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巫法神通 两路并进(下)

    “这条路是在碧落天域之上,乘候鸟而去。”

    幽蕊没有卖关子,有一说一:“此界有一类灵物,号曰‘逍遥’,据传有南华仙人所言‘绝云气,负青天’之鲲鹏血脉,此鸟三五结群,自北冥之海南下,飞往东天柱,怒击‘天瀑’,传说,亿万‘逍遥’,可有一鸟,借天柱之力,化为鲲鹏神物,古往今来,虽没有听说有成功的先例,但观其飞徙路线,必经北荒,由沧江入海口,深入东海。”

    余慈沉吟不语。

    幽蕊继续道:“此鸟飞行度,一日可达十万八千里,已达此界飞遁之极。某些时刻,更有穿梭虚空之能,故而路线虽大致固定,却是神鬼莫测,实际度,超过何止十倍,在飞禽神鸟之,仅在‘帝江’等有限几类之下。此地与沧江入海口相距约两千万里,若是一切顺利,二十日当可抵达。”

    余慈奇道:“逍遥鸟?既然此物遁已至此界之极,又有穿梭虚空之能,击杀已是不易,况且是骑乘在上?”

    “此即风险之一。遁既高,压力随之剧增,可否承受,亦是不知。还有穿梭虚空时,险境莫测,然而巫门有通灵法术,可与一切生灵沟通,若安抚得当,或可避免。”

    “这只是之一,另外呢?”

    “另外就是,打逍遥鸟主意的,不是只我方而已。”

    “嗯?”

    时间倏乎又过去了两日,北荒之西,原无拓城之北,此时早不复黑沙满天的景象,看起来清爽很多。可阴云沉压,无边无际,空气极度稀薄,比之万丈高空,都要更艰难些,只有那些能够长时间内呼吸的修士,才能在此地长久逗留。

    至于以前那些生活在黑暴里的凶禽猛兽,早就死绝了七七八八,剩下的那点儿,要么就是钻入北荒大地,重寻生机,要么就是艰难适应新环境,原生物圈彻底崩溃。

    但北荒的地上世界,尤其是当年的战场周边,从来就不是死寂之地,由于宝藏、秘府的传说,常有修士遁光、剑光穿梭往来,络绎不绝,还有冲突时常发生,一天死上十个八个,也不稀奇。

    今天似乎并无例外,阴沉云层上下,能见到光芒不停掠过,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修士们不是一个个来的,而是一拨拨来的。每到一拨人马,云层间便有标识显现,就算是一现即隐,熟悉此界局势的人们也能辨别,这些标识,大都是赫赫有名,堪有压伏一方之势。

    如此情形,持续了足足五个时辰,前后来了不下二十拨人马,三百余人,分布在方圆百里区域内。看着还算宽敞,可这其,有七成以上是还丹修士,还有十余位步虚强者,彼此感应范围交错,气机混杂,就算暂时没有敌意,也把气氛弄得十分紧张。

    在这种局面下,负责记录、安置工作的宿通,更是难受。

    他拿着玉简跑前跑后,明明是还丹阶的修为,却硬是逼出了满头大汗,若不是怕其一些桀骜之辈着恼,他甚至想放出刚修炼成的阴魂分身,帮着分担一些工作才好。

    可惜,他终究不敢。

    如今这百里方圆的修士,都是为一个目标而来,那便是行将经过此地的逍遥鸟,可对大椎堂、血报堂等“荒南五联”的堂口来说,还有另一件事——就是要把这次“盛会”操办好,在阴山派、洗玉盟这些第一流的宗门、势力面前,展现力量。

    当年,为了灵犀散人以及黄泉秘府之事,阴窟、千幛、流火、华严、飞廉等南五城最具代表性的堂口结成了攻守同盟,同进同退,后来又有天夺宗主动加入,形成了声势极壮的联盟势力。

    可惜后劲不足,千嶂城、华严城、飞廉城的势力先后退出,大变之后,天夺宗又稀里糊涂地一门星散,只剩下大椎堂、血报堂两家苦苦支撑,十多年后,终于苦尽甘来。

    或许是他们部分吸收了天夺宗的一些高手,或许其他人感受到摆明了魔门背景的三家坊太过强势,千嶂城的五化堂、华严城的无尊堂、飞廉城的风伯堂,这些个曾经参与又离开的堂口,重又联手,与三家坊明争暗斗。

    经过数年的磨合,终于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联盟,外界称其为“荒南五联”,亦即北荒区域南方五城堂口联盟之意,算是修行界的新兴力量。

