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魔种有别 野心无边(下)

    范陵容被鬼厌勾着下颔,头颈尽力仰起,鬼厌眸碧火,似能烧到她心底最深处,洞彻她一切秘密,可她却无法看清鬼厌哪怕最微小的一点儿心思。

    之前她已经做了试探,只说暗线,却不说暗线为何物,只看鬼厌反应,再照方抓药,加以应对。

    若鬼厌如传言一般,只愿在欲海沉浮,便以美色诱之,这是最简单的情况;

    若鬼厌除贪花好色之外,还贪心的话,则以利益相加,由龙心堂全力供奉,此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俗务蹉跎岁月,终究还需要她这等人来打理,所谓“太上之长”的虚高之位,就是专门为其而设的;

    但若鬼厌别有用心,她则要引鬼厌到那条线上去,由背后那个巨大的势力去伤脑筋,到于龙心堂的基业,不过是她的跳板,借此跳到那条“大船”上去。

    可在心意莫测的鬼厌面前,拿捏不住,一切都是枉然。

    鬼厌手有力量传导过来,转眼蔓延全身,便如她日日沐浴海麝香时的感觉,水滑香冷,似寒非寒,令肌肤为之栗然,且烟香薰人,几要醉入其。

    这一刻,她胸口发紧,呼吸都不由人,昏昏之,身子都要软化成泥。

    她心神恍惚片刻,忽地醒觉,却见自己不自觉前倾身子,几乎要伏在鬼厌膝头,倒似是忍耐不住,婉转求欢一般。此时鬼厌捏着她下颔的手指,倒变成了支撑,让她没有真正软倒。

    范陵容不是青涩的雏儿,对自家身体变化,很是清楚,她不免就奇怪,这鬼厌,难道真是一头扎进欲海,不愿冒头的那种?美色当前,却如俎上鱼肉,随时都能吃到嘴里,相比之下,那掌握住龙心堂命脉,供养修行的大利之事,才应该是最紧要之事才对!

    可若如此,倒是大善;且若如此,她……

    平日里所经历的一些深闺秘事如流云细雨,漫然而过,恰在此时,鬼厌那从没有移过位置的手指上,放出了如电流般的冲击力量。她朱唇半张,“啊”地一声叫起来,脸上透出红彩,如日落云霞,层层交叠,灼灼如火。

    鬼厌哈哈一笑,突然收了手,她也就支撑不住,软伏在鬼厌膝头,低低喘息,最顶尖织女巧匠所制的十六幅水云裙间,已然悄然浸湿了小片。

    范陵容轻喘不止,同时头上发髻微沉,那是鬼厌伸手轻抚之故,随其动作,发髻间玉簪、步摇等饰物纷纷掉落,青丝如瀑,滑下肩头,有些拂在脸上,与鬼厌膝、胯间的阴影混在一起,女子俏脸便藏在此间,火烧般的感觉未褪,但这其,却有一点儿意识,始终未曾泯灭:

    “这鬼厌真是个祸害人的魔王!只是他这般急色,要谈及正事,还不知要多久。外间那些人也不是傻子呆瓜,有两三个想出阴招的,怕是坏我大计,还要想个法子,引鬼厌加以限制才好……”

    殊不知,她计较之时,鬼厌脑宫,余慈也下了最终的论断:

    真的是精进魔种。

    按照余慈所接触的魔宗法门讲述,根据魔功修为,以及栽种对象的不同,魔种可分为四类,即六欲、精进、超拔及自在。

    其六欲魔种是凡夫俗子都能结成的,起于七情六欲之本能,便如浊水,一定阶段还可浇灌修为,但到了鬼厌这个层次,嫌脏都来不及。

    精进魔种要进一步,乃是种魔对象以大恒心、大毅力,克服六欲本能,荡涤污浊而成,便如清泉甘霖,滋心养神,只不过还受到情思、恩怨、野心等执念所困,“水”便是“水”,锢于此性,未能质变,像是无羽,便属此类。

    而此刻软伏在他膝头的范陵容,亦是如此。在特殊法门观照下,此女六欲沸腾,浊流翻滚,主宰肉身,已是不克自制,然而在浊流之上,却凝有一层晶莹冰雪,使灵智不失,思虑他事,正是身在此,而意在彼。

    此时种下魔种,所供之力,比“浊水”可强出太多。

    六欲、精进两类魔种,还是凡俗所成,超拔魔种则不同。

    其根源于超拔之心力,其质性已经是超出“水”的本身,如出水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无论是七情六欲等低端本能,还是情义恩怨等高端执念,与它都不是一个层次,自然也就无法沾染于它。

    如此才可谓是“先天之性”,也即当年叶途所言“同心圆”,最核心先天元神的一点精华,是修士超凡入圣的“真种子”。若能在此类人身上种下魔种,抽取力量,才是真正的大补灵药,当有全面突破之望。

    只是这类魔种,得之甚难,就是种在寻常长生真人身上,也难收获。

    概因“真种”常掩于尘迷之。七情六欲、情思执念,贯穿于修行之全过程,纵有什么勘破七情关之说,但那也是瞬间福至心灵,“真种”发芽,直指长生。待长生之后,尘俗相扰,天心相斥,七情复来,六欲滋生,执念又起,也是常有的事,那也正给了内外魔头机会,亦即魔劫起源之一。

    之前的黑蛟真人,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若非他自己不争气,被恐惧所迷,那“乱欲精”的手段再厉害,又怎么可能让余慈轻易栽下魔种,最终一举成擒?

    至于最高层次的自在魔种,无需多言,也言之不明,对天魔一脉来说,那是真正的九转金丹,得之立成他化自在天子魔王,永劫难坏,如今余慈完全不做考虑。

    如今这范陵容,在心盘算计较,要借鬼厌之力,却不成想,她越是清醒,给鬼厌提供的“清泉甘露”越多。在余慈的特殊观照下,其心“冰雪”之上,已凝成一颗外形若珍珠,色泽光润,几乎透明的精进魔种。

    余慈心神加于其上,范陵容一切心思、情绪,都难逃捕捉,便是那什么“暗线”,也给翻了出来,其结果倒挺有意思。他现在只需要做一个选择:

    这精进魔种,是留着呢?还是一口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