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万世阴冢 鸿飞冥冥(中)

    夏叔齐这厮还是没什么礼数,当然,任是谁被人开了瓢,险些连脑浆都打出来,也难以撇下面子,宿通不与他一般见识,但那剑手的身份,他也确实不知,略一迟疑,夏叔齐已是急不可待:

    “可是姓余?”

    “余?”

    宿通倒是没听说,近年来有哪个知名剑手姓余的,只能摇头,夏叔齐不自觉摸上脑门儿伤处:“不姓余?怎么感觉如此相像?”

    这厮以前也被人如此当头一剑?宿通忍着笑,正要告辞,腰上悬着的一枚铃铛突然发响,与之同时,夏叔齐那里,也有巫法感应,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哎呀一声:

    “逍遥鸟来了!”

    当然,并非是逍遥鸟当真来了,那鸟还在数千里开外,却是阴山派布在远方的前哨,以特殊法门提前示警,要这边的人们做好准备。

    这时段算来,比计划提前了快两个时辰。当然,任是谁也不会认定,逍遥鸟会按着计划来,所以并不怎么意外,只是也没有任何可供耽搁的时间了,当下,夏叔齐回了营垒,宿通则紧急赶往他在近地绊的位置。

    遁出没三里路,他一回头,便见那通灵之术显化的奇妙景象齐齐湮灭,只余下层层叠叠的烟气,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大海”之,似有人低声呢喃,用的是一种他无法理解的语言,但也可以认为是无意义的哼唱。

    可认真体会这声音,宿通便觉得,这像是当年,他偶尔听到的一场上师讲经法会,由上师以玄奥之言语,描绘出一幅动人的图景,仿佛仙宫道境便在眼前,但真想着攀援而上,却是全无抓手,当真是愁煞人了。

    “都是唬人的!”

    宿通冷嘲一声,放出了阴魂分身,在体外形成一道黑烟,带着他到了预定位置,随即屏息宁神。

    近地绊的主持者,以夏伯阳为正,阴山派盖大先生为辅,可事实上,盖大先生是参与“猎鸟”大计的唯一一位长生真人,在阴山派也是第一流的人物,等到绊发动时,主持者非他莫属,夏伯阳也不过就是挂个名罢了。

    此时,那位盖大先生也知道参与修士的心思,堂而皇之地现身在绊最央,身外灵光腾起,多有暗影,竟是描画出一座绵延山脉,其势森然,其上飞动的,多是幽光鬼气,仿佛有百鬼夜行。

    这是阴山派一门极上乘的道法神通,名曰“万世冢”,以真人元灵之意成山,以山为坟,以坟蓄阴,结成鬼兵百万,上下法纪森严,分有王侯、将帅、兵校等等,内有阵法玄机,其少数,更生灵明,老谋深算,不可以寻常鬼物视之。

    最惊人者,是修炼此法到一定境界的人物,可用秘法,使之修炼的法门“移冢继统”,传功给另一个修炼同样法门的修士,如此数代传承,可使“万世冢”垒土成山,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虽然对问道长生没有什么特别的帮助,但也是杀伐争胜的上乘法门,“万世”之名,倒也不是毫无根据的胡吹。

    盖大先生所修炼的“万世冢”,是自阴山派开山门以来,便传承下来的“双璧”之一,历经近十劫,三十余代,虽然其多有曲折,但数劫累积,也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也正因为如此,多少造成了“客强主弱”的局面,使他多年来难以再进一步,但这番磨砺,也使他道心坚韧,非寻常外物可以动摇。

    他站在那里,身后万世冢虽只显化虚影,但映其心境,却真如崇山峻岭,巍然耸立,这边百多个修为、心境不一的修士,都是逐一安定下来。

    还有些困扰的,就是像宿通这般,修炼阴魂、厉鬼、怨灵等邪物的修士,都感觉自己收集、祭炼的灵物,在“万世冢”出现后,就有些不听使唤,跃跃欲动,大有飞蛾扑火之意。

    这是下位阴物,天性法理,对“万世冢”这等道法神通的畏惧,还有向往。

    还好盖大先生也察觉到这点,稍做调整,最后一点儿骚动也止息掉,人们都相继进入了状态。

    宿通也是如此,全神贯注之下,时间过得飞快,那些扰人的咒音,也几等于无,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仍发挥着作用,因为某一刻,人们听到了惊人的风声。

