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万世阴冢 鸿飞冥冥(下)

    在短程冲刺时,盖大先生是唯一一个勉强能跟上逍遥鸟节奏的人,也是最忙碌的一个。

    他可惜的是,拿出的这件九泉幡,借自师弟王九泉之手。王九泉当年与上清宗余孽,还有化为地狱众的浑燎交手,不慎损了道基,回山闭关,至今未出,若他能到此亲自驾驭,以“九泉幡”扭曲虚空,曲折一里,变为九里的能力,或真能再发动一击,增加胜算。

    “猎鸟”计划延袭多年来绊的设计,分为三层,当地面上发动巫法,使逍遥鸟招,促其接近地面时,近地绊首先发动,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一举成擒,但基本上这个很难,而且若一击不成,在逍遥鸟的高之下,也很难再追及了,便是盖大先生操控九泉幡,也没能再多一次机会,只是能尽可能地重创目标,故而近地绊最重瞬间杀伤。

    然后是处于段的罡风带绊,在逍遥鸟超高的遁之下,大概要到这个位置,众修士才有反应的余地,但要想捕捉,仍然很难,这个区域是起迟滞限制作用的。

    最后一击,还是设在碧落天域,那是逍遥鸟的天然活动区域,也唯有步虚级别的修士,才能抵达,以精锐之师,对抗连遭打击的逍遥鸟,胜算渐长,可这个,仍然只有一击之力而已。

    成则成,不成则神鸟远遁,再没有机会。

    瞬息之后,罡风带绊准确铺开,仍然是百余名修士的攻伐神魂阵势,这次主要是起混乱迟滞的作用,迷惑逍遥鸟群的飞掠方向。

    这一击的难点在于,如何及时、准确地判定逍遥鸟的遁走路线,当然,还要祈祷逍遥鸟不要在受了惊吓之后,放出穿梭虚空的神通,那时,就算是把一位地仙大能请来,也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

    让人喜悦的是,迄今为止,鸟群并没有使出穿梭虚空的神通,似乎北荒虚空结构的变化,起到了限制的作用。

    盖大先生已经盯上了两只相撞逍遥鸟的一个,罡风带绊的主持人,显出其精到的眼力和判断,迟滞手段,绝大部分都落到这只鸟身上,使它和鸟群有了一个比较明显的距离。

    万世冢上,数百阴兵精锐,已经结成阵势,随时可以投放过去,只要稍做限制,盖大先生有六成把握,可以将其困死在这片天空下。

    只有一线之机,如何把握,全看自家手段。

    盖大先生修道近千年,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类似的考验,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拿出了近乎完美的表现,他认定,这次也一样。

    那么……

    突然一声长吟,就接在攻伐神魂的手段之后,没有任何缝隙。

    在高飞掠的过程,一切音波的传递,都有些失真,盖大先生一时间也没有辨别出其的玄妙,可心头莫名就是一颤,将要跃出万世冢的数百阴兵,似乎被无形的绳索捆住,一时竟放不出去。

    但与之相应的,那只将要落单的逍遥鸟,同样发生了可以目见的凝滞,喷涌的风火之力,分明有些紊乱,以盖大先生的眼力,甚至看到,那如山巨躯之上的钢铁翎羽,有部分为之倒竖,竟是受了严重的惊吓一般。

    下一刻,咒音继起,是巫门风格,只是比先前的浑茫高远,显得活泼生动许多。

    夏伯阳主导的巫门咒音,有如祭天祭祖,宏大严肃,然而形式重于内容,只见那美好光景,却未见其路途。

    这次发出的咒音,却像铺开在脚下的花毯,一朵朵看似平凡的野花盛开,连绵不断,一直延伸到未可知的远方。

    盖大先生看得清楚,不只是落单的那只,便是前面的逍遥鸟,都忍不住回头。

    作为鲲鹏血脉,逍遥鸟天性便要追溯祖源,脱却凡胎,所以巫门咒音,描绘玄奥胜景,方能屡试不爽,但那手段使得多了,却没有一个明确的指引,实在是大而无当,不比这一路咒音,虽是前景不明,可真真切切地将某条道路,宣示在眼前。

    有谁能挡?

    作为长生真人,盖大先生的理解力绝对超越同侪,逍遥鸟能够感应到的,他也不会错失,他忍不住放眼望去,这究竟是谁的手段?若能在近地区域使出来,说不定已经得手了!

    一望之下,却见剑光骤闪,有人越众飞出,身剑合一,扑击而上。

    逍遥鸟飞行之,以数字计算,在一瞬之间,即二十分之一息,可以飞越六百尺,比声音还要快出两倍,尤其是没有任何加、减的征兆,想要追及,唯有真人级别的剑遁、虚空挪移等法。

    出剑这人,修为不俗,但在盖大先生眼,仍不值一提,可他剑光闪过,却是准确捕捉到了逍遥鸟的飞行节奏,包括罡风带绊的发力幅度、长吟的惊慑、巫门咒音的吸引等等因素,预先跃起半空,看似斩在空处,其实剑锋落下时,正迎上了逍遥鸟的脖颈位置,捕捉那一线之机,着实妙至毫巅。

    不过,迎上一座急升空的山峰,是个什么感觉?说是螳壁挡车,都有些过誉了!

