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万世阴冢 鸿飞冥冥(上)

    宿通心里咯噔一声,急赶两步,却听到那边有一声厉啸,尖锐刺耳,冲得人气血浮动。他也精通魂魄心意之术,如何不知这是撼杀神魂的法门,出了这招,便等于两方撕破了脸,究竟是哪个蠢材……

    然后他就看到云层飞扑上前的夏叔齐的身影。

    宿通怒骂一声,也没想到,千山教的人竟然不依不饶,比他还先一步登上罡风带,直接来寻人晦气。只是毁了“猎鸟”大计,对千山教有什么好处?在协议,本就是他们占了大头啊……

    又气恼又头痛的空当,忽听到金铁铿锵之音,不知是谁人拔剑,几乎与此音同发,便见那夏叔齐一声惨嚎,头顶迸血,翻滚下落。

    事态变化太快,宿通一时也愣了,但身形还往前去,到了近前,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那位“游师”,她一身北荒很常见的罩头黑袍,不露半点儿肌肤,头罩前一层薄薄烟气,让人看不清面目,

    认识这段时间,宿通只是从她声音,得知这是一个女子。

    说实话,荒南五联对这样不知根底的人物,是很有些戒心的,可从另一个方面看,这位“游师”,近十年来,在北荒、北地三湖区域行动,巫法神通甚是玄妙,“游师”便是人们对她的尊称,并非无名之辈,阴山派请她来,也是看了她尚可的名声。

    因为几只难能得手的逍遥鸟,得罪北地几大势力,想来此女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可是目光再一转,宿通却看到一人。

    这人也是与游师一般,遮身罩脸,只是袍子是灰色的,看得出身形挺拔,此时正持剑归鞘,无疑就是刚刚一剑击伤夏叔齐之人.虽看不清面目,但看那从容悠然的模样,显然不把这当回事儿。

    坦白说,夏叔齐出丑,他心很有些愉快的,但转念一想,想那夏叔齐的境界修为还在他之上,已落得如此下场,岂不是说,他也挨不过对方一剑?

    他愈发仔细地察看来人,一看之下,心头突地发紧。

    参与“猎鸟”大计的三百多位修士,他都将面目深印在心头,就算是游师这类不露真容者,也是着力记忆了身形、气机等足堪辨识的条件,可这一位,身形气度等,都极为陌生,他可以肯定,这是绝没有备过案的。

    这是从哪儿蹦出来的剑道高人?

    他想到早就制定好的规矩,有些头痛,环目扫视,见荒南五联这边,没有比他地位更高的人物了,只好硬着头皮凑上前去:“游师果乃信人,能得游师之助,今日之事,我等胜算当是大增。咳,这位是……”

    兜帽之下,游师以颇具磁力的嗓音回应:“护法。”

    “护法?”

    宿通愣了愣,猛地想起来,在游师与阴山派达成的协议上,确实有自带护法的内容。

    这位游师,本身神秘,但在北方游历时,交游广阔,身边从来不缺同伴,在荒南五联的情报,她身边就曾经出现过一位步虚剑修,战力惊人,只是前些年被盘皇宗招揽了去,拜为上卿,当时还在北荒引起了相当程度的议论,如今再带一位剑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他莫名有种感觉,这人他似乎是在哪儿见过。

    他没有细问。游师此人,传说性情略有些倨傲,不是她看上眼的人物,便懒得打交道,宿通还算有些自知之明,也不愿做两面不讨好的蠢事,再说了两句闲话,见远方人影排开云气飞来,观其形貌,乃是千嶂城五化堂堂主侯东离,便暗吁口气,带着笑脸迎上。

    其实侯东离在北荒有个不太好听的绰号,名曰“化尸水”,是说他为人阴狠,与他结仇的人,到最后连尸骨都找不见,可这时候,宿通巴不得把烫手山芋扔出去,见了侯东离,便分外热情。

    几句废话之后,他急急忙忙驭器飞走,临去时,他又回头,往那边看了眼,那无名无姓的“护法”,按剑站在游师之后,始终保持沉默,一副尽忠职守的模样,灰黑两件遮面长袍,相映成趣,除此之外,就再无任何扎眼的地方,谁能想到,就是他,只一剑便将千山教颇有几分名气的夏叔齐打落云层?

    唔,越看越眼熟了。

    宿通想不起自己认识的人里,有哪个是精通剑道的。稀里糊涂往下去,半途,却又见一人。

    “哎呀,夏执事……”

    宿通实在不想和这人打招呼,可夏叔齐高瘦的身形,像根竿子似的矗在这儿,削薄脸上,戾气深重,恶狠狠地盯着他,便是想无视,也不可得。

    不过宿通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额头上犹未合口的一道剑痕。看模样,似乎连颅骨都划开一条缝隙,也不包扎,就这么晾在罡风。此人看着轻率,没想到还是条硬汉。

    嗯嗯啊啊几声,宿通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夏叔齐却不给他推挡的机会,把手一招,冷声道:“伯阳公子有请。”

    “这个……”

    宿通脑子急转,夏伯阳?他们之间说不上话啊!

