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魔种有别 野心无边(中)

    世上有一种人,**异于常人,或不能人道,或兴致寥寥,非要看着别人欢好,才有快感,简而言之,就是变态。

    不说这种人如何,余慈是变态吗?当然不是,至少在这个方面肯定不是。

    既然如此,实质上只能做旁观者的余慈,也没兴致让鬼厌和范陵容的这出戏码发展下去,不管后者是不是美人儿,乐不乐意,都是如此。做出如此姿态,有顺着鬼厌性子来的缘故,但更重要的还是准备使出六欲天魔的手段,借机刺探隐秘,遮掩身份两不误。

    在此之前,鬼厌倒是将目光从门口收回,刚刚出去的一批人,天海宗卢乾的目光有些古怪,这样,从段湘处得来的一个消息,倒是九成当真。

    鬼厌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熟了,仅凭本能,就能拿出许多花样儿来。将范陵容搁在案上,他顺手一勾,便撩开女修华服领口,露出些许雪腻肌肤。由于区域有限,还不见丘壑,却有如麝冷香,扑鼻而来。

    “啧,好香!”

    鬼厌这话,倒是比常用的语境正经些。这一缕香,非是香料,又不似天然体香,当是常以此香沐浴,浸入肌理之故。余慈则是由此想到无名香经上一段记载,心念一动,鬼厌便将指头按在那片雪肌之上,轻揉慢拢:

    “我听说,范东主与郭少主伉俪情深……”

    话说半截,范陵容一直空茫无依的眼睛似是被什么刺痛了,眼帘闭合,眼角却已有水光。

    这就是余慈从段湘那里得来的消息,也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吧,范陵容这位龙心堂的东主,其实也就是天海宗少主郭湛的元配正妻。龙心堂与天海宗正是利用这一门姻亲,联手主持南海东北大片生意,原是做得风生水起,却因海商会强势介入,遭受重创。

    刚刚拜倒在鬼厌脚下的卢乾,乃是天海宗内,地位仅在宗主郭紫阳之下的“大真殿”殿主,范陵容还要叫他一声“二叔”,可这一层关系,如今看来,也不甚牢靠。

    “哎呀呀,何至于此!”鬼厌大笑,那正作恶的手上移,捏着范陵容尖巧下颔,“果然是水做的女子……随势化形,能屈能伸。”

    前面几句话,声震屋宇,内外皆闻,可后面八字,却细若游丝,既而俯下身子,二人鼻尖几要相触,这般低笑道:“你若真与他琴瑟和谐,何必常年用海麝香洗浴,固然冷香袭人,情致别生,却是绝了孕事,还要对你那相公造成伤损?”

    范陵容刚刚闭上的美眸倏然睁开,长长的睫毛甚至轻触鬼厌的侧脸,便在这吐息可闻的距离上,这位龙心阁的东主撇去一切可怜模样,正色道:

    “魔君明鉴万里,陵容不敢相欺,但请起身相告。”

    “那就起来吧。”

    鬼厌当真是好说话,不但允了,还很是体贴地为她掩上领口,遮去春光。

    范陵容垂下眼帘,缓缓撑起半边身子。她虽是处在尴尬的境地,可举手投足间,依旧优雅好看,便如春睡方起的贵妇人,自有风情万种。

    可在她心底,却不像举止表现得那么从容。

    主宰她生死的鬼厌,此时眼碧火闪烁,却是稳坐不动,他越是如此,范陵容心头越是没有着落,她只觉得,当前鬼厌与传说形似而神非,缥缈不可测,之前思量的种种应对之法,都有些偏离了。

    按住心不安,她稍整衣裳,正容拜下,跪地后言道:“秘不传六耳,请魔君屏退左右。”

    鬼厌闻言,目光移到一侧美婢脸上。

    王、胡等人退出之后,厅仍留有美婢服侍,鬼厌身边一个,厅还有三人。这些美婢,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甚知进退,也都聪颖。如此语境之下,范陵容所说的“屏退”,可绝不是什么好词儿。

    那与“灭口”也没什么差别了。

    尤其当鬼厌视线抵至,幽火森森,一侧婢女不自觉双膝发软,软倒在地上,想叩头求饶,却见鬼厌似笑非笑,不知何意。

    她一个迷惑,莫名就是神智骤昏,迷迷糊糊就站起身子,从愕然的范陵容身畔走过,然后,露天厅堂,便响起衣衫摩擦并靡靡之音。

    范陵容终于忍不住回头,只见刚刚受了鬼厌手段的美婢,正与厅一个站得稍远的同伴贴在一起,两人都是红潮上脸,衣衫半解,雪肌并作一起,摩挲不休,此外另两个美婢也慢慢上前去,不一刻便挤做一团,轻喘低吟,不可名状。

    这对天下男子都是火油一般的的场景,看在范陵容眼,却有阴寒之气直贯入脑,更真切地了解到,眼前魔君之神鬼莫测。

    她不敢再看,回过脸来,再次深深拜下:“陵容斗胆,请魔君屈就龙心堂太上之长。”

    不等鬼厌再发话,范陵容便又续道:“世人皆知,南国之乱,在所难免。坊间传言,东华宫曾购置破迷丹精,为东华真君转生做准备,哪知被半途出事,破迷丹精被抢走,也泄了事机。便在今日稍早传出消息,前段时间死在东华山下的分影真人,乃是剑仙李伯才的表亲,论剑轩发难只在早晚;更有传言魔门大举南下,要趁火打劫……南国之乱,乱在当下,然而惟有乱象横生,方是举大业之时!”

    女修重重叩下头去:“龙心堂已伤元气,在当下南国,本没有一拼之力,但如今却是搭上一条暗线,此时若再有魔君入主,本堂定然会提升一个层次,在其间地位亦有不同。若能借势借力,陵容有九成把握,可使魔君在南国打下一份基业,称雄一方……”

    她话到此处,却是滞住,因为鬼厌再次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颔,强迫她抬起头来。

    四目对视,范陵容固然看到鬼厌眼幽幽碧光,对面又何尝没看到,女子眼底,那一片充斥着野心的连绵火海?

    只是,最核心处的余慈,所思所想,与范陵容勾画的前景全然无干,他在想:

    这女人,起码能充做一个精进魔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