    盖大先生便皱起眉头,这人剑艺、胆识、判断都是第一流的,可这种明火执仗的攻击,效用最差,纵然他剑道造诣当真不凡,未免也太鲁莽了些。

    一念未止,那剑光倏转虚无,仿佛从晴空霹雳,一转化为袅袅清风,如高空流云,轻若无物地扑到落单的那只逍遥鸟身上,其剑意转折,从容而不带半点儿烟火气,只要是懂行的人,就忍不住要击节赞叹。

    那逍遥鸟虽是神物,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只是本能地抖一抖翎羽,这才发觉不对,当下又是一声嘶叫,双翅风火之力交加,更有身上冰冷元气,化为一圈护体寒雾,将那人影淹没。

    盖大先生还想着要不要出手帮忙,却突地发觉,那一片区域,忽地涨开一个几无瑕疵的剑气圈,通体浑圆,漫不着力,一应外扰,都在那精妙圆融的剑意之下,分流消抵,什么风火之力,冰元寒雾,都无法侵入进去。

    而这时,已经被抛到后方的罡风层修士人群,又有人影突前,还引起一阵骚动,那人只迈出一步,随后就像是跨过虚空一座无形的门户,倏然消失,再现时,已在剑气圈之内。

    不说那跨空遁行的手段,只这作为,真可谓是奋不顾身了。

    此时,盖大先生已经与逍遥鸟追了个首尾相及,看到这幕情形,眼神为之一缩:“游蕊?”

    盖大先生当然清楚所谓“游师”的底细,也因此,他绝不相信,这个很是精明的女修,会为“猎鸟”大计舍去身家性命。

    毫无疑问,他将游巫放在罡风带,是有私心存在。

    相比近地、罡风带、碧落天域的三重绊,两头任务最重,间略轻,作用也最小。经过一番规划,千山教占着两头,无疑是他们占了主动,可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根据几方智囊估算,由于北荒环境特殊,在沧江入海口的手段,未必合用。真正困缚逍遥鸟的有效区域,还是在虚空结构混乱的近地位置和罡风带之间,一旦进入碧落天域,虚空结构重归正常,逍遥鸟的穿梭虚空神通重新启用,捕捉可能性便要急剧下降。

    若能在进入碧落天域之前控制住目标,阴山派怎么着都能在千山教那里刮一层皮下来。

    正因为有这种未可为外人道的念头,他对游蕊的异常举动,分外敏感,反应也特别机敏。

    疑惑很快被灵明之光照透,他一声不吭,脑后“万世冢”已经迟缓一线的数百阴兵,化为一蓬绿烟,凌空罩下,尚未显形,已将鬼阵结起,直到那只逍遥鸟头顶,才放出声息:

    “游师辛苦,剩下的,便由我接手吧。”

    话音方落,逍遥鸟群已经撕裂了罡风带,进入到碧落、罡风混淆未明的高空区域。

    两边飞掠度,都超过了肉眼判别的极限,被远远抛在下方的人们,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光影,分合不定,而这时,因为高突击,盖大先生的话音也扭曲至不可闻,大多数人还是茫然,他们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看着逍遥鸟飞空远走,看着盖大先生蹑虚直追,很快被阴云隔绝,渺无影踪。

    与之同时,盖大先生也没有得到理想的回应,他心头往下沉了一沉,但数百阴兵结成的鬼阵,没有任何迟疑,嘶声发动。

    盖大先生已是认定了游蕊已起他念,便即时决断,痛下杀手。当然,数百阴兵结阵,其还有鬼王级别,堪比长生真人的战力,真正的目标,还是逍遥鸟,游蕊和她那个剑艺不凡的同伴,只是附带而已。

    绿光阴气飞落,逍遥鸟身外风火之力、冰元寒雾,都是哧哧作响,其飞行度再次下挫,眼看就要蚀入逍遥鸟真身,那一片剑气圈倏然崩碎。

    盖大先生甚至看到了正跪伏在鸟背上,双手按着翎羽的游蕊。

    出奇地,逍遥鸟没有趁势将失去防护的两人灭杀,反而又一声鸣啸,鼓荡双翅,盖大先生敏锐察觉到,这一瞬间,逍遥鸟周身气机,有了一个玄妙至极的变化,紧接着,这个几乎已经落单的神鸟,其庞大的身形骤然消失,再现时,已在青冥之上。什么鬼阵,都要落空。

    一瞬间的功夫,这只坠在最后面的逍遥鸟,反倒成了领头的那只,和盖大先生的间距,拉大到了近三十里。

    这已经是个让人绝望的距离。

    虚空穿梭,脱却樊笼。

    *********

    必须要改作息了,明天晚上无更,更新时间改到后天早上八点,以后无特殊情况,都是如此,特此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