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随心诸姓 逾界灵巫(下)

    是他啊……

    结合着鬼厌记忆,余慈总算想起来,万俟无明是北地魔门之,九玄魔宗的一位强者,也是六欲天魔的层次,鬼厌在北地时,曾与之有过数面之缘,似乎还从此人手得了些好处。

    只是,这声招呼,又是什么意思?

    慕容轻烟微微笑着:“鬼厌先生在南国一举破关,直入长生,魔门人多有景仰,也多惊异。万俟上师便道,期待先生在圣典之真名,落在他那一支。”

    圣典?余慈捕捉到了这个名词儿,突然便是醒悟。

    只可惜,与那万俟无明没有半点儿关系。

    想那北荒之北,有无量地火魔宫,魔宫有一圣典,为元始魔宗圣物,但凡魔门弟子,都要在圣典上留下真名,至于其有什么深奥之处,非他所能领悟。

    听慕容轻烟提到圣典,余慈第一时间想到的,还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所谓的“圣典真名”。

    传说那圣典深邃无尽,奥妙无穷,对亿万魔门修士,都有反应,几无例外。根据余慈这半桶水的神主经验,圣典留名,大约就是魔门弟子与无始魔主之间的感应之类,某种意义上,也就是“真种”和“魔种”的关系。

    可如今,鬼厌的真种,已经被余慈分化出来的念头完全替代,就是进入真人境界,仰仗的也全是余慈的底牌,与元始魔宗几乎没了联系,这种情况下,圣典之上,怎么可能还会留下鬼厌的真名?

    便是以前留下的,也应该抹掉了才是。

    他检索鬼厌记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那魔门弟子已经叛了魔主,二便是已经死得干净。

    可从常理看,若是前者,鬼厌必将受魔主厌弃,就是一时不死,也要修为跌落,绝不可能一举迈入真人境界;若是后者,更不可能有近段时间,纵横南国,让论剑轩也头痛恶心的这种活跃。

    当然也会有人想起“夺舍”之事,不过这种粗暴的方法,比之神主法门,实在是天壤之别,单是排异反应以及法门差异造成的影响,已经能够抹消相关的可能性了。

    那么,那些对圣典保持着关注的魔门大佬们,又会是怎么一个想法呢?

    无论是余慈、鬼厌还是范陵容,都想不出其关键。

    思忖片刻,范陵容抬头,看了慕容轻烟一眼,放下茶杯,略一躬身,道:“还请慕容仙子明示。”

    她这种做法,就等于是承认了与鬼厌的关系,暴露了立场,但那又如何呢?

    余慈对龙心堂没有什么必得之心,让范陵容过来,也是因为她记忆出现了慕容轻烟这位熟人,还涉及到飞魂城,才让她来探一探虚实。

    坦白说,见面之后,余慈是很有些失望的。眼前这位美人儿,与他记忆,擎着水相鸟,温笑语的故人,差别实在太大,就是与南松子交战时的形象也不尽相同。

    或许是过往记忆总是不知觉地自我美化吧,这种落差导致他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不免有些失落,对这边的事情,最后一点儿兴趣也消失了。

    他的情绪直接影响到了范陵容。

    一个已经被置换出真种,完全被魔种控制的人,又有什么可失去的?

    这给了女修一点儿罕有的从容不迫之感。

    范陵容与鬼厌、与当年的灵犀散人都不同,虽然三者的意识不同程度被保留,但由三方元气重塑的鬼厌,只是一个复制品,更像是傀儡,只是作为分化念头的容器存在。

    灵犀散人有着自我意识,但却在深层意识里,受神意星芒的控制,等于是活在一个不由自主的幻梦。

    至于范陵容,除了“真种”,余慈再没有拿走她任何东西,也没有刻意地控制她,所以,这位龙心堂的女东主,非常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这种情况下,她心绪低落是自然的事,却能克尽“本份”,清楚明白地表明立场——那就是“鬼厌”的立场。

    “鬼厌”有兴趣,她就应该表现出兴趣,“鬼厌”不重视,她也没必要多费心力。

    做到这一切,她在“鬼厌”眼,就是有价值的,也许还有希望,去完成自己的追求,这是聪明人的选择。

    看着范陵容安寂无波的眼睛,慕容轻烟却是在微笑,重新持起书卷,无声翻了两页,递给她看。

    范陵容接书卷在手,视线一扫,便知这是一部普遍刊印的地理志,以墨香书卷的形式,满足一些不喜用玉简等快捷之法,而愿意慢慢读书的特殊人士的需求,所以此书字古奥典雅,甚是优美。不过,范陵容只看里面的一段话。

    那是一段介绍北国风土人情的字,却有一些语句,牵扯到魔门某段公案,是说十余劫前,一位已经站在魔门最顶峰的自在天魔,突然叛出门户,与原先的同门大战于.大海冰川之上,使北海为之鼎沸,最终陨落,留下遗迹云云。

    此后,章又发了几句议论,多是玄之又玄,可看在范陵容眼,却感觉到最深处的魔种跳了一跳。

    那是万里开外的“鬼厌”,有所触动。

    正牌鬼厌的记忆,像是春日融化的冰雪,艰涩开河,缓缓流淌。

    在魔门内部,从古到今,都存在着一个微妙的矛盾。

    魔门修士自迈入长生路开始,便是依靠元始魔主,才能获得超越同侪的力量,这就使他们的修行和成就,永远和元始魔主挂钩,而失支了魔主垂青的后果,当年柳观的狼狈模样,也足以为前车之鉴。

    但当其一些杰出之士,到了某个境界,往往又对这种“不由自主”的状态不满意,自觉或不自觉地,想找到一个摆脱的办法,像无量虚空神主,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但绝不是唯一。

    作为魔门修士,鬼厌对其情况,略有耳闻,但因为当时层次不够,又是只彻头彻尾的蠹虫,故所知不详。直到被慕容轻烟递来的书卷提了个醒儿,尘封的记忆,才显化出来。

    万俟无明,这是误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