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神魔法力 玄武帝君(四)

    天地间再次明暗转换,鬼厌的身形凝立虚空,久久不动。

    自成就真人以来,他头上便再未结髻,如今长发披散,在未散尽的风雪翻卷,而眸光幽碧,似森然鬼火,迸射焰光,恍如魔神。

    大河两岸,本是附近宗门人烟稠密的所在,可如今却是人人闭门不出,只留下岸边那些倒霉蛋,保持着各自的姿势,继续充做冰雕,最后活不活得下来,还在两可之间。

    作为六欲天魔,方圆数百里生灵情绪,都可大致感应,如今附近那戒惧战栗的情绪,便像脚下这滔滔河水,一浪压过一浪;更像是极地之冰窟,越发深暗,越发寒彻刺骨。

    目力可及的远方,有数层烟气聚拢,那是本地宗门放出了防御禁法。观其气象,也不过平平,至少肯定挡住了具备天魔变化的鬼厌。若他有意,随时都能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余慈可没有心情搭理他们,他以虚空藏法门统合形藏、神藏六变,生就虚空神通,吞掉了黑蛟真人,也不是说就灭得彻底,如今,黑蛟真人可算是在他肚子里,在“吞海瓶”炼化。

    以内视之法观之,黑蛟真人仍是蛟身,在一团幽碧光雾翻滚嘶叫。

    受轮火时刻炙烧炼化不说,又被冥合雾包裹渗透,肉身自内而外,寸寸崩裂;其亦有五伤气之五阴五毒五伤之力,时刻损经毁脉,消蚀元气;至于最阴毒的化神光,专损神魂,使得黑蛟真人意志削薄,浑浑沌沌,已是全无反抗之力。

    这个时候,已经种下的魔种,将愈发浑厚的精元血气输送过来,但给余慈的感觉,还不如之前黑蛟真人恐惧疯狂之时。

    那时候,魔种以恐惧为抓手,直接抽取他元神法力,质量比无羽的“精进魔种”还要高出一个层次,达到“超拔魔种”的水准,纳入之时,余慈那一颗分化念头,就像是吞了仙丹,晶莹剔透不说,还“雕”出了边角形状。

    如今那一颗分化念头,几若天书字,似蕴有无边妙诣,一念起,便见射光如电,八角垂芒;一念灭,又觉幽缈惚恍,若存若亡。

    至此,余慈自然就知道,他定是法力精进,在真人层次间又跨出一步,只是他也不知道真人境界如何分划,也就迷迷糊糊,任它去了。

    可好景不长,黑蛟真人一旦昏聩癫狂,魔种质量就急剧下降,只有血肉元气精华透入,这种“血食”,对血狱鬼府的妖魔,或者六蛮山大妖之类,或是大补之物,却非天魔法门所喜。

    对余慈来说,即便靠着底子,黑蛟这颗魔种,也只比无羽那一颗“精进魔种”略好半筹,且质量还有下降的可能。

    他不由感叹,天魔法门,尤其是这类心魔手段,果然不适合“圈养”。必须是深邃人心变化或是超凡拔俗之意,才是最佳“养料”。如此来看,无羽那一颗精进魔种,论潜力还要比黑蛟真人这边强上许多。

    比较之时,他对数千里外的无羽也生出感应。

    那位女修此时的状态不是太好,黑蛟真人虽说逃得仓促,可前面全力出手,墨玉寒蛟的天赋神通,不是区区一个还丹修士所能抵挡的,此时无羽已经给封进了厚厚的冰层,比这边大河两畔的冰雕,冻得还要严实许多,生机亦是微弱不堪,如风之烛。

    不过论冷静,她倒是远在黑蛟真人之上。见势不妙,当机立断,顺着之前的感应,理所当然地借助“外力”,护住了一线生机。

    在余慈看来,应该是同属上清一脉,还有那个上清八威召龙宝箓的缘故吧,无羽放射出的神意力量,很自然地就与玉神洞灵篆印产生了反应,甚至引发了由法印带动的玄武真意。

    那一刻,死寂的三方虚空真的在颤动,以至于无羽很容易就“借”到了力量,在亿万里之外,凝就玄武法相。余慈在这里稍微推了一把,但也只是稍微而已……

    若非如此,当黑蛟真人寒意迸发的那一刻,无羽早就该气血僵死,毙命当场了。

    如今,她也正利用这借来的力量,维护生机,疏通血脉。

    无羽真的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她虽然限修为见识,对植入魔种一事,懵懵懂懂,不如黑蛟真人见得明白,感应得清楚。但她却可以通过自我心理调节,逐步将状态调整到最合适的状态——亦即放下一切不必要的戒慎之心,尽可能地放开心灵,大大方方地取用承启天那边的真意法力。

    余慈真切地感觉到,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交易。

    无羽逐一开放她心意深层,以深邃莫测之变化,引导魔种深入,魔种也最爱这一口儿,通过这种方式,汲取她灵魂之本源,如露水阳光养料,浇得嫩芽初成,在她灵魂深处,根系扩张,枝蔓横生。

    魔种的“根系枝蔓”,就是三方虚空和无羽之间的输送渠道,越是复杂茂密,输送效率越高,无羽获得力量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她能借此在三方虚空,尤其是承启天的部分,获得越来越清晰的感应,还有越来越高的自由度。

    这种双向的交流,使沉寂的三方虚空死水微澜。

    余慈感觉到,他局缩在道意玉蝉内的形神躯体有些小小的变化,而压制着他的永沦死气,被驱离了一点儿距离……

    这交易,真不错。

    正微喜之际,无羽又有新动向。她修炼的《五斗三元真一经》,显化五斗星君法相,与玄武法相一样,都有星力衍化的法门,但和三垣四象又不完全是一个系统,可这法门妙就妙在,可以获得绛书宝,以之强行解析其他法门。

    之前,无羽便以之强解《太微灵书紫上经》,如今,又有了新主意。

    好吧,某种意义上讲,五斗星君和玄武之间的距离,可比与太微帝君接近太多了。

    覆盖在无羽身上的冰层喀喇喇开裂,与之同时,她脑后一道真光射出,穿透冰层,照在不远处的玄武法相上,两边气机融汇,竟是显化出一具全新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