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神魔法力 玄武帝君(上)

    一时间,黑蛟真人开始怀疑他的判断了。

    他见那隔空真意,虽是虚缈幽深,近似于鬼厌之手段,但细辨之,却在虚静之,见得勃勃生机,汩汩流动,绵绵不绝,正是一等一纯正的玄门真意。

    此外他看得真切,真意所对,女冠身后所化帝王法相,有印相加,助其补完符箓,增益威能,更引动上清八威召龙宝箓,放出毒龙宝焰,当是有难言玄妙在其。

    如此正而不邪,玄通入微,又岂是魔门手段?

    他不暗忖,难道这女冠不是鬼厌眷属,而是哪个玄门真传,身后有哪个大能仗持?要不然怎会有这等后手?

    想到此节,他又深入了一层,想到前面的疑点:明明有躲避之法,却显露踪迹,难道鬼厌当真是用此女给我下套,让我结仇玄门大宗?

    故而他愈发地谨慎,当下在空绕行一周,避过那能毁肌销骨的毒龙宝焰,也不再加力,而是当空大吼,声如雷震:“兀那女冠,瞧你也是玄门正宗,怎地不守清规,做那鬼厌的姘头?”

    这就是先倒打一耙,以求师出有名了。他只看女冠如何回应,若是真探出有后台,当另行处置,若不然,再发难不迟。

    无羽抬头,看那风雪交逼,恶蛟飞动,神sè未变,只默默站起,身后帝王法相消散,周身气机却是越发地圆通流畅,这是她不再强行拟化《太微灵书紫上经》之故。

    她观黑蛟真人,先前不发一言,便要置她于死地,如今却是言语强横,抢占大义名份,污她声名,无羽既知黑蛟真人的来历,听闻此言,见此做派,便知其实已有忌惮之意,对他的图谋也是清楚明白。

    无羽居于南国多年,胸有丘壑,对玄门各宗都有很细致的了解,若她小心应对,说不定真有几分可能,脱离险境。可这一刻,她的心思却都不在上头,所思所想,全是那一方玉白法印。

    法印者,玄门之法物也,护身通神,炼度幽魂,破魔祛邪,自有真实不虚的法度,作上清遗众,她自然是熟知的。

    以此观之,就不像是魔门路数。

    况且,那玉白法印倏然而显,倏然而没,所蕴真意,却鼓荡她周身气机,更与《太微灵书紫上经》所化法相契合如一,这就不止是玄门法器,还与上清法统隐然相合。

    如此形相,如此威能,不免让她多生思绪,上清一脉,种种法器灵物的信息,如大江急流,竞相而过,使她先前所猜疑之事,也有动摇,相比之下,黑蛟真人的叱喝、泼下的脏水,倒不算什么了。

    黑蛟真人可不是个好.xìng子,见女冠明明看过来,却默然不语,沉静端方,虽无倨傲之sè,却也不见半点儿对强者的尊重,倒有无视之嫌,不大是恼怒。

    他既是真人境界的大妖,终有自傲之情,亦有横蛮野xìng,念头反复几次,他也厌了,区区一个还丹女冠,如此不识抬举,他也就懒得再多说。

    那上清八威召龙宝箓,他确实有些忌惮,却非恐惧,再有那天龙真名及jīng血魂魄的诱惑,已经值得他多下一番力气了。

    他耐心已失,想到便做,当下巨口一张,却是从口吐出一颗sè泽淡金,有拳头大小的珠子出来。

    在漫天风雪,这珠子不甚显眼,可在半空一滚,这一方天地,忽有霹雳轰鸣,山水动摇。

    雷声,浮在无羽头顶的宝箓,如水波般的金光变得凌乱,其上腾起的毒龙宝焰也之摇动,可又不像是被镇压,倒像受了什么吸引,跃跃yù动。

    黑蛟真人掌握界域之内,一切气机变化,见状大喜:

    果然,上清八威召龙宝箓乃封召龙属之用,对龙气最是敏感,我这龙景宝珠,借天龙留影,拟化真意,勾得宝箓忍不住了也!

    “景”即“影”也,他这一枚宝珠,也是六蛮山那边赐下,乃是封了一条太古天龙残影,他参悟龙属血脉、神通之用。虽没有实质的杀伤力,却影印天龙之威,慑人魂魄。

    天龙乃刚健纯阳之气化生,最能伏摄妖魔,黑蛟真人别的不惧,只对鬼厌“乱yùjīng”的天魔变化无计可施,拿出了这颗宝物,便是要依仗这天龙威煞,在与鬼厌交战之时,出奇不意使出,破掉鬼厌魔功,借以致胜。

    如今他灵机一动,借此珠引动宝箓,他则趁虚而入,击杀女冠,让宝箓没了驱使之人,才好收没。如今见宝箓攻防之势均已动摇,他更不会耽搁,蛟爪探出,直接以强横肉身攻杀,要把女冠拍成肉泥。

    巨灵之爪临头,无羽并未闪避,也无法闪避。黑蛟真人对于时机的拿捏着实jīng到,就在宝箓动摇的刹那,撕裂防护,重击而下。真人一击,一方天地都似倾压下来,锁锢虚空,此时此刻,她周身气机影响范围不过尺余,再远就像是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莫说闪躲,连一些借力化力之法,都用不得了。

    死劫临头,无羽已是清空一切无关杂念,也不去管什么法印出处,只将毕生修炼的《五斗三元真一经》运起,脑后清光腾跃,五斗星君法相再出一具,却已是不满半尺,在蛟爪之下,真如螳臂挡车,难有作。

    黑蛟真人并无丝毫怜香惜玉之心,爪沿已与星君法相接触,但觉得其法力,除jīng纯之外,也无甚可称道之处,当下大笑,笑声,星君法相崩裂,他则喝一声:

    “死球!”

    笑音未绝,他心jǐng兆骤起,只觉得有yīn柔莫测之力,自虚无来,全无声息,便是真人界域,也未能阻隔其来势,被其直逼到下腹未覆鳞之要害。

    他瞬时头皮发炸,连带着全身黑鳞都要倒翻起来,总算神智清明,也不顾手下女冠生死,尖啸声,当头正勾动上清八威召龙宝箓的龙景宝珠骤放光华,刺目强芒,有一条龙形暗影,鳞爪飞扬,大有睥睨世俗之姿,更有压服万方之势。

    又一声霹雳雷震。

    那yīn柔之力被天龙阳雷震慑,消散大半,却还是在下腹处印了一记,便自缩回。黑蛟真人一口血喷出去,蛟身变化,现了人形,却是忌惮鬼厌yīn攻秘术,嫌蛟身不够灵动之故。

    他也正好看到,那yīn柔之力一击未竟全功,却是化了形,成了一条巨蟒,自盘蛇阵,吞吐未定,而巨蟒之尾,又勾着一只大龟,缩颈伏身,稳踞虚空,二者都是形影不分,虚实难辨。

    这……不是鬼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