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海商奇人 南国暗战(中)

    段湘死得活该,他就是没醒悟,一个牙人,在扛不起两边重量,又暴露了沟通渠道后,会是个什么后果。

    如今他身躯毁掉,神魂还在,在鬼厌的天魔手段之下,彻底崩溃前,已经吐露出了足够多的消息。这里面有以前渠道的隐秘,涉及许多道貌岸然,实则男盗女娼的人物,一股脑儿地倾倒出去,真能让修行界掀起轩然大波。

    不过余慈还是更在意眼前之事。

    对此事,段湘提供的消息其实也不是太多,对方也对他隐瞒着消息,只拿出几个人,有意引偏他的视线,也就是那几个在碧落天域旁观的家伙。

    段湘并不深究,在某种意义上,他还是谨守干脏活儿的行规,不该打听的事就不去打听。

    余慈对这点儿信息很不满意,他不关心什么花夫人、草夫人,却知道那一位,和无羽有密切的合作关系,上清一脉在南国的存续,很大程度上,也要依靠此人。就算是看在朱老先生的份儿上,也应该关注一下。

    除了无羽等人可能受到的影响之外,一个有意拿“鬼厌”当挡箭牌的势力,多多少少也是个威胁,这不以鬼厌参与与否而转移。

    飞起数里,后方,那头载着段湘赶至,脸面似枭似人的怪鸟又追了上来,肉翅扇起风雷之音,声势不小。

    鬼厌觉得聒噪,正要下手,怪鸟口却传出人声:“魔君且住,我等有下情容禀!”

    此非怪鸟能发人言,而是那些人借助某种方式传声。

    一般而言,至少要到大劫法宗师的层次,才可称“君”,这基本上可以算是最顶级的称呼,光有修为不够,还要有某种独步天下,让人服气的成就,如辛乙号辛天君,陆沉号东华真君等。

    魔门如今能称“君”者,大约就是十指之数。对鬼厌这新晋六欲天魔称呼“魔君”,明显是“过誉”了。

    但听这语句都带了颤音,鬼厌便哈哈一笑:“藏头露尾之辈,还敢多话,讨打!”

    那怪鸟陡发尖啸,却是被一团碧火罩住,变成火鸟,一头栽下,与之同时,鬼厌跨步,倏化幽光,再现时,已经在碧落天域之上。

    他不是头一次来到南国的碧落天域,可总能感觉到,这里和北荒那边,种种不同之处。北荒那里是修行界最削薄的碧落天域之一,时刻都有域外天魔的侵袭之危,整体来说,缺乏生机,有如荒漠。

    可南国这里,一路上来,已经见了七八种品相更异的飞鸟奇兽,还看见一朵非常有名的浮空花,形似云朵,其面积广及数里,向上的一面,有金环连缀,汲取阳光,以为养份。

    此花的花蜜名曰“真阳露”,精炼后价比万金,便是天然花蜜,也吸引了不少飞鸟奇兽在上面驻足,点缀碧空,生机勃勃,完全就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圈子。

    南空碧落多奇物,这也是其得天独厚的特点之一。

    余慈的目标就悬浮在浮空花的背面,那是一艘长有五十尺的飞艇,看上去倒也低调,像是南国常用的载客艇子,只是里面人物,身份不同。却又一个个心神纷乱,惶惧不安,这种状态下,若余慈真要取他们性命,当真是动念便可办到。

    这些人总算也有点儿自知之明,也没有驱船逃离,反而是开动机关,便见舱板横出,舷窗旁移,艇盖掀起,在隆隆声,一艘平平无奇的飞艇,倏地气象大变,变成一座两层楼船,显出几分精致巧思。

    便在楼船上层,已经排出一场宴席,虽说多是鲜果茶点,案几摆放也有一些凌乱,可是能在仓促之间,做到这种程度,这些人也算有些心计本领。

    楼船上空,鬼厌现出形体,尚未说话,那些立在案桌边上,一个个难掩紧张表情的人们,便齐刷刷跪了下去,拜礼道:

    “罪民等见过魔君。”

    这场面倒也好玩儿,余慈也觉得有意思,鬼厌的自然反应则是冷冷一嗤,径自落下,在唯一的主位上坐了,看那些人保持着跪拜的姿势,转过身来,依然叩头称罪。

    这里面,修为低的也是还丹境界,还有两个步虚强者,数日前与他碰面,都有一战之力,若是联手齐上,他说不定还要逃命。可如今,这些人却是伏低做小,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鬼厌又如何不知其道理?

    眼碧焰流转,他又是一声笑,拿过案上一个水果,在手把玩:“你们自称罪民,罪在何处?”

    下面这些人略一迟疑,便有人打头,再叩首道:“是不诚不敬之罪!我等失势无根之人,眼界狭小,胆气微弱,自作聪明,有犯魔君虎威,罪莫大焉。惟望魔君雅量宽宏,暂恕我等罪业。”

    鬼厌唔了一声,当头这人,竟是一个女子,其跪伏地上,见不得面容,然而她华服锦履,梳低髻,绾玉簪,耳缀双珠,上下几样佩饰,简单而精致,又是莺声沥沥,婉转悦耳,俯身叩头之际,露出一段雪颈,肌理细腻,令人赏心悦目。

    而且,她也是两个步虚强者的一位。

    鬼厌的眼神便在上面打了个转,才道:“你是谁?”

    “罪女范陵容,忝为南海龙心斋掌柜。”

    能在这儿挑头的,自然不会是一个商铺的坐堂掌柜,事实上,余慈已经从段湘的记忆残余,知道此人的身份。

    他嘿然一笑:“哦,是范东家……”

    有范陵容做先例,后面这些人也就依报出自家名号:

    “罪民南海古药铺王宏昌。”

    “罪民东海一段香堂胡四海。”

    “罪民天海宗卢乾。”

    看他们依次报出名号根底,与段湘记忆的相对照,确实没有错谬。

    跪拜的十几号人,都是东海、南海小有名气的商行商家,虽比不过海商会、随心阁这些庞然大物,但一个个也都应该是身家矩万,在各自一亩三分地上,跺跺脚也要发一波海啸的人物,如今却齐集于这艘飞艇之上,藏头露尾,算计海商会的顶梁柱,还被抓了现行,当真荒谬可怪。

    鬼厌脸上笑容不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见得诸位大东家,不用说也是商量生意了。可惜不是要与我做生意,而是要把我当生意做……”

    *********

    已经是2013年了啊,去年节操掉了满地,今年说什么也要捡起来一些,我们循序渐进,就先从定时定量开始吧。本周任务,定时更新,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