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灵光明透 脱困之法(中)

    慕容轻烟没有立刻回答,在轻柔的微笑,她略微侧脸,看向外面雾霾,阴雾下的万化舟,像是一座没有灯火的城池,身在其,不知其全貌。

    然而就在这幽深的“围城”,千百符阵浑然一体,亿万气机层叠,气象恢宏,窥一斑而知全豹,随心阁积累数万年的深厚底蕴,足以让绝大部分人有高山仰止之感。

    感受总是个人的,可是慕容轻烟就这么一个微妙的动作,范陵容便不自觉为其所引,也移转视线,看那深邃的阴雾,被那沉沉的压力所扰,心下颇有触动,前面的念头又翻起来:

    “乘此神舟,破万里浪,横制四海,岂不快哉?”

    这时,慕容轻烟柔声开口:“人心各不相同,我实不敢为鬼厌先生代为定论,但世间选择,总不外乎驻世之根,立身之本……范东主想来应与我有同感。”

    范陵容没有立刻回应,却是心神被牵动,有些恍神,昨日在楼船上,她不正是用类似的理由,力劝鬼厌入主龙心堂?可结果呢……恍惚片刻,她才撇去这些无意义的想法,感觉到慕容轻烟深层的意思。

    她眸光盯视:“慕容仙子是说,飞魂城乐意与魔君沟通,或者有所助力?”

    慕容轻烟没有正面回应,只一声叹息:“世事无常,今日之前,谁想到你我竟要商量这些?”

    稍顿,她看向那本被范陵容随手放在案几上的书卷:“这一部《冰川志》,是四劫之前,一代游仙沈梦得所著,共分四十卷,尽得北国风光。自北荒以北,拦海山以西,山、川、河、海,无不述及,兼有风土人情,宗门流派,偏又只有八千字而已,真可谓字字珠玑,不是将绵绣山河纳于心者,万不能有此佳作。”

    范陵容冷冷看她,没有回应。

    慕容轻烟继续道:“义父平生最喜此书,平日手不释卷,鬼厌先生亦是北人,却不知可曾读否?”

    “这个我却不知。”

    范陵容用不冷不热的语气回应,也是下意识地彰显她的独立性——她并不只是作为鬼厌的耳目口舌而存在的!

    虽是起了些情绪,但范陵容的思维不乱,她知道,这其定有深意。

    慕容轻烟的义父,便是飞魂城主幽灿,传说此人在上一次四九重劫时,强渡劫关,已成就地仙之身,偶尔现踪,都是神龙不见首尾,近年来都在闭关,巩固境界,城大事,都交由夏夫人处置;也有人说,幽灿渡劫失败,此时已成废人,被夏夫人篡了权去。

    一样的表相,不同的说法,只看人们爱信哪个。

    慕容轻烟突然提及此人,想来不是无因:莫不是说幽灿雄心壮志都在北方,对南国没有兴趣,默许鬼厌在南面发展?

    可这暗示也太过牵强。

    想着,她也不管慕容轻烟的视线,又拿起书卷,翻了几页。

    这本书,范陵容其实也读过的,看那熟悉的字句,当年的印象渐渐回归,到了她这种境界,过目不忘只是最基本的能力,将那八千字过一遍,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吧。

    如此回忆一遍,她心倒是微动。

    四劫时光,万载长河,沈梦得当初所记,与今日已大有不同,就是山川地貌,也多有变易,说“物是人非”都难,唯“沧海桑田”之形容,差相仿佛,但是总有一些不变的东西。

    他将书卷翻到某页,那里是一段描述魔门心法的字,谈及魔门三类基本心法:一是炼体之术,二是他化魔识,三就是魔主神通。

    其炼体之术举的例子,就是幽冥九藏秘术,这是书唯一提及此法门之处。

    书上说,魔门之法,“根于魔识,归于魔主”,相对而言,炼体之术在魔门诸法,是离根本大道最远的一支,要想获得至高成就,几无可能,多数走此路的魔门修士,都会在半途转修魔识法门,而幽冥九藏秘术,从炼体而转入魔识,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这一评断,确实是很有见地——不过,这是余慈从范陵容那里看到后,做出的评价。

    而范陵容本人,对幽冥九藏秘术及魔门诸法,可没有这种认知,她想的则是另一件事:若将幽冥九藏秘术与鬼厌本人对接,这不就是说鬼厌距离天魔根本大.法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而慕容轻烟,或者是她背后的飞魂城,能够帮助鬼厌越过这道难关?

