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巫法神通 两路并进(新婚一更)

    “那么,你就帮帮忙吧,送我去南国那边?”

    “……”

    幽蕊木然半晌之后,只好解释,灵巫“逾界”之能,毕竟是有诸多限制,带一两个虫豸之类还无妨,但要带上余慈这投影分身,只是灵波的干扰,就足以让他们迷失在无尽虚空之后。

    事实上,幽蕊现在还远达不到周游诸界的水准,由于她和余慈的关系太过密切,打破了虚空平衡,受此影响,她比较有把握的,还是和余慈相关的一些虚空世界。

    比如承启天……。

    “然后,还有呢?”

    “永沦之地也能去,但再也回不来了。此外,血狱鬼府那种地方或可一试,却不好定位。”

    “就是能去,但不知会去哪里,能回来,也不知道回到哪里?”

    幽蕊垂眸不语。

    余慈就笑道:“也不错了,灵巫之能,未必都在此处。”

    “是。”

    幽蕊依旧维持着恭谨的姿态,这也算是另一种淡定吧。不过,她认为还需要表现出一份价值来:“婢子冒昧,有一言上禀。”

    “你说。”

    “古往今来,但凡有人行神主之事,且成气候者,与信众、眷属等,总是初时亲近,其后疏远,终至不可窥见。是而道经有言: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余慈唔了声,随即笑道:“这有什么说道儿没有?”

    幽蕊垂首回应:“神主之道,博奥深邃,非是我辈所能窥测。但巫法有言,神主之法,首要是一个‘信’字。信者,此来彼往是也,一人不成‘信’,彼此不通亦不‘信’。既然彼此互通,便是牵挂,一力来,则一力去,牵制之下,超脱之难,可知之矣。”

    “这话倒有点儿意思。”

    余慈明白幽蕊话意,虽然影鬼曾有“十力难制一巧,十巧不敌一信”的说法,以“信”为“纯”,加以解释。但通过这些年来的亲身体会,幽蕊的“牵制”一说,更是精到。

    这信念固然是纯粹了,但建立在这种纯粹基础上的,毕竟是一种彼此关系,永远也无法“归一”。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何况是“一”和“二”的差距?

    按照幽蕊意思,换个说法,就是信力、香火,有某种杂质,或者说是毒素,能够侵蚀修为。为此,需要神主拉长与信众的距离,做一些澄清过滤的工作,但距离拉大,又会造成神主和信众沟通不畅,这时,灵巫便应运而生。

    巫者,沟通天地人,可说是桥梁;但也能说是“立柱”,用以区隔上下。

    这正是灵巫的真正价值所在。

    余慈沉吟。

    听幽蕊所言,灵巫确实是神主一系比较合用的“工具”,当然,像是佛祖、道尊那等存在,又或是元始魔主,对灵巫应该也没什么需求,但换了罗刹鬼王,还有一些将成未成之辈,价值又自不同。

    不过,对他来说,似乎还“早”了些。至少就他本心感应,对“超脱”的需求仍不迫切。那就换个实在点儿的吧……

    “我知道了。你且看看,能帮我做点儿什么?”

    第二次问出类似的话,幽蕊也要拿出实质点儿的东西,她把自己放在余慈的立场上思考,末了道:“主上可有急切通话之人否?以巫法辅助,可使主上心念,与世间任何一个能够辨识气机之人沟通,当然,时间不长。”

    “竟有此事?”

    余慈啧了一声:“我可认得大梵妖王的,与他说话也无妨?”

    “……只要能抗过反噬,也是可以的。”

    “那算了吧。不过倒有一个……”

    余慈投影出来,触发点就是践行对陆青的承诺,将信物交给黄泉夫人,说到底,还是要先把寄元魂玉和书信拿到手。

    “我化蛹之前,丢掉的那些东西,在谁手里?”

    “为保险起见,放在小五那边。”

    五岳真形图自辟虚空,那确实是世间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那,帮我接小五。”

    “是,主上。”

    承启天里似乎刮过一阵阴风,明显有外力加入,但不等余慈进一步解析,幽蕊已膝行上前,微仰起俏脸。心神的联系让余慈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他伸出若有若无的手,按在幽蕊前额上。

    一缕心念抽出,投往无尽虚空之后,略有震荡,然后突然就切入了一个很是嘈杂的环境。

    雷鸣般的震荡碾来碾去,还有尖锐到让人头皮发炸的破空声、惨叫声,嘶哑的怒吼声。所有的这些混杂在一起,形成了全无规律的元气狂潮,使得那缕心念飘来荡去,维持起来十分困难。

    幽蕊脸色可以目见地苍白下去,但很快,那边就有了回应。

    “哎呀……哎哟!”

    小五先是惊讶,后是痛呼,倒把余慈吓了一跳:“小五,你在哪儿?有没有问题?”

    “痛痛痛痛……”

    小姑娘的呼痛声后,就后充塞天地的长吟,余慈隐约记得,是二十五路神禁的哪个,那边倏地一静,随后就是欢叫声:“师兄啊,是师兄!你出来了?”

    “呃,算是出来了。小五,你没事儿吧,快来和师兄会合,要不然说个位置,我过去!”

    “好啊!可是,离得好远啊,在海上呢!”

    “……海上?”

    “等下哈,点点,我们在哪儿来着?你也不知道?师兄,点点也不知道啊!”

    “点点?”

    “是啊,新交的朋友,比我小一些呢……”

    小五分明有些得意,大概是叫师兄叫得太多,有个小一些的朋友,很有做姐姐的快乐。

    余慈稀里糊涂,虽说五岳真形图存世堪以万年计,可在他印象,作为五岳元灵的小五,还是那个黄毛丫头的形象,就是这十来年过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比她还要小一些……难道是拐了哪家的孩子?若是小五,以她那不通人事的性子,也不是做不出来!

    阿弥陀佛,罪过了!

    余慈的思路给扰乱了片刻,还好很快又抓住重点,连迭追问,想判断出小五的位置,可是那边说得颠三倒四,且是大海茫茫,相隔亿万里开外,实在没有及时会合的可能。

    这么纠结了片刻,小五那边突然提了一个建议:“师兄说个位置吧,我们摆脱了追兵,就往那里去——这是点点说的哟!”

    *********

    今天我结婚,故而抽空发一章,与大伙儿同乐,同时求收藏、求、求红票、求捧场、求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