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海商奇人 南国暗战(上)

    鬼厌抬头,一只灰鹤从天外云气之飞下,尖喙如血,十分醒目,但他知道,灰鹤并非活物,而是某种传讯之灵,他以前见过的。

    正想着,那灰鹤已经张口,吐出人言:“老厌,数日不见,你可威风大了!”

    段湘!那个专门做见不得光的黑活儿,又和鬼厌有些“交情”的家伙。

    虽说目前随着余慈分化念头的精进,鬼厌本来的意识越来越没用了,不过那种恶感还是实实在在的,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把那个时时刻刻都以“老友”自居,又时时刻刻都没安好心的东西捏碎掉。

    灰鹤在眼前,鬼厌却做出一个扭头的动作:段湘没有先知先觉的本事,所以他肯定就在附近,说不定还看到他如何整治黑蛟真人的。

    果不其然,灰鹤随即就报出一个方位,邀请他过去,随即平空化烟,消失无踪。

    这厮是要寻死吗?

    换一个时间,余慈也好,鬼厌也好,肯定会“如他所愿”,不过,最近他在黑蛟真人和无羽这边,已耽搁了许久,某个“第一信徒”还等着他去救呢。所以,余慈根本不愿手搭理,冷笑一声,径自离开,当然,肯定不是去灰鹤报出的方位。

    飞行,余慈仔细考虑李闪的问题。

    他之前不理会,也是觉得论剑轩未必会为难那么一个不入流的小辈,却没想到间把事情闹大了,李闪二人,特别是那个孙婕,已被论剑轩视为了解鬼厌的最佳渠道之一,指望着从那边找到蛛丝马迹,愈发不肯轻易放人。

    即便他们想死也不容易,可余慈要救的话,难度还挺大的。

    一边想一边飞,方向则是依据他对李闪的感应。如此飞了没半刻钟,又一只灰鹤掠下,张嘴便叫:“哎呀呀,老厌你哪里去?稍等……”

    没听说完,鬼厌一巴掌将灰鹤拍散,继续前行,然而这次只清净了十余息时间,又一只灰鹤到他眼前:“万请留步!这里真有事情计议,我马上过去……”

    不等鬼厌动手,灰鹤自己便散掉。

    余慈开始有点儿佩服了,那厮是个聪明人,想必能看出鬼厌的真实心思和杀意,但还死皮赖脸地凑过来,着实有些胆色。

    他终于让鬼厌停下,准备看看那厮究竟是什么意图。

    不一会,段湘瘦小若童子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眼前。

    那厮是坐着一个古怪的肉翅飞鸟过来,飞鸟翼展长达两丈,双翅有电光缭绕,一扇就是数千尺,飞动有风雷之声,脸面似枭,但猛一看,还有点儿人脸轮廓。

    如此神骏的脚力,着实不凡,段湘俊秀的脸上却是一副赶多了路,口吐白沫的样子,临到前来,还喘着大气,劈头便道:“如今老厌你身价大有不同,那边也不会亏待了你,还能接引你到圈子里来,何乐而不为?”

    鬼厌不急着答他,而是往天空高处某个方位看了一眼。

    大约在二百里外,有人在,而且不少。观其高度,已经到了南国的碧落天域,对方将气息藏匿得很好,却没有掩饰心神的波动,对一位已经能够轻松构造魔国的六欲天魔来说,这几乎等于是在耳边摇铃。

    不说鬼厌再说,段湘便适时露出又惊又佩的表情,末了又叹息:“我现在也是为人做事,身不由己啊。不像你,破关渡劫,从此长生久视,非是我辈人……连旗剑天罗都困你不住,天下还有人能奈何得了你吗?”

    很快他又振奋精神,笑道:“不过,老厌你的兴趣还没‘超脱’吧?这边的主儿可是大户,生意也是优差,对别人来说,还怕有什么过河拆桥的祸事,你总不会再担心这个吧?”

    他这里又捧又拍,引得鬼厌瞅他一眼:“你消息倒也灵通。”

    段湘笑得眯起眼睛:“朋友多,耳目朵,自然渠道多,生意多。生财小道,见笑见笑!”

    他童稚少年的脸面,当真与那表情不搭,鬼厌倒是早见惯了这个,而且段湘看似随意,其实万分小心的心态,他也了若指掌。

    与那日相比,段湘明显紧张了许多,这让他语句更夸饰,姿态更夸张,掌握的分寸则更保守,

    果然,如今确确实实不同了。

    位居央的分化念头,对此还没什么,鬼厌自我意识却是自然显现出某种志得意满的情绪,显化在外,就是微笑,初时还略显矜持,待到后来,发现没必要这么小气,干脆就长笑出声:

    “既然如此,你哪这么多废话!”

    段湘叫了一声好:“老厌你果然豪迈,如此,我也不矫情了,我今日代人相邀,请你这位新晋真人,帮着做一件事……毁一个人!”

    是要毁掉哪个女修的名节吧。

    鬼厌半点儿惊奇都欠奉,事实上,他从段湘这儿接的事项,历来都是如此,有的是亲自动手,有的则是代人受过。反正就是在罄竹难书的罪孽,再添一笔罢了。

    “谁啊?”

    这一刻,段湘声音压得细若游丝,直接透入他耳:“华夫人。”

    “……哪个华夫人?”

    段湘嘿嘿地笑:“老厌你但凡到一地,总要排一下神仙册,做一回名花谱,南国多佳丽,可有这般称呼的,如何不知是哪位……啊呀!”

    突兀地一声惨叫,又被截去。段湘的头脸被鬼厌五指紧箍,四肢乱舞,但鬼厌身高臂长,直臂揪着段湘头颅,又使了手段,段湘根本沾不到他半点儿。脸上皮肉骨头则是咯吱作响,脑壳内高压,更是能煮熟脑浆,一时间五官七窍都沁出血来,大好头颅眼见就要被捏爆掉。

    鬼厌狞笑:“老子看你不顺眼好久了,只见你偶尔能扯些闲篇儿,弄点儿生意,才忍到今日。可你倒好,见一个论剑轩不够,还让我去惹海商会……”

    段湘眼尽是恐惧。他向以遁术知名,自觉面对任何情况,都能逃出生天,却不想在如今的鬼厌面前,一个回合都走不过去,甚至连逃命的念头都没生出来,便给擒拿。

    他唔唔地叫,还想找一个发挥他三寸不烂之舌的机会,可是鬼厌终于吝啬了一回。

    一声闷响,段湘脑袋炸开,污血飞溅。

    鬼厌随手甩掉残躯,随即一声长笑,反冲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