    他在大椎堂是副堂主没错,可在荒南五联,他的排名至少要到二十人以外去,夏伯阳又是何等身份,也只有五个堂口的首脑,可堪与之正面交流。但越是这样,夏伯阳的邀请,他越没法拒绝,只能道一声:

    “既然伯阳公子见召,还请夏执事引路。”

    夏叔齐也不再多说,径自飞下,宿通跟在他后面,不一会便到了千山教立下的营垒。这营垒占地有二十来亩,住了不过十七八个人,宽敞得有些过分,里面设下层层巫门防御,云气周流,茫不见影。

    但这并非是奢侈,作为直接抵抗逍遥鸟的主阵地,经营成铜墙铁壁犹有不足,遑论如此。

    离得近了,便见到营垒之,烟气雾蔼如同溢出的水流,向外面扩散,央却似打开了海眼,有更多的雾气喷涌而出,形成了种种奇妙影像。如同森林草甸,奔腾的巨兽,又好似茫茫大海间,鸟飞鱼跃,其间还有层叠而上的咒音,浑茫高远,直入云霄。

    这就是巫法神通,能够与万物生灵对话的通灵秘术,在捕猎逍遥鸟的过程,巫师的作用,是极其关键的。

    想那逍遥鸟,日飞十万八千里,兼有虚空神通,就是长生真人、劫法宗师出手,也难以望及项背,只有巫门的通灵之术,才有可能将高飞九天之上的神鸟,吸引下来,降低其度,迷惑其感知,使捕猎有成功之可能。

    自五个时辰前,千山教第一批抵达之后,通灵之术便再没有停止过,这需要至少二十个水准以上的巫士,时刻维护,方能确保不失。

    论实力,千山教远在阴山派之下,凭什么能在分配占大头,就是因为这巫法神通之故。

    宿通很快就见到了夏伯阳,这位名震北地的“伯阳公子”,正在一片空地上,与人说话,笑音朗朗,听来心情倒是不错。

    宿通上前,先行见礼。

    夏伯阳金袍束冠,丰神俊朗,只额头有数道意义难明的巫纹,站在那里,在云气雾蔼层叠的营垒,便像是光芒四射的太阳。

    他对宿通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问起游师之事,也问到伤到夏叔齐的剑手,宿通持谨慎态度,不偏不倚,只将自己所见说了,末了夏伯阳也没有表明态度,反倒是扭头对身边那人笑道:

    “师姐,你看这位游师如何?”

    宿通偷眼往边上一瞧,心也是古怪,他一会儿功夫,已经见到三个穿连帽罩袍的人物了,这“师姐”罩袍的料子应该是好一些,隐布符纹,光泽隐隐,大约是一件法器,之前在他与夏伯阳话说时,却是不显山不露水,几乎就隐藏在了雾气之,直到夏伯阳主动提起,宿通才注意到她。

    随后,他听到一个很是特殊的声线。

    刚才游师的嗓音已颇是磁性,但与此女相比,却还欠缺几分特色。其声略带鼻音,入得宿通耳,使他的胸腔都要与之共鸣,话音转折时,又有金铁之声,略少些女性的和婉,却令人一听难忘。

    “你已经有了腹稿,何必多此一问?”

    夏伯阳瞥了宿通一眼,又笑道:“巫门无外,一脉相承,都是同道人,我也不愿和她翻脸,只是觉得只有师姐这般人物,才能降得住她,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久不弹此调,还是让花妖儿出马吧。我今日来,只是想看她的本事。”

    “想来不会让师姐失望。”

    宿通听得背后冷汗,又是一头雾水,好不容易抽个空隙,忙告辞出来,依旧是夏叔齐送他,这个表面轻率的家伙,总算是包扎好了伤口,使了生肌壮骨的灵药,脑门儿上伤口看上去也愈合了**成。

    到营垒之外,将分开时,宿通脑子里仍是困惑,

    看情形,千山教对游师参与,早已知晓,并准备了手段,却让夏叔齐拿出个轻率的姿态,所作所为,让人看不清楚。

    还有那个“师姐”,千山教数代以来,很少有出名的女修,唯有一位夏夫人,嫁与幽灿为妻,有大家气象。那是夏伯阳的亲姑姑,而在他这一代实在没听说有出色的。

    可观夏伯阳神态,对那位“师姐”甚是看重,却不知是哪路神仙。

    正思忖之际,旁边夏叔齐忽地开口:“那剑手的名姓,你可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