    正因为其“新”,分外需要外来的认可,这次为捕杀逍遥鸟,就是个极难得的机会。

    想那逍遥鸟,飞遁度为此界之极,更有天生虚空神通,就算迁徙路线固定,想要捕杀也千难万难。传统上,捕杀逍遥鸟是在沧江入海口处,根据多年以来的经验,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固定的模式,对逍遥鸟有兴趣的人们,一般都更倾向于在那边发动。

    这次之所以移到北荒,却是荒南五联的有心人,无意间发现:由于北荒环境的改变,尤其是虚空结构的变化,部分限制了逍遥鸟的虚空神通,天然就是一张“捕鸟”,这才订下方案,放出消息,广邀各路宗门,进行“猎鸟”大计。

    此次,洗玉盟内有五个宗门参与,一直作为北地魔门与八景宫缓冲势力之一的阴山派也派人来,更别说还有北荒内部,一些立场暧昧的宗门、堂口凑热闹,若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在北地区域,荒南五联的名头,可就算是彻底打响了,反之,他们的下场也是堪忧。

    任务重大,像大椎堂、血报堂这样的核心堂口,当真是拼红了眼睛,全力以赴,务必要确保“猎鸟”大计成功。

    宿通作为大椎堂核心圈子里的一位,又是精通魂魄心意之术的人才,自然免不了一场辛劳。还好,五个多时辰过去,前期准备工作已接近圆满……

    宿通抹了把汗,正清理玉简内不下数十条的事项记录,背后忽有人唤他一声:“那个谁,你过来!那什么游师?她是谁?无名巫师,也敢主持罡风带的‘绊’?”

    宿通心一声大骂,待转过脸去,天生阴沉的面孔,却硬是挤出笑来:“原来是夏执事,这罡风带的‘绊’人选,却是由阴山派盖大先生举荐……”

    “哦,你是说他阴山派的眼光,就强过我们千山教?”

    要是没有飞魂城在后面支着,阴山派灭你千山教两个,也轻松愉快!

    这种话,宿通当然不敢说出口,眼前这夏叔齐还不算什么,还丹阶的修为,也不过比他略高一筹而已,可他后面那位,千山教少主夏伯阳,却是此界一等一的人才。

    其数年前已步虚登空,今年刚从外域回返,据传不久便要再进一步,真形法体圆满,进入步虚阶。且他既是飞魂城夏夫人的亲侄儿,又深得幽灿赏识,实在是得罪不起的人物。

    逼得紧了,宿通倒想出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装起傻来:“这绊之事,鄙人还真不太懂,这样,我找个懂行的,再与夏执事分说?”

    再嗯嗯啊啊几句,宿通拔腿走人,半途便呸了一声:当人是傻子么?本来就是针对你们千山教的,否则哪会插到罡风带去?

    剑巫大战后,巫道式微,真正有完整传承的,只是飞魂城、千山教两家而已,其前者又掺入了一些玄门法理,以适应此界局面,故而认真算来,千山教倒是更为正宗。

    可是也因其正宗,行事之法,与修行界主流不免有些“区隔”,说白了就是名声不好,谁会真正放心?

    那夏叔齐,倒是个比较有名的急性子,可是摆出那浅薄的模样,说不定就是背后之人的授意。想要给荒南五联施展压力吧。

    宿通直想叹气,捕捉逍遥鸟,非要各方戮力同心不可,稍有闪失,筹备一年多的“猎鸟”大计,就要打水漂了。所以他虽是摆脱了当前的难题,却还要把此事报上去,看上头如何处置。

    希望不要被迁怒才好……

    放出了传讯玉简,他还是有些烦恼,忽地心有所感,往天空一看,便见约定好的标识,在云层闪现,却是那位“游巫”到了。他不敢怠慢,叫过左右手下,略做吩咐,自己便驭器飞上半空,

    在计划,那位姓游的巫师,尽量不要和千山教的人照面,避免节外生枝。毕竟阴山派叫人来,是加一重保险,而不是要坏事的。

    罡风层绊的位置,距离地面约有百里左右,当然,这个位置只是初步定下,还要随着实际情况的变化,及时调整。

    驭器飞行,无论是度还是稳定程度,都远比步虚的驭气之术逊色,宿通又不擅长遁法,百里路程,花了足有一刻钟时间,算来那边的人应该已经安置得差不多了。他本没必要上来,可夏叔齐那一番言语,还是让他心有些疑虑,便近前来看看。

    哪知离得还有五六里路,便见到那边云层,有人影错乱,吵吵嚷嚷的声音,就是他这边都听得到。

    *********

    婚假没出去,先恢复大章,找找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