    在北荒生活多年,宿通曾亲眼看到肆虐大地的黑暴,将房子大小的巨石吹起在半空,由飞舞的砂石将其撕碎,那时的风声,连绵千万里,无休无止,堪为此界第一恶风。

    倒是近些年来,北荒环境巨变,黑暴止歇,砂石落地,只有阴云倾压,一片死寂,实在安静太多。

    可这时,他耳孔,又塞满了强劲的风声,或许还比不过北荒当年,可这风分明带着生灵的热度,又持续不断地升温。

    一过如暖春,二过如炎夏,三过如火炉,待到四、五、六遍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敢用肉身去感受,只能放出真煞护体,看着身边大地开裂,扭曲的空气甚至有直接燃烧起来的,很快连绵成一片火海。

    逍遥鸟来了,更准确地说,是逍遥鸟群到了。

    根据阴山派前哨测算,这一波迁徙的逍遥鸟,数目在四到六只之间,其实逍遥鸟性近水寒,但因为度太过惊人,双翅蕴有风火之力,便是近地减之时,带起的高热也足以销铁熔金。

    这种情况下,众修士还不能预设阵法阻挡,不然十有**是要败露的,此时一个个捱得很是辛苦。还有更倒霉的,直接被风火之力侵入,转眼就给烧化了。

    宿通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倒霉蛋,焚化的黑灰甚至刮到他脸上,他暗呸一声,把身体贴伏在地表,就着简陋的掩体,苦苦支撑。

    但也没多久,他感觉到,虚空游动的咒音,不知何时,高亢雄浑,弥漫在雾气之间,但转眼间,又变得低沉暗哑,缈若丝缕。给人的感受,就像是一个说书人,讲故事讲到最精彩处,嗓子突然就含混不清,让人忍不住就要伸过头去,侧过耳朵,仔细听个明白。

    然后,逍遥鸟就降了下来。

    宿通没有看到神鸟的英姿,他只感觉到早已约定好的那一记震动,卟地一声,他用拳头打陷犹是滚烫的土层,接触到早已埋设好的阵势节点,下一刻,百余位精擅魂魄心意之术的修士,在阵势的主导下,同时放射出最纯粹的攻伐神魂之术。

    逍遥鸟遁无双,禁受其压力,其肉身之坚,可以想见,据传其翎羽坚若铁石,刀枪水火不侵,绝不比修行有成的真形法体逊色。直接攻击其肉身,仓促间很难成功,所以,长年以来,修士都是用攻伐神魂之术。

    所谓“绊”,亦即配合通灵之术,以数百位精通魂魄心意之术的修士,分为近地、罡风带、碧落天域三个区间,形成干扰感知、束缚神魂的陷阱。

    此时陷阱发动,方圆二十里的虚空天地,“嗡”地一声低鸣,无形的震波弥漫每个角落,单是阵势的反挫之力,就让百多人同时口鼻溅血,昏沉不知东西南北。而在夏伯阳和盖大先生两人的计算下,逍遥鸟群正好落在阵势合击的心点上,专门针对神魂的杀伐之力轰然而至,当场造成两只逍遥鸟失去平衡。

    虽然逍遥鸟并不全靠着翅膀飞行,可么一来,终究不好控制,两具长达四百尺,如小山一般的巨大鸟身重重撞在一起,度不可避免地滞下,算是给这次捕猎行动开了个好头。

    “定位!”

    盖大先生沉喝出声,六只逍遥鸟,想要完全捕获,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每次只能有一到两个目标,再多则力散。

    不远处,夏伯阳亲自出手,在两头神鸟度滞下的空当,将两个标识打下,也就是这一瞬间,认识到这是一个陷阱的鸟群,发出了愤怒的嘶鸣。

    逍遥鸟叫声低哑,声音就像是在万丈深的海底滚动,本身倒是没什么特殊的神通,但这些身躯庞大的鸟儿,当真是纵横天地间的神物,距离地面不过十余丈,硬生生翻折而起,错乱的风如同利刃,沾着就是皮开肉绽,大多数人,都被可怖的风力压得抬不起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少数人,勉力睁眼,却只看到扭曲的乌光,几乎超出目力的极限。

    这种情况下,惟有盖大先生站得稳当,神色也没什么变化,只有脑后“万世冢”放出一道绿光,在空一滚,化为一个长袖飘飘的鬼物,手持一件长幡,迎空一张,灰白雾气便似一场暴风雪,吹刮开去,在此之前,周围虚空,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逍遥鸟群高转折形成的乌光,莫名地拉伸扭曲,度似乎也变慢了,夏伯阳眯眼看着,甚至觉得他可以再组织起一次攻伐神魂的冲击。

    他也确实下了令,但不等百多修士的力量聚合,逍遥鸟群已经冲入了二十里高空,脱离了阵势范围。

    “哎呀,可惜。”

    “确实可惜,若九泉在,必不至此。”

    说话时,盖大先生已身形缈然,追击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