正是最初相撞两只的另一个。

    它虽不比游蕊乘坐的那只,受到最多攻击,便要比同伴,还是要慢了一线。盖大先生盯着目标,突地长长吸气,脸面皮肤竟是转为透明,露出森森头骨,其绿光游动,在眼眶、嘴巴等窟窿出入,狞厉有如妖魔。

    不只是脸面如此,他全身都是这般形象,只是被衣袍遮挡,看不见罢了。

    这是阴山派极有名的“三阴无遮法身”,乃是真形法体修炼到极致,方才具有的异象,而盖大先生还能再进一步,连骨骼都给化去,化为一身纯粹阴火气芒,竟是反投入脑后万世冢。

    阴冢受了这阴气滋育,如火浇油,整座阴冢都被绿焰吞噬,形体反而内缩,乍看去倒像是一位妙手雕凿的珍玩,与拳头差不多大,小巧精致。

    急剧压缩的力量,已经越过了虚空承受的极限,在精妙的操驭之下,硬生生将虚空屏障轰开,一穿而入。

    盖大先生其实并没有穿梭虚空的神通,与虚空神通沾边的,也就是万世冢这藏纳阴兵之法门,但他近些年来,为了突破极限,也一直琢磨类似神通,见多识广,又艺高胆大,竟能临时拿出个办法。

    他先以独门标识,在一只逍遥鸟上定位,随即强行破开虚空,只十分之一息的时间,便被虚空法则驱赶出来,万世冢摇摇摆摆,其上山石飞坠,阴兵不知死掉多少,可他还是精准定位,再出现时,正好是在逍遥鸟群的正前方。

    阴冢法力降下,逍遥鸟群更是散乱,有一道光从飞落,到目标逍遥鸟背上,不管风火之力,及冰元寒雾如何翻腾,径自现了形体,正是盖大先生。

    他衣饰齐整,三阴无遮法身也已掩去,只是脸色微白,很快又有些血气上升,一直冷硬的瞳孔,微微放出光来。

    都说北荒虚空结构变化,今日亲身体验,确实如此。他在虚空穿行,便似落入狭小的废墟间隙,那里更时刻在颤动变化,随时会将人挤成肉饼。

    尤其他这种穿梭虚空的手段,没有一点儿技巧性,完全是使蛮劲儿,上一次像这般不顾一切,只凭冲动行事,又是多少年前了?

    少年时的豪情壮志,似是死灰复燃。

    他没有游蕊那样安抚迷惑生灵的法术,只能用浑厚修为,强行压制,彼此相冲之下,他所乘坐的逍遥鸟,此时已经落在了最后一位,距离最前方那两人,还有至少二十里的距离。

    此时遥望过去,恰好那边也有人看过来,两边目光一对,修为不在一个层次上,可那位目光依然冷澈平静,丝毫不露下风,又或者有所仗恃?

    “不管怎么说,好胆识……”

    盖大先生微微一笑,收回视线,环顾周围,逍遥鸟背上,承栽几十人也不成问题,他便端坐下去,刚才强行遁入虚空,毕竟是受了点儿伤,还是这样更舒服些。

    此时两边的距离又有些拉大,但他并不着急,在度层面,如今双方没有本质的差距,既然登上这里,他便有的是机会。

    最初时,他的目标只是逍遥鸟,游蕊两人,只是附带,而此刻,他必须要承认,激发他罕有冲动的,不是旁的,就是那两位。

    他专门请来游蕊,本是算计别人,却反遭算计,失了脸面,这是其一;游蕊咒音所化的明确道途,绝对是有本可依,其玄妙,引人入胜,这是其二;那卓越剑士,出手不凡,意志强绝,这是其三。

    而最本质的,是他心血来潮的感应。

    到他这个层次,没有什么感应是无来由的,而能够推动他冷硬道心的力量,必然携带着绝大的机缘,当然,也必有相应的风险。

    几年来,他历经系列劫数,稳稳渡过,道心愈发坚不可摧,可决定性的机缘始终未至,千载消磨,就算再怎么坚忍不拔,面对突然而至的感应,也不会有任何抵抗之力。

    什么脸面、什么好奇,都只是触发之机而已,在这一刻,阴山派的掌刑长老已然不在,留在逍遥鸟背上的,只是一个诚心求道,无遮无拦的真人修士。

    他在逍遥鸟背上一拍,让不停折腾的大鸟老实些,随后万世冢上,便又放出阴兵数百,化光奔去前方,这时就看出先前冒险的价值,同样的度层次,相隔二三十里,并不是什么不可跨越的天堑,盖大先生没有花费多少力气,便再结鬼阵,直接威胁到最前方逍遥鸟背上的两人。

