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随心诸姓 逾界灵巫(上)

    随心阁的内部结构,是**型的南国商家模式,即不是一家独大,而是多姓共举。

    内里处于主导位置的三大姓,即雷、荣、白三家,占据最多的资产,每一家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故称为“主姓”,雷铜则是雷家新一代的抗鼎之人。

    稍微逊色一些的,又有沈、叶、谢、乔等姓,此外,还有在漫长岁月里,从面吞并、依附过来的吕、何、丘、符、涂山等大族。

    除了雷、荣、白三姓,自随心阁兴起之后,再无移易外,其余各姓都是沉浮不定,竞争激烈,就在此劫初,原为“主姓之下第一”的沈家,便是急破败下去,族人纷纷从重要位置上退离,被其余各家瓜分。

    范陵容对此“诸姓齐争”的格局,向来不看好,她觉得,随心阁能够屹立南国数劫而不倒,靠的绝不是诸姓竞争产生的动力,而是其核心层“令出一门”的权威和高效。

    随心阁看似激烈的竞争里,各姓之间,长年联姻,血脉混杂,内外难分,总能留几分情面;又有“主姓”始终在上镇压调解,使诸姓“争而不乱”;最关键是在主姓之上,还有一个“太老阁”,为各家耆老合议之所,其自有一套独特的议事机制,以及无可置疑的权威,“阁令”一下,诸家无不凛然遵行。

    至于拒不遵行的后果,岁月长河,已经湮没的三十余家外姓,可为前车之鉴。

    当然,耆老合议之制毕竟还是略显古板僵化,反应相对来说,比较缓慢,这就需要各个家族竞争的活力来补充。

    这样的随心阁,就成为了一个经营领域广阔到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虽然在每一行都未必是最拔尖的,但综合起来,互通有无,却有着可怕的影响力,且抗打击能力相当之强,几次低潮期,都能重新振作,至今仍是此界举足轻重的大商家之一。

    范陵容当然羡慕随心阁的堂皇大势,但也知道,古往今来,能有相近成就的类似商家,一个也无,随心阁本就是特例的特例,羡慕是羡慕不来的,况且,身处此间,古板沉重、上下掣肘的氛围,也非她所欲。

    便在这微妙的心理,前方阴影横过,却是一艘接引船,万化舟范围广阔,本来就是“腹藏千帆”,又有阵势盘绕,若无人指引,困死其,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船头上早有管事挥手送出一架云桥,同时笑吟吟地道:“范东主远来辛苦,请这边来,雷少东已设宴……”

    范陵容看他一眼,虽有云桥在前,却视若无睹。

    管事的笑脸便有些发僵,正要再说,旁侧欸乃一声,一艘富丽华美的画坊从暗雾间出来,切入接引船和范陵容之间,有人从舱出来,亮声道:

    “可是陵容姐姐,清慧在此。”

    接引船上的管事,见了此人,不由得一缩头,下面什么话都顾不得说了,范陵容依旧不言语,却是举步上了画舫。

    舱出来的清慧,却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肤色白晳,细眉杏眼,扑闪间甚是可爱,见范陵容登船,便靠过来,极亲近地挽着她的手:“陵容姐姐远来辛苦,快进去喝口茶,要说我们才等你很久了呢。”

    回头就对那管事喝道:“你给铜郎君讲,陵容姐姐由我接走了,让他别再打那些鬼主意!”

    管事呐呐不敢言,清慧乃“三主姓”白氏之女,貌似天真,却素以喜怒无常著称,若真违逆了她的意思,被当场打杀了,也没处诉冤去,可办不成事儿,雷铜那里,难道还能轻饶了他?

    正头大的时候,远方高阁之上,忽有一道深紫光芒透下,在雾气散射开来,形成一片光晕,洒在范陵容身上,连白清慧也给沾了一些。

    白清慧为之大怒,面向高阁喝道:“雷铜,你干什么!”

    这次没人说话,可高阁之上,又飞起两道光芒,却是直接有人下来:“好叫清慧姑娘得知,那边传来消息,范东主与鬼厌独处了快一个时辰,想那魔头手段阴狠,前些时日更是染化了万千生灵,化为他的天魔眷属,就怕留了什么手尾在此。雷少东便想着消除后患,也是为了范东主以后方便。”

    说话这个瘦长脸,吊死眉,面色发青,却是笑容可掬,另外还有一个美貌妇人,遍体绫罗,满头珠翠,极是娇艳,手却持一柄尺半乌鞘短剑,眸光只落在范陵容身上。

    瘦长脸是雷铜很得力的一个亲卫,名唤雷义,他向白清慧躬了躬身:“丘师妹所持诛魔剑,乃是论剑轩亲制,刺探魔识魔种,最简单不过,清慧姑娘应是知道的。”

    白清慧小脸板着,哼了一声:“你人刚刚已经放了‘紫华伏魔罩’,还不够吗……”

    雷义还未回应,旁边丘姓美妇微微一笑,竟是直接将短剑拔出,便听“锵锒”一声震鸣,剑气纵横,范陵容眉头皱起,看着剑气从颊侧掠过,扫下一缕青丝,却是动也未动一下。

    丘姓美妇眸光一转,看那青丝切口,以及剑刃处,随即收剑:“剑过无染,这便够了。”

    白清慧气得跳起来:“丘佩,别以为你做了雷铜的相好,在阁行事便能肆无忌惮!”

    美妇莞尔一笑:“清慧姑娘嘴下留情,奴可是有夫家的。”

    说着,她向范陵容略一欠身,身形飞纵,又上了远方高阁,不给白清慧进一步发作的机会。

    丘佩此女,是公认的面厚心黑之辈,可她又是依附大族丘氏之族女,身份特殊,就是白清慧这样主姓的身份,也不能随意处置。雷铜派她下来,自然就是窥准了这一点。

    白清慧狠狠跺脚,可这个空当儿,连雷义都跑掉了。她只好气呼呼地拉着范陵容往里走,嘴里还嘟哝着“绝不放过她”之类的话。

    看着眼前一幕,范陵容心冷笑,与白清慧先穿过舱口珠帘,在滚珠脆响,见了一直在内,却未发声的那位。

    她招呼道:“慕容仙子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