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海商奇人 南国暗战(下)

    鬼厌此话一出,底下这些人又是伏低颈项,齐道“不敢”。

    稍后,最前面那位范陵容,又柔声分辨:“敢教魔君得知,我等与段湘接触,实是贪其简便。此人放言,与魔君多有合作,交情深厚,此事又为魔君所喜,故不需费什么力气。我等将信将疑,却因当前紧拘的形势,也希望少一些投入,姑且信之,却因此冒犯了魔君虎威,此为眼界狭隘之过也,万望魔君宽恕。”

    鬼厌哦了一声,没有显出太生气的样子,也没有说宽恕之语,只道:“段湘做事,一向是这般,并不可怪。可你们这些人物,也和他搅和在一起,按那种章程做事,嘿嘿,也无怪乎被海商会打个七零八落……”

    其实何止如此?

    南国商家,虽说不一定非要行善积德,背地里也能男盗女娼,可怎么也要遮掩一些。若今日此时的场面被传出,这些什么斋啊、铺啊、堂啊,其声誉统统都要打落谷底,再起不能。

    别的不说,就是论剑轩一方,就足够将他们灭去百八十回!

    他殊不客气,却是言要害,座下众商家,都有讪讪之色。

    余慈任鬼厌戏弄这些人物,自己则在考虑,那华夫人在海商会这些年,运筹帷幄,使海商会一统南海,攻占东海大部,几乎占据南方沿海七成以上的份额,在法器、海矿、药资源交易上,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像龙心斋、古药铺、一段香堂这些商家,根子都在东海、南海,却又没有随心阁、三希堂这样的底蕴,自然是第一批被压制、被吞并的对象,若说恐惧海商会势大,联手抵挡、使绊子,也还说得过去,可这两年,华夫人已经渐渐淡出,他们却要联起手来,去坏华夫人名节,这个……着实匪夷所思!

    受了他的指示,鬼厌便道:“华夫人……我听说,是位奇女子,颜色殊丽,颇是可观,道爷倒也挺有兴趣,不过海商会大势已成,莫说我不愿去招惹,就是招惹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稍顿,他声音冷了下去:“给道爷细细说清了,不得有丝毫隐瞒。”

    前面范陵容正要开口,却听案上当地一声,颇有古意的青铜酒爵与几案相撞,晃几晃,里面盛满的美酒洒出大半,弄出这场面的鬼厌嘿了一声:

    “酒呢?”

    这明摆着是要找麻烦,旁边亦有美婢执壶,可真要如此,十有**,要落个不识抬举的下场。

    这些个商家东主,无不是挑眉通眼的机敏之人,在下方偷眼对视,最后目光便在最前方背影上相交,很快又都垂下。

    前方,范陵容脸容低垂,谁都看不清她是怎么个表情,但接下来,她不发一言,缓缓起身,莲步轻移,到鬼厌桌案边,一旁正手足无措的美婢,也是迷迷糊糊,便将手酒壶递过去。

    范陵容素手执壶,跪坐鬼厌席旁,将酒爵斟满。

    鬼厌只看她,不说话。这位龙心斋的女东家,并非是那种灼人眼珠的绝色,然而容颜精致,通体上下,举手投足,都难见瑕疵。此类美色,令人觉美而不知美在何处,若将她与众多佳丽摆在一起,便可能泯然众人,唯有细细观察品味,才能见出妙处。

    如今,鬼厌便发现,此女肌体纯净,如玉晕彩,可见霞光,所谓“冰肌玉骨”,不外如是。但更有趣的是,此时她倒不像最初时那般伏低做小,眸光清澈,目不斜视,只是专注于酒具,视鬼厌如无物。

    真是个有情趣的!

    她越是如此,越能逗起鬼厌的兴致,换了以前,他可能立马就擒了过来,不管底下十多双眼睛,剑及屦及,先爽过再说。可如今,他终究是受了限制,只是在女修细滑的手背上轻轻一拍,拿过酒爵,一饮而尽,随即大笑:

    “这才有滋有味儿……嗯?你们怎么都哑巴了?”

    遭他斥责,众商家东主倒有暗吁一口长气的,自从鬼厌到了船上,固然魔威滔天,不可一世,但与传说的模样,还有一点儿差距,直至此刻,才对得上号,这倒好办了。

    至于正执壶斟酒的范陵容如何,龙心斋如何,其后面的那位又如何,此时此刻,关他们屁事?

    范陵容神色不变,继续为鬼厌斟酒。

    后面又有人叩头说话,却是一段香堂的胡四海,他声线粗厚,如今却是惨淡发颤,论镇定,远比不过范陵容,但两相结合,倒是更显真诚:

    “魔君明鉴,那海商会在海上虽是横行霸道,但我们这些小商家,联起手来,惨淡经营,勉力还支撑得住。可近日那边变本加厉,要在东海上,设海鸥墟,彻底毁去我等立身之本,华夫人便是主持,若不断去这条线,我们这十几个商家,百万人口生计,怕都要给填了海,苦思不得,方出此下策,万望魔君……”

    不等他客气说完,鬼厌伸手按着范陵容素手,使她暂住,这一下大约是时间长了些,女子虽还算沉静,双颊却也微晕血色。

    鬼厌却不管这个,只奇道:“海鸥墟?”

    他问的是海鸥墟,脑宫深处,余慈的念头同时还在思虑另一件事:“鬼厌辱范陵容,其余人等却如释重负,这种联手,不要也罢。一则治,异则乱,乱则机事不密,‘机事不密则害成’,自古皆然……嘿,这些人也想对付华夫人,对抗海商会,岂不可笑?”

    然而,事情还要再深想一层:他知道此事难成,这些在商海沉浮多年的人精们,又怎会不知道?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去做一件没有任何成功可能的蠢事,既然不是蠢到了家,那么定然是别有因由。

    从段湘处得来的记忆,也证明了此事——这些商家背后,另有黑手。

    而且是一个能够和海商会产生极大利益冲突,且又具备一定实力的势力。段湘就想到了几个可能,都是南国有名的大商家:随心阁、三希堂、大通行……

    诸如此类。

    余慈一时也判断不出,只听那些商家,除了范陵容再不发一言外,由胡四海为主,其他人补充,将海鸥墟之事细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