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随心诸姓 逾界灵巫(中)

    舱女修正站在案几前,微笑看来。

    她身披素袍,手持一书卷,弯弯的眉眼,不见一丝锋芒,如和煦春风,又有一些端守礼节的距离,给人以书香气的印象,

    但范陵容深知,这不过是她现在希望人们看到的形象。

    早半年前,范陵容便与这位女修接触,可时至如今,看到她时,却总觉得那秀美绝伦的面容之上,似蒙着一层烟气,迷迷蒙蒙,辨识不清,便如她名字一般:

    慕容轻烟。

    白清慧见面就大发娇嗔:“轻烟姐姐,刚刚雷铜那厮无礼,你也不帮忙!”

    慕容轻烟放下书卷,先对范陵容颔首示意,然后才温和开口:“我如何帮忙?”

    “哼哼,姐姐你只要说一句,铜郎君好生无礼,若不将他惩治了,蜃楼份额,就没雷家的份儿了……荣老太爷和我家老祖宗,必定举双手赞成!”

    慕容轻烟为之失笑,那温婉的笑容,便像是一位长姐,对着调皮的妹妹:“然后,你我双方之议,便在雷祖一力反对下夭折了可对?”

    “哪有啊!”

    白清慧猛摇头:“没有轻烟姐姐你这位大巫,雷家凭什么去蜃楼抢地盘?到时候不说我家和荣家,就是其他几姓都能一人一口唾沫,淹了他们的祠堂!”

    蜃楼这一处洞天福地,乃是东海碧落天域之上,最引人向往的去处之一,海商会计划设立的海鸥墟,也要借此地的“人气”,但也只是“借用”而已,除了论剑轩、罗刹教、飞魂城、半山岛这四个宗门之外,再无势力能染指此处。

    而这其,论剑轩以其超级门阀的地位,占据了固定的半数份额——也就是每次进入蜃楼的人数。其余五成,则由其他三个宗门瓜分。

    剩下这五成,可不是死数了,每次蜃楼开启之前,罗刹教、飞魂城、半山岛都为此争得你死我活。

    这里面,罗刹教背靠罗刹鬼王这位神主大人,一贯强势;半山岛实力最弱,可有地利之便,也能维持一定的份额;至于飞魂城,有洗玉盟在后面做支撑,偶尔拿出几个名额,足够表现出强势地位,有时更要在罗刹教之上。

    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飞魂城竟然舍了洗玉盟内的盟友,交结“外援”,主动提出与随心阁合作,分出几个名额来。

    随心阁着实有些喜从天降的意思,蜃楼之份额,固然对经营没有太直接的帮助,但洞天秘府的吸引力,是任何人都难以抗拒的,而且相对于蜃楼份额,飞魂城提出的条件,多是一些贸易上的要求,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之事。

    这样虽然会短时间内让出许多利益,可对随心阁来说,财富是永远挣不完的,而蜃楼的份额,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而且,在海商会强势发力的现在,多一个强力盟友,总是好的。

    慕容轻烟是飞魂城夏夫人的义女,又是此界知名的灵巫。灵巫又称逾界使,可在各个虚空世界来去自如,就是蜃楼这种独立洞天,只要坐标明确,也挡不住她——在无人干扰的前提下。

    故而,慕容轻烟此番“受邀”而来,就是针对来年蜃楼之事,代表飞魂城,与随心阁达成共识,也帮助随心阁在此事上准确发力。

    另外……

    此间自有侍女上茶,然后悄然退出,范陵容刚持了一杯暖茶在手,那边白清慧与慕容轻烟说笑几句,忽地想起了什么,以拳击掌,发出“啪”声脆响:“对了,铜郎君心眼儿小,说不定又要使坏,不过呢,陵容姐姐你少安毋躁,且在这儿歇着,我先下手为强,找人对付他去。”

    说着便兴冲冲地掀帘出去。

    范陵容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更不会阻止。

    飞魂城与随心阁达成的协议,有贸易的内容,有针对海商会的内容,而比较独特的一点,是要在南国找一个“支点”,拓展飞魂城的发展区域。

    这是要在南国敲钉子的行为,以巫门和论剑轩素来的关系,飞魂城若堂而皇之地过来,下场可以想见。自然要寻找一个代理人,目前,作为飞魂城的特使,慕容轻烟选择的就是范陵容和她的龙心堂。

    至少白清慧是很明白这一点的,她离开画舫,其实是给二人留出交流的空间。

    而在今日之前,甚至就在几刻钟之前,范陵容当局者迷,还以为和慕容轻烟的协议是“私相授受”,对之小心翼翼,惟恐他人知晓,现在看来,不免可笑。

    舱只剩两人,一时间反倒安静下来,范陵容轻抿香茶,考虑接下来的说辞,如今形势大变,她的立场不同,自然要有调整。

    慕容轻烟却先开了口,她眸光清澈,落在范陵容洁白的额头上:“我昨日神游,遇北地九玄宗万俟上师,他托我向鬼厌先生问好。”

    范陵容低垂眼帘,似乎没有因为慕容轻烟的话,产生任何反应,但她手茶杯内,微波荡漾。

    万里开外,余慈讶然。

    这……露馅了?

    要知栽植魔种,固然极是隐秘,但在此风声鹤唳之时,只要肯下功夫,许多方法都能察验,当时论剑轩封锁远空城,主宰万人生死,便靠的是辨魔之术。

    可一旦真假置换,鸠占鹊巢,隐藏在神魂最深处,为七情六欲、情思执障遮蔽,便等于是病入膏肓,从外面反而更难查知。就像当年他以照神铜鉴的星芒,侵入灵犀散人神魂最深处,取其元神而代之,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那样的大神通之士,一时也没能揪他出来,论剑轩那种急就章的办法,就更是想都不用想。

    由此思忆当年上清宗由鼎盛之势,百多年就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与此天魔手段实有脱不开的干系。

    想要破解这一手段,除非由那些大神通之士,专门施以直指真性的法门,自然什么都瞒不过去,

    另外就是早发现:这强行以假换真的手段,极伤.精元魂魄,比那些最阴损的采补之法,也不稍逊。这勉可算是一条线索,若是心有定见,或能及早应付。

    照常理而言,慕容轻烟应该是发现范陵容精气亏损,由此抓到蛛丝马迹,但灵巫神通,秘不可测,就像是什么“昨日神游”之语,实是匪夷所思。

    九玄宗,万俟上师?

    他一时想不起是谁,可范陵容已轻声回应:“九玄魔宗,万俟无明?”

    *********

    有点儿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