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欲精变 瀑下魔生(完)

    无羽心头感慨流过之时,黑蛟真人正盯着她头顶符书宝箓,目不转睛。

    上清八威召龙宝箓,传说是太古之时,一位玄门祖师,势压龙族,以其族龙王之精血魂魄,映照神庭,点化为护法龙神,再成就此传承宝箓,里面有着太古时代,多位传说龙神的真名,可封召龙王,召灭八毒,为上清二十四宝箓之一,也是一件不需祭炼的天成秘宝,可说是天底下有数的宝物。

    这宝箓对他的寒蛟血脉,有天然压制之力,此时他看那宝箓符书,只觉得煌煌金光之下,尽是血色,搅得他心烦意乱,却又有忍不住的贪婪。

    说起来,这宝箓他虽是运使不动,可若能抽取里面龙王精血魂魄,又或者体悟龙神真名法统,可比吞吃鬼厌阳神更为合适。

    他承认,这想法太过简单,以他的能力,毁掉宝箓可以,但要抽取其力量,无异于痴人说梦。可是,他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正愁西去投身,没有见面礼,若能将此宝拿下,他日还不能分一杯羹吗?

    黑蛟真人在空盘旋,没有即刻动手。他知道,上清八威召龙宝箓是一件极其难得的天成秘宝,只要有上清正宗传承,以特殊的心法,便能借宝箓法力,做出种种不可思议之事,甚至还能对他产生威胁。此外,他也怕一个不慎,给此宝造成伤害。

    况且,还有鬼厌……

    心计算几个变化,黑蛟真人又一声长嗥,界域内寒气更是凌厉,元气运化凝滞,化为茫茫寒雾,所漫之处,山溪瀑布,顷刻之间便被冻结,水声不再。

    这是冥极寒雾。

    黑蛟真人修炼千载,手法老到,巧妙控制着界域压力,纯以寒意,磨消女冠元气,使她只能运使宝箓自保,无法反击,若真要强行使用燃烧先天元气的秘法之类,冥极寒雾的寒意便会趁虚而入,瞬间冻结气脉,把女冠拼命的机会也扼杀掉。

    这计划不算干净利落,可两个境界的巨大差距,却能将意外降到最低。他更多注意力,还是戒备那仍无影踪,却将血脉感应留在此地的鬼厌。

    冥极寒雾,无羽确实只能苦苦支撑。

    她还握着飞烟点仙笔,笔尖也依然在胞衣纸上逗留,这不是装腔作势,而是实在没有余力动弹。

    若不是上清八威召龙宝箓护身,在雾气显化的第一时间,她就会给冻成冰雕,便是如今,通体气机也像是绷紧欲断的弦,呻吟随时可能崩溃,此种境况下,她明知激发宝箓的威能,可以对墨玉寒蛟出身的大敌造成威胁,却是没有半点儿余力。

    还丹和真人境界的差距,尤其是在真人界域内的差距,就是这么让人绝望。

    但让她痛苦的,并非只有寒雾而已。之前符法反噬的热躁之气,仍盘踞心口,如油煎火烤,内热外寒的夹击,让她已经模糊了寒热的界限,只剩下最纯粹的痛苦,如毒蛇一般噬咬她的意志。

    她意识变得模糊起来,眼前寒雾弥漫的死地也变得不那么实在,反倒是有些虚影在眼前流动,变化出种种奇妙形象,莫名就带起喜怒哀乐等等情绪,不可自抑,就和四日前她走火入魔时,一模一样。

    也正是因为这些诡异的情绪,之前纯粹的痛苦,反而有些缓解了

    她愕然发现,在黑蛟真人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压力之下,就这样多出了一份儿“空隙”,供这些无头无尾的情绪奔流——毫无疑问,这并非幻觉,而是一种可堪与真人法力相抗衡的力量!

    明悟如月,在心头升起,照亮了一片区域,但有更多的疑惑、迷茫乃至恐惧的情绪,像是乱缠的藤蔓,交织成片片阴影,封锁了灵光的扩张。

    简单来说,她不愿再想下去。可这时,一贯占据绝对优势的理智,却用最简单的道理彰显一个事实:

    你最怕什么,就来什么!

    这一刻,冰火夹击的痛楚真的不算什么了,错杂的情绪化为远比冥极寒雾更浑茫的雾气,淹没了她。这其间,无羽感觉像是过了几个时辰,但其实不过一瞬。然后她用仅有的,却也是最坚硬的理智投放出一个信息:

    “你能给我什么?”

    情绪的雾霾在翻涌,下一瞬间,在层层雾气之,光芒普照,扫荡阴霾。

    那是一方法印,通体玉白,晶莹剔透,印钮为双蟒交颈,衬瑞兽之形,整体算不上多么精致,可那寥寥几笔勾勒,便有虚渺深幽之真意,无声漫过。

    这法印形象只一闪,便隐没在玉泽华光之,然后夺目的光芒也飞黯淡下去,可那独特的印记,却化为微妙气机,跨越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从情绪的雾霾渗透进来。

    无羽身上一震,周身几被寒雾封绝的气机莫名活跃,竟是接触到外界天地元气,内外重新贯通,对此时的无羽来说,真如甘露天降,刹那间周遍全身。

    她胸口火燥之意立解,气机更是圆转如意,凝滞在胞衣纸上的飞烟点仙笔尖,便如自旋之磨盘,缓慢流动起来,数转之后,便化为轻盈,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而此时,那法印又自显化,却是持在模糊的帝王法相手,在已完成的符纹之下,隔空一印,留下清晰却难以解悟之印记。

    这一刻,笔尖处真似亮起了一个太阳,迸射的炽热光线,甚至穿透了茫茫寒雾风雪。

    胞衣纸化为灰烬,飞烟点仙笔也给弹开,她座下青石,也无声崩解,连带着下方冰冻的山溪,也在喀喇喇的声音,冰层开裂,什么百鸟铜尺、金阙玄丹,统统坠入冰缝,被下方涌动的暗流冲走。

    无羽没时间顾及这些,因为灵觉告诉她:紫微饮日精开明灵符,便在此刻成就!

    她根本没来得及细看一眼,那近在咫尺的太阳,就分化出五色霞光,扑上脸上,自五官七窍钻入,化为阳火,从天灵直烧到脚底。什么冥极寒雾,绝命冻气都是冰消瓦解。

    只这一瞬间,无羽已经获得了驱动上清八威召龙宝箓的力量。

    没有任何迟疑,她全力发动!

    宝箓金光如水波般流转,虽不过方圆丈许,却如深不见底的潭水,而其,却有血光翻腾,宝焰飞卷,焰光覆盖里许方圆。血色焰光应是对蛟身有克制之力,所照之处,黑蛟真人的长躯,奋力扭动,上飞下跳,不使之沾身,一时竟狼狈不堪,怪啸连连:

    “隔空传功?他娘的……是传了真意过来!”

    而且,还是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