    如果真能做到,说是“助力”绝不为过,也比较好地契合了前面的“追求”之语,想来鬼厌几无拒绝的可能。

    然而飞魂城属于巫门一脉,和魔门完全不搭界,这种话莫说是出自慕容轻烟之口,就是幽灿讲来,又有几人相信?

    余慈的看法仍和范陵容有些差别。

    他与范陵容心神相通,八千字纷流而过,《冰川志》对他来说,也如熟读一般。他便知道,幽冥九藏秘术的字眼,虽只在书出现一次,可实际上,与之相关的信息,是有两条才对。

    因为其有一个人名,使得鬼厌的记忆为之触动。

    那是四劫之前,一位有“沙魔君”称号的魔门宗师,其人将幽冥九藏秘术修炼到了巅峰,却生性怪癖,混化在北荒黑暴之,神出鬼没,专门伏杀过路修士。最终不知怎地犯到了陆沉手,任幽冥九藏秘术如何散聚由心,也被定元锤轰毙。

    对此事,沈梦得也提了一笔,当然,主要还是介绍周围地理环境,也就是那处位置,让余慈有些上心。

    沙魔君身死之地,是在原无拓城之东,与黑水河相接的地下暗河之西的一片区域,若别太过计较精确性的话,那里也正是陆沉与两大魔主交战之地,三方虚空交汇之所。

    啧……无论是道意玉蝉的外壳,还是这本《冰川志》,都不是仓促间拿出来的,这就是说,慕容轻烟早有准备?

    灵巫之能,奇妙如斯?

    余慈还注意到,慕容轻烟每一次抛出来的问题,都使得他和范陵容产生理解上的差异,但又不能说哪一项是错误的,也就是说,每一个问题都包含两层意思,又能与不同的听众进行几无障碍的交流。

    若慕容轻烟乃是刻意用这种方式说话,那她的心智着实惊人,对范陵容和鬼厌的了解,也到了一个极其深入的地步。

    感叹,余慈认真考虑女修的暗示,她指出那片区域的意图何在?

    好吧,道意玉蝉确实是从那里流出来的,但这件事,当慕容轻烟拿出那层皮壳的时候,就已经可以下定论了,没有要用这种试重新强调,那么,就是指传说与之相关的上清秘宝喽?要说飞魂城对其感兴趣,这理由倒也说得过去。

    嗯,要说黄泉秘府、碧落天阙,勉强也说得……通!

    半眯的眼睛倏然睁开,碧光如火,外透丈寻。

    余慈一下子从盘坐的姿态起身,因心绪激荡之故,忘了收力,脚下浮空花承受不住,在呻吟声燃起绿火,迅蔓延开来,照得一天皆碧。

    他也顾不得这些了,之前那一瞬间,昨日半途而废的记忆追溯,突然就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引得模糊的情景画面乍明乍暗,此刻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错过!

    当即舍去一切杂念,锁死了灵光的源头,刹那间,余慈像是坠入了彩光漩涡之,又像是被当空烈日强芒灼伤,明明是神意感知的状态,却有被“刺瞎”了的痛楚,相应的一切感知都变得混沌。

    余慈不惊反喜,因为这种感觉,正是契入不得了的记忆烙印,才会有的反应,更关键的是,他开始记得,自己在哪里经历过类似的场面。

    碧落天阙!

    这个念头轰然炸开,余慈眼前一暗,但事实上,那段记忆依然精光耀眼,只是比刚才要焚毁感知的“强芒”略微减弱了一些,已经达到了余慈能够勉强辨识的程度。

    在尖针利刃般的精光,余慈隐约“看”到了,幽蓝天空下,有一片华彩祥光,虽说在眼前的刺激下,不是那么分明,可在其间,又可见一座高逾百丈的巨大牌坊,九间十柱,通体碧透,而后主虚空,云烟如海,仙桥飞架,隐约可见宫阙飞檐,气象森森,令人见之凛然。

    不错,这就是碧落天阙!

    那一处由无量虚空神主创立,隐藏在北荒无数岁月,却一直无人能得其门而入的洞天秘府。

    然而如此胜景,也不过是作为背景出现罢。

    那缈若天宫的恢宏建筑之上,更准确地说,是在九间十柱的巨大牌坊上空,随着余慈心意投注,现出一片字,个个大如斗箕,八角垂芒,玄机妙化,交织成章,虚空映照下,便如天人手书,气象恢宏。

    **********

    不好意思再让大伙等了,今天回来实在太晚,只好先昧下一千字,另送九百字免费,明天还要去拍婚纱照,月底进围城……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