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灵光明透 脱困之法(下)

    余慈的记忆愈发清晰,他已经记起来了,这就是碧落天阙之外,由无量虚空神主布下,被鬼厌称之为“入门级”修行之法。

    然而,说是“入门级”,不得其门而入,也是枉然。

    自余慈充分感悟无量虚空神主本源之力,他对这篇字,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而在被三方虚空的禁锢的那些年里,他为求解悟更深奥的虚空法门,也从来没有懈怠过。

    时至如今,他至少辨认出了三百多个字,在千余字的篇章,这个数目已占到了三成,在缺乏黄泉秘府一脉修行诀要的前提下,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从解悟出来的虚空神通,更有许多以前闻有未闻的精妙之处。

    可越是这样,余慈越清楚,他离完全解读这“入门级”的法门,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因为剩下六七百字,至少有一半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辨析,甚至连看都看不清楚的,很显然,只了悟虚空神通,并不能拼凑成一把完整的“钥匙”。

    所以,这些年,他只将其作为一项例行的修炼来进行,对无法看清的字,并不强求。可在今日,在重新追溯到记忆源头的时刻,那些遮蔽字句的光芒,纷纷流散,使早就镶刻在神魂的记忆,突然变了一个模样。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极其奇特的手段,但余慈暂时没有研究的心思,他已经被那渐渐显出全貌的篇章,吸引了全部的精力。

    到目前为止,余慈能够解析出字义的,仍只有那三百来个与虚空神通有关的字形,其他的字,只能说,感觉里面字义隐约熟悉罢了。他很明智地没有去抠字眼儿,而是先观看这悬空华章的整体。

    这篇千余字的章,余慈首次得窥全貌,愈发觉得它光芒飞流,气象万千,尤其是字字之间,气机牵引演化,可谓一瞬十变,使得本来就含义丰富的字形,在连贯起来时,含蕴的信息量更是猛增十倍、百倍,想用以前的办法,逐字逐句解析,怕是要几十上百年,方可见功,其稍有错漏,绕死在里面,也未可知。

    余慈不免有些恶意地揣测:“当年无量虚空神主搞这个,大概把黄泉秘府那拔**害得不轻罢!”

    窥一斑而知全豹,知全豹则明其质。余慈怎么说也是精通符分形解构组合的人物,立刻就把握住了当年无量虚空神主某些心思。这样的章,可以说有许多解析之法,方法不同,解析得出的结果也不同,但要想完全把握住章的实质,必须抓住里面关键的几个元素,不能多,也不能少,多则惑,少则迷。

    至于关键元素,肯定有“虚空”一项,且是占了三分之一的重要位置。其余的,从最初灵光闪烁的源头看,那是一个有些悖逆常理的认知:

    自己信奉自己。

    不说如何该“自信”,神主法门定然是有的。

    一念既明,那一幅不断变化的记忆影像,便有些许字句闪烁,多是以前能够看见,却不明白的字形,但也有小半刚见到的部分,还有一些,和“虚空”元素相关者重叠。此时心有定见,细观之,依稀间确实有相应的释义变化。

    这就是“神主”一项。

    不过,余慈在北荒时,就初涉神主之道,当时却没能发现端倪,应该还有点儿窍门,这个可以以后再考虑。

    话又说回来,那一位还是真是坚守本职啊,余慈哑然失笑间又想,那么“无量”有没有?

    ……

    很可惜,没有!

    记忆画面没有任何感应的迹象。想来也是,无量虚空神主怎么说也是元始魔主在此界的代言人之一,魔门内外,知道他、了解他、研究他的修士,代不乏人。在这个领域,比余慈强出一截的,说车载斗量,也不为过,如果这么容易就被猜出来,无量虚空神主闲得傻了才把这篇章放在大门口,为自己招灾惹祸。

    唔,这么一想,余慈倒是又猜出了一个可能。若以这种思路来做,一切便都有个前提:

    不信奉元始魔主,且与那一位没有任何干系!

    若不如此,魔门修士知道,就等于是元始魔主知道,毕竟在魔门的领域,元始魔主可谓万知万能,只要他愿意,就不会有任何死角。

    那么这一项,无疑就是“避魔”。

    记忆的图像当即又有反映,这次,几乎所有的字,都表露出相应的气机联系,显出这一条在无量虚空神主设定的关键位置。

    迄今为止,余慈已经总结出了三项,分别是避魔、虚空和神主。

    不说避魔这个关键和前提,其余两项占了章近八成的篇幅,至于剩下两成,则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了。

    余慈也不着急,单只是这三项的明确,已经让绝大部份篇章联成一片,以之为线索,完全可以对章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解读,他决定花一些时间,仔细研究,至于其他的,都可以放放。

    正想到这儿,他的念头忽地一僵。

    因为,他发现了一颗莫名出现,已经种入鬼厌脑宫的魔种。

    这颗魔种实在太过妖异,突然冒出来,直接就种入了脑宫深处,直抵神魂核心,若鬼厌真是个正常人,这一下说不定就要得手,可问题是,鬼厌只不过是具傀儡外壳,真正的核心,只是余慈分化出来的念头,不具备吸引魔种的条件。

    至于余慈的本体,则在鬼厌脑宫深处的道意玉蝉之,由三方元气形成的厚壳牢牢封固,内外隔绝,就是余慈,也只能通过承启天和天魔眷属的渠道,迂回联系,那颗魔种再怎么妖异,碰到这一屏障,也没办法,一头撞上,没成功,反却露了形迹。

    余慈怔了怔,森森寒意涌上心头,亦将心念洗个明透。这一刻,他只有一刻想法: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心念既生,记忆的华章忽地通篇震动,从头至尾,气机连贯而下,一气呵成。当头字义明晰,却是个总括标题:

    碧落通幽十二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