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天蛇九蜕 真身投影(四)

    一年多前,还没有到南国时,余慈已经掌握了三方元气部分玄机,借助承启天元气的波动,以细致入微的操控,分化念头出去。

    第一次是成功,但也是失败,分化出的念头没有能够彻底摆脱三方元气的封禁,锁到了蜕下的皮壳里去,依旧无法获得自由,直到流转一圈儿,落到范陵容手上,那个分化念头才真正有了用处。

    第二次就是重塑鬼厌,毫无疑问,是一次极大成功,不但收获了鬼厌这个好用的傀儡,更在随后的天劫,将那颗分化念头推上了真人层次。

    之后这段时间,余慈没有继续尝试,而是在积蓄力量。

    随着精进魔种不断地收集,承启天那边,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原本死气沉沉的虚空,渐渐就多了几分生机,内里元气运转,日益活泼,原本已经固结的三方元气结构,属于承启天和真界的成份,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这种变化,通过内外虚空的联系,转接到三方元气形成的厚壳之内,也形成了较为明显的影响,余慈本体辗转腾挪的余地也是越来越多,能够驾驭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强大。

    此时契机到来,活泼跳动的心思,便在承启天徜徉,由此影响三方元气厚壳之内的本体,使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厚壳内的本体,便在余慈微妙的操持下,分出一部分念头,以量化的方式看,大约有十颗左右的量,代表着余慈已经将目前的可以操控的力量,提升了整整十倍。

    如此水准,就算距离本体破壁而出,还差得远,也是一个惊人的进步了。

    但见一片狼藉的承启天,先是有一块特殊的凸起,慢慢突出,依稀有乌蒙天蝉的轮廓,将凝未凝,那是三方元气“不甘心”放弃对分化力量的控制,想学头一回那般,将其锁固在壳。

    然而余慈早有准备,精进魔种之力早早就汇聚在此,在其外壳将成未成之际,一举轰碎,扭曲的三方元气化为一圈漩流,一时也不知是重聚还是散掉。

    便在漩流央,有一个近于虚无的影子徐徐显出,如同一抹幽魂,似乎被太阳一照,就要化为轻烟,就像是通神修士阴神出窍的感觉。

    那是由余慈透出的法力化合,形成的一个投影,较单纯的分化念头,起点自然更高。

    投影接入承启天,而非是道意玉蝉旁边,实是众精进魔种牵引之故,这样距离鬼厌就有亿万里之遥,要发挥作用,还要再赶到南国去,不免有些不便。

    然而好处又是能看得见的,既然成功,投影就等于是和余慈本体建立了联系,从此再不需要天魔眷属的转接,抽取、驾驭本体力量,就少了几个环节,运使起来,更为顺畅。

    自然,在此之前,有几件事,顺便就可以办了。

    去年余慈意外离开北荒,很多事情都没有安排,如今投影在承启天,首要就是与人交流。第一个要找的,肯定就是影鬼,可影鬼受到三方元气的影响,多年来半梦半醒,近期好一些,又抓紧时间闭关,根本不理会他。

    至于小五,去年被人围攻,虽然是成功跑掉,却不知跑到了哪里去,余慈一直尝试和她联系,但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回应;铁阑也是在这次围攻受了伤,至今还在休养。

    寇楮不说了,此外还有宝蕴,此时她就在承启天,意识却神游在外,似乎也是一种修炼。她秉承天地法则意志而生,成就姹女阴魔之存在,说是独一无二也没错,余慈无法用常理去衡量她,也就懒得理会。

    算来算去,眼下只有一个幽蕊,还能说点事儿,便通过日渐活泼的承启天,发下令谕。不一刻,幽蕊便到了。

    被三方元气包裹的虚空,就那样撕裂了一道仅容一人出入的缝隙,幽蕊轻提裙角,一步迈入。看得余慈眼蹦,此女并非循旧例凝出真灵投影,而是直接跨空而至!

    多年不见,幽蕊依旧遍体绫罗,颇显贵气,容颜精致如昔,但眉目顾盼间,倒敛去几分锋芒,见到余慈虚影,随即恭敬跪拜,口称“主上”。

    余慈道一声“不必多礼”,又带着好奇之心,仔细打量几眼,方道:“灵巫法门,果然奇妙。如今,你比慕容轻烟如何?”

    没想到当头就听到那个名字,幽蕊微微一愕,但多年来,她性情已经沉稳许多,只道:“尚有不如。”

    “差在何处?”

    “慕容是当今之世,第一灵巫,通达诸界无有窒碍,代神之谕少有疏失,地天之通,多赖于她,是而幽蕊不如。”

    所谓“巫”,古称为以舞降神者,传说自绝地天通以来,人神殊途,神谕不可思解,有人为巫,其实就是沟通人神之用。

    再往后衍生,又分化出一支纯粹敬奉天神之巫,只追求神力法门,不再关注“渠道”的本来职责。在修行界,也曾盛极一时,曾有剑巫大战,争夺东方修行界的控制权。后来巫门惨败,只能局缩于东夷临海之地,像是飞魂城、千山教,都属巫门遗脉。

    但还有一支,始终都在坚持“巫”之本义,以“沟通”为用,“渠道”为本,存身世间,此即灵巫之由来,也是判断一个灵巫层次的最佳方式。

    幽蕊已经过了用小聪明“固宠”的阶段,在没有弄清楚余慈真实用意之前,有一说一,没有任何伪饰:

    “婢子拜在主上座下,立场鲜明,已是身份明确,自然也受限制。不比慕容,全然立,天然就可沟通各大神主,出入各处虚空禁域。灵巫一脉,所知越多,联系越广,神通越大,故而婢子远远不如。”

    余慈嗯了一声,倒是听出她言下之意:“再厉害的灵巫,不能为我所用,也没有意义,你虽不如她,但一心为我办事,自然不同。”

    “主上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