    数百阴兵齐声呼啸,先是以攻伐神魂之术开路,但那两人却不受影响,随即就进入短兵相接的状态。

    最前列的阴兵齐齐拔刀,别无玄机,只有凛冽凶横之杀意,驾驭死阴之气,使之锋锐无匹,横空而去。

    可前面逍遥鸟背上,那剑手竟然按剑不发,大有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势,

    倒是身下逍遥鸟,突然猛振双翅,风火之力横空,烈焰如流,便如一团绽开的焰火,澎湃之力,强行将死阴之气驱散。

    后方盖大先生眼角又是微抽,他倒不是惊讶逍遥鸟竟能为那二人所用,而是奇怪,只是短短的数息时间,那只神鸟,其挥翅发力,隐然已有法度在,难道那游蕊的通灵之术,真的含有对逍遥鸟大有裨益的法门?

    惊讶未过,视界,那剑手却是动了。

    鞘长剑嗡声出鞘,先是七星焕彩,随即又齐齐隐没,剑锋之前,一片虚无,直至与鬼阵相接,才腾起如烟轻岚,所过之处,阴兵莫不崩解消散,其雾化剑意,精纯得令人叫绝。

    “这可不是东拼西凑的玩意儿,肯定有法统在。观其剑器,近于玄门,可玄门剑术之,这般凌厉直接的,倒是少见。”

    盖大先生沉吟未果,心头忽地一激,急往那边看时,鬼阵央,迸发出一声惨嘶,一个高有丈寻,通体幽光如鳞的阴灵鬼侯,莫名就扭曲发颤,随后炸成一团青烟,再难聚合。

    万世冢鬼阵,以“王”为枢,以“侯”为纽,以“帅”为干,各有分工,各司其职,都是阵势坚。这一击来得突兀、古怪,又击了阵势极关键的运转处,导致鬼侯消散,运转艰难,阵势当即一乱,死阴之气的运转法度,再难维持。

    怎地被剑气直入枢?而且,一个有步虚修为的阴灵鬼侯,就这么完了?

    盖大先生倒也不怒,眯眼略一思忖,万世冢上又有一道绿光放出,后发先至,落入有些散乱的鬼阵之。

    最前那只逍遥鸟头顶,突地垂下了一盏绿惨惨的四角宫灯,其骨架朱红,材质诡异,仿佛是由染血的细骨搭成,四面以白绢为底,描画出山水景致,然而个个妖奇诡谲,如妖鬼所居,四角又垂下红穗,其上分明还滴着血红的脓液。

    这是盖大先生祭炼极深的一件邪器,名曰“鬼血无影灯”,

    此灯绿光照人,透体而过,无有阴影,阴力损杀于无形之,此外,鬼乃无形无质之阴物,然而被摄入此灯之后,却能给榨出血来,其意可以想见。

    其四角红穗所垂落的血红脓液,便是此灯提炼出来的“鬼血”,可污一切法器,消却灵光,对生灵则破真蚀元,最是阴毒。

    盖大先生性情冷硬坚韧,与这件邪器并不怎么投契,但他别出机杼,将此灯的阴毒鬼血,化入万世冢,一方面用以反哺阴物,另一方面,也能给层层鬼阵,加上许多变化。

    数百阴兵被鬼血无影灯一照,凶焰愈炽,鬼体却愈发虚无,在绿光闪灭不定,扑杀下去,这种情况下,绝大部分修士连如何抵挡都不知道,便被恶鬼分而食之。

    那剑手持剑而立,抬头上瞧,依旧没什么惊慌变现,而紧接着,那一片风火寒雾交加的混浊地带,波纹层生,一道若隐若现的长影扑出,张牙舞爪,当空又是一声长吟,自有浩荡龙威,充斥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