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第十七章 天蛇九蜕 真身投影(三)

    有一个尖锐的嗓音道:“那也未必,陆沉养伤未出,陆素华代父出战,争取时间,也未可知。”

    大嗓门就冷笑:“有区别吗?事实就是,论剑轩以雷霆万钧之势压过去,李伯才把陆素华捅了个前胸穿后背,陆沉在哪儿?”

    “东华宫可也还在!”

    “七大教习死掉三对半,这也叫还在!”

    “宫室根基可还在陆家手里,论剑轩占了吗?”

    “除了主峰洞天,其余山水灵脉,有哪个还在陆家手里?论剑轩眼光高得很,除了几个洞天福地,其他的也没什么兴趣,你没看罗天门的那几个,急哄哄的往北去,不就是想抢几口汤喝?老子是没本事,若真有个还丹境界,早十天我就上了!”

    大嗓门难得还是个能言善辩之人,几句话将尖嗓子的那位压得不吭气。这时旁边又有人道:“怕还不只是一个陆沉,想那黄泉夫人名震北疆,不也没出来?”

    “这个当真可怪。都说黄泉夫人智谋无双,怎么就让论剑轩直接打到了家门口?我看,十有**还有后招,岂不闻‘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

    拽的这位,空自摇头晃脑,却已没人理他。就是黄泉夫人,也不会把大敌引到自家腹心之地,再斩去自家臂膀。这不是诱敌深入,而是自寻死路。

    人们都在那里议论东华山的死局,东华山的沦亡,当然,还有山上的美人、财富和传说的秘藏。

    这些勉可称为修士,却是挣扎在此界最低层的人们,就在距离战场以万里计的茶楼里,指点着东华宫和论剑轩的胜负,判定陆沉、黄泉夫人、陆素华等人的生死,情感充沛,气氛热烈。李闪踏入茶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景象。

    他微驼着背,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毫不费力,就加入到讨论去。

    便在此时,约向东南十四万里,鬼厌睁开眼睛,脑宫深处,余慈的分化念头,则更早一步受到触动。

    东华宫,已经沦落至此?

    不只是被李闪传递来的信息唤醒,而是有一桩事情,始终萦绕心头,被信息一激,倏然显化。

    当年在北荒,陆青与陆素华决战之前,曾将一块寄元魂玉和一封书信交给他,让他转交给黄泉夫人。

    限于此时的身份,也因为东华宫那里一直纷争不断,他又对陆素华十分忌惮,这件事他一直没办。可现在,真要是东华宫倾覆,黄泉夫人死难,他怎么交,交给谁去?

    实在不能再耽搁了。

    大半年来,他一直在潜心修行,心如止水,而念头一动,便活泼跳动,再难遏止。

    这也算是契机所在,他不准备刻意压制,慢慢屈指算来:

    待李闪在江下磨炼心性,最终迈入还丹境界之后,他已经有了五个还丹境界以上的精进魔种。另外四个,除了范陵容和无羽外,就是封在鬼厌“吞海瓶”的黑蛟,以及远在北荒,此时还沉睡的寇楮。

    寇楮是个很特殊的情况。

    他在北荒的一批手下,影鬼本质为法器,小五层次太高、铁阑与他没有神魂上的联系,幽蕊灵巫修行不同寻常,虚生的灵枢则与他本体一起,封死在三方元气之,都无法提供力量给他,

    剩下那些植入神意星芒的天魔眷属,可堪用的,又在无拓城之战死了大半,只有寇楮,心思较单纯,又信念虔诚,一直按着信众的标准,给他贡献力量。

    可惜,寇楮身为鬼修,先天不足,心性资质也都平平,潜力并不大,更重要的是,当初余慈不明神主之道的玄机,将神意星芒早早种在他体内,正因其虔诚,毫无抵抗之力,早早就昧了真种,使其修为很难再有独力精进之能。

    这是余慈这大半年来,不断解析神主法门,得出的结论。

    如此结果,绝非余慈所愿,觉得很对不起人,故而深思熟虑之后,传下了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法门。

    这部法门,固然是无量虚空神主设下机关,用以自救之用,但论层次,终究是直指长生,若是不计较魔种植入,也是当世数得着的上乘修行体系,比寇楮那部《无常法解》,强出太多。

    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事关修行的,共有三种,即基础法门、神主法门和虚空法门。

    后两者太过高端,在那篇“千字”,多是述其精义概要,还必须通过相应的法门解析,才能理解一鳞半爪,而其字本身,讲述的主要是基础法门,就是为虚空、神主两法门打下根基的。

    要修炼基础法门,预设的前提自然就是避魔和种魔——避开元始魔主,接受无量虚空神主的魔种。

    前面那条无需多虑,后边这魔种,在寇楮开始修炼之时,便自然生成,而且是与寇楮已昧的真种,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就那么融在了一起,让当时紧张观察、随时准备出手的余慈看呆了眼。

    余慈当然不可能让寇楮当第一个试验品,在此之前,他已经做了几回尝试,看到“碧落魔种”,是用何等诡谲的手段,迅将人真种置换的;但在修炼魔功或种下魔种的人那里,又是死气沉沉,全无半点儿反应。

    寇楮的情况与两类试验对象都不尽相同。

    第一,“碧落魔种”没有形成置换,而是融进了早“定居”在神魂深处的神意星芒;第二,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法门成功启动,寇楮便是在睡梦,也借此一洗原本沉冗气机,修为长进。

    余慈抓破鬼厌头皮,经过快半个月的长考,才明白了其微妙所在:

    神意星芒源于照神铜鉴,本就和“碧落魔种”,同出于无量虚空神主,同源同质,此为其一;

    寇楮和李闪、无羽等人的情况差不多,虽然涉及天魔、碧落等系神主法门,要与神主发生联系,但都被承启天截留,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神主体系,此为其二;

    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其实也是要形成封闭的神主体系,关起门来称大王,和余慈当下情况暗合,某种程度上,可以形成替代关系,此为其三;

    封闭的神主体系,对无量虚空神主,其根基在于虚空法门,关键在于神主“自信”之法;对余慈,则全牵系在三方元气之上,此为其四。

    四条结论一出,他对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掌握,就到了一个全新层次。

    不管怎么说,他确实掌握了一门很有效的修炼体系,只要三方元气封锁的情况不出现急剧变化,又或者他能够彻底掌握三方元气的玄妙,就不虑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所以,就在数日前,他将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传给了范陵容。

    此时此刻,积蓄已到了一定阶段,他要做一个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