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欲精变 瀑下魔生(五)

    刺骨的寒风带着大片雪花,飞降而下,阴云垒垒,横过天空,将东来的阳光遮蔽,山溪瀑布的流动开始变得滞涩,溪水上甚至结了一层半透明的浮冰。

    无羽嘴唇已经给咬出血点,错乱的气机似乎随时都可能将她绞碎。

    太微饮日精开明灵符有崩溃的迹象。

    这一道太微饮日精开明灵符,是《太微灵书紫上经》,与紫微饮月精太玄阴生符并列的灵符之一,能够以特殊的“服符”之法服下,增益修为,延长寿元。这本质上是一种运化至粹玄真的步虚术,本不应该用在此时此地,更不该由无羽这样的还丹修士使出来。

    但既然用了,无羽自有她的认知和坚持,可惜,这个过程被打断了。

    某种意义上,剧变的环境其实是帮了她,符法反噬导致东来紫气躁乱,而变异的环境隔绝阳光,将这一片天地纳入真人界域之内,使陷入进退两难境地的太微饮日精开明灵符,反噬力量不再那么强大。

    无羽艰难地抬头,她看到了暴雪之,那蜿蜒游动的长影,然后就是那对似有冰裂之纹的巨眸。里面倾倒出的,是比寒风冰雪还要刻骨的仇恨,裂纹里,则是堆满了无止境的贪婪。

    她已经从回风道士那里,得知了鬼厌之事前后的变化,也就一眼认出了这头大妖的身份。

    黑蛟真人。

    由于实力和地位的差距,黑蛟真人却不认识她,放在平日,这位大妖也许连视线都懒得偏移,可是,来自于周边那刺激性的气息,让黑蛟真人绝不可能忽略掉这唯一可见的目标:

    “你是谁?”

    在冰冷的语句,黑蛟真人仍保持着恶蛟的形状,庞大的身躯给人以极大压力,无羽自然也能感受到,但相较于符法反噬的痛苦,又不算什么了。所以她没有回答——主要是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量。

    黑蛟真人有些狐疑,他看似急匆匆赶过来,其实心里也有盘算。

    鬼厌昨日在旗剑天罗之下的发挥,以及最后脱身那一下,着实把他给震了,两相对比,他自认无法像鬼厌做得那么举重若轻,好吧,其实是把他放在鬼厌那个位置,他昨天就死定了。

    更重要的是,鬼厌展现出的天魔变化,已经可以压制血疫龙瘟的效果,切断血脉的联系,为什么这时候突然又出现?

    这里肯定有问题。

    黑蛟真人当然可以认为鬼厌的天魔变已经到了极限,但那是最愚蠢的想法,经过昨日一战,他心已经给了鬼厌以“最难缠的大敌”之称号,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再轻视那人了。

    所以,他这么快赶过来,不是被贪欲冲昏了头脑,而是因为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找到了一个克制天魔变的有效手段。

    而在此之前,他必须确认,鬼厌确实在这里。

    在恢复的血脉感应追索下,黑蛟真人看到那女冠,第一个想法就是,此人定是鬼厌的天魔眷属,不然哪有这么巧合出现在此地?

    但很快他的想法又有些动摇,概因女冠如今虽是状态糟糕,但一身修为,分明带着最正宗不过玄门气息。

    当然,玄门修士也会遭到魔染,更何况是一个有走火入魔趋势的。想要查验也很简单,将女冠撕了,夺取魂魄,在嘴里一尝便知。

    可他又不得不想到,这很有可能是鬼厌给他设的一个陷阱。

    要知南国玄门势力极大,百宗千门,至少三分之一都列入玄门体系,错非其几个“大户”各有法统,未能形成合力,就是论剑轩也要头痛的。

    饶是如此,玄门在南国的影响也是根深蒂固,黑蛟真人便知道,若他事后要前往六蛮山,至少有五个以上他惹不起的宗门,横在他西去的路上,这比势力倾向于覆盖东南沿海一带的论剑轩,带来的威胁更直接。

    眼下图一时之快没什么,接下来一无所获,回头还要做替罪羊,那才真叫恶心。

    黑蛟真人一瞬间就想了这么多。他也觉得自己想得太复杂了,可要对付一个狡猾且强劲的对手,不管多么小心,都不为过。

    心里转念的同时,他眼神如冰刀一般,在女冠身上来回切了几十遍,终于,他注意到了女冠出自玄门正宗,却明显与当世主流有些出入的特殊法门。

    唔,这是……神明法相?

    黑蛟真人巨吻裂开,露出尖锐的利齿,那是在笑。原来是上清宗那群丧家之犬啊!

    原来他真的想多了。

    他一下子轻松下来,他是经历过上一劫末,震惊天下的上清宗灭统之变的。若在千年前,见女冠这样的出身来历,他会有多么远跑多么远,不然就等着被太霄神庭满天下追杀,直至碾成渣子吧。

    可如今,上清宗灰飞烟灭,太霄神庭也已坠毁在洗玉湖底,成为游人观瞻凭吊的遗迹,他又有何惧?

    看女冠细皮嫩肉,修为醇厚,想必神魂亦是可口才对。

    一念至此,黑蛟真人再没有丝毫犹豫,尖锐的指爪一探,真人界域便起了一阵波荡,看似微弱,但任何还丹修士在这一波震荡之前,都不会比朽木坚强太多。

    在黑蛟真人的计算,女冠转眼就要被暴风雪撕碎,只剩下神魂被他吞吃。

    然而他看到的不是血肉横飞的景像,而是煌煌金光迸发,并有苍劲龙吟,横绝天际,虽然力量不算大,形不成对真人界域的冲击,可来自于血脉之的特殊感应,却使他微微一冷。

    紧接着,他看到了,在女冠头顶,正铺开一份书卷模样的东西,翻动的书页,显现的不是字,而是一个个似抽象,又似活物的龙形符纹,或断或连,却是放出朦朦金光,见多了,直令人眩晕。

    黑蛟真人一声尖啸,差点儿从天空直撞到山上去:

    “八威召龙宝箓?”

    无羽任宝箓金光沐浴全身,身上伤势渐有好转迹象,她之所以敢在宗门迁移的关键时刻,强制符箓,忍受符法反噬之害,最大的依仗,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可能,而是此宝箓随身之故。

    当年,因为这上清八威召龙宝箓,她和回风道士各自的师尊,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那个时候,谁又能想到,会有这一日,这等宝物,会在两家手来回流转,毫无滞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