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天蛇九蜕 真身投影(中)

    出乎李闪预料,他刚一出门,顶门上便是一痛,当即栽倒,神智昏沉间,隐约听到那看守冷笑:“小子倒也好运道……”

    等他苏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江边一处滩涂地上,天色已暗,江水发出沙沙的声响,偶尔有水沫溅在脸上,凉丝丝的,上身都弄湿了大半。

    他一骨碌坐起来,扭头四顾,没有发现任何人,呆了片刻,他小心翼翼做出桩事来,以天蛇法解催运气机,身上显化出一层似有若无的灰鳞,两眼化为竖瞳,光色晕黄,天然便有阴冷之意。

    周围仍没有反应。

    要知在牢狱,他即使修炼无碍,但只要该玩这手,必然会遭到敲打,哪会像现在,只有江水懒洋洋刷过岸边?

    李闪终于起了一个念头:这是,被放出来了?那……

    他猛地跳起身,四面张望,黑沉沉的天色下,滩涂上乱石层叠,一时倒看不清是否有人,他心下一急,便叫出声来:

    “孙婕,你在吗?”

    声音远远传出去,甚至扫过江面,却不见任何回应。

    李闪脸色黯淡下去。最初他和孙婕虽然是分开关押,相隔却并不远,偶尔还能见面,可在半年前,不知论剑轩打什么主意,将孙婕提走,时至如今,都没有消息,不知是生是死。但从那以后,对他的看管力度,便持续下降……

    难道说,论剑轩终于证实了他与鬼厌没半点儿关系,又懒得养他浪费口粮,就给踢出来了?

    很快他又摇头,怎么说他在论剑轩修士眼,都是个“魔崽子”,与其费这番周折,还不如一剑宰了简单。

    那么……

    他隐然有所悟,但终究还是有些牵挂,在滩涂周围奔走数圈,终于死了心,跺跺脚,就那么跳入大江,被江水一冲,就隐没了身形。

    顺着江水飘流,冰冷的江水让他脑子更清楚了些,其实做生意的都明白,再值钱的珍玩,窝在手里也不顶个屁用,只有流到市面上,才能见到它价值所在。

    即使这大半年时间,一直被囚禁着,但他非常清楚,论剑轩还没有抓到鬼厌,没有抓到鬼厌他就有那么一点儿价值,说不定也会有那么一点儿机会,让那些眼高于顶的大佬们,尝试一下。

    没想到,那个不成形的念头,真的变成了现实。话又说回来,放他出来,是不是说论剑轩在孙婕身上打的主意,已经失败了呢?这样的话……

    在江底,李闪垂下头,等再抬起来的时候,又变成了蛇类的竖瞳,这些年来,他早就知道,为遥不可及的事情伤脑筋,是过于奢侈的做法,与其这般,还不如蒙头睡一觉,又或者,去做真正能做的事。

    就这样,他顺着江水飘流向东,再没有冒头。天蛇法解的运转,带给他几无穷尽的内呼吸,到后来,他也学会了用皮肤换气,饿了就在水下扑杀鱼虾生食,就这样,他将之前大半年时间内良好的修行状态延续了下去,浑浑沌沌,不知岁月流逝,只知道江水渐暖,游鱼的种类也变得丰富起来。

    忽地有一日,有闷闷雷音,透过层层江水,倾压而至,受雷音一激,他身子内部,有一股无可压制的燥热,猛地迸发出来,忍不住一声嘶叫,从江底冲上,破水而出。

    途与水流摩擦,竟然又是一层皮蜕脱下!

    等他头颅探出水面,恰看到电光如龙,沿着乌云的边缝,张牙舞爪,曳空而走,映在他昏黄的竖瞳。天地暴烈之气横溢,化为无形之压力,当头贯下。

    修行之人,对这种天地变化总是敏感的,而老天爷也往往比较“青睐”修士,随时随地都可能甩下个雷霆耍耍,他自然就封闭气机,避免被电光击,而紧接着,他却是愕然发现,自己四肢百骸,处处通达,念头甫动,便不自觉锁定在一处关窍、一个节点上,周身气机,莫不与之相通,一动齐应,发共鸣之音。

    这是……定鼎枢机!

    天蛇九蜕之后,通神境界的法门就算圆满,但破关定鼎也一蹴而就,实是绝大的惊喜。

    这是还丹境界,就是当年的紫雷大仙,也不过就是如此吧,这样层次的修士,已经构成了修行界最稳定的坚力量,甚至有了支撑起一个小门派的力量。

    如今大约是惊蛰前后,他到南国大约也有一年了。一年时间,如此进境,李闪也咧开嘴,笑了两声,可很快,脸色又淡下去。

    在北荒挣扎多年,初至南国,又遭遇那番变故,若他眼界还放在当年双仙教时,这些年就等于是白活了。如今定鼎枢机,进入还丹境界,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再有大的进益,总要将精力转移一些。

    他到南国,本是追索道意玉蝉而来,但近段时日,通过与那位主上的些许感应,他知道,那事儿似是解决了。眼下他倒是无事一身轻,一时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头面微凉,却是暴雨倾盆而下,打得江面白茫茫一片,但就这样,左岸连绵一片的灯火仍算醒目,显然是一个比较大的聚集区。在南国,只要地势平坦,临江毗湖,总有或多或少的人聚居,传说以亿计的偌大人口,以及相应的繁华,就是这么堆积起来的。

    李闪便准备先去打探消息,看看近段时间,南国局势如何,再图后计。

    他在江修行多日,衣服早泡得烂了,在南国通用的如意钱、龙宫贝等,也多在前段时日遗失,说不得只能先做一回梁上君子,拿了身衣服,又取了雨具,才得以往人多的地方去。

    边走边问,很快他就知道,这里是天马城北部区域,与他被擒时所在的远空城,其实存在交界,但直线距离总也有数万里之遥。其北临远空,东接海龙,也算是个枢纽通衢之地,自有其繁华所在,就是现在大雨滂沱,街上也有不少行人穿梭来去。

    再走一段路,见路边有一个茶楼,他便想进去听听消息,哪知还没进门,便听里面哄声叫嚷,嘈杂万分,然后就有一个大嗓门恼道:

    “怎地不真,我亲眼看到,那李大仙剑将陆素华一剑贯胸重创,直撞到东华山上,南边山峰都撞折了,从头到尾,陆沉都没现身,若不是死了,怎会如此!”

    *********

    也算今天吧……这点儿更新是意外,以后大家只盯着晚十一点和早八点就行,没有就是断了,俺现在实在不好意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