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欲精变 瀑下魔生(四)

    这是一个无月无星的夜晚,夜色越来越深,将要来到黑暗的极致。无羽在夜空飞掠,无声无息。

    书房一席话后,无羽三人达成了共识。

    三人,张妙林赤子之心,修行上又极是扎实,未来前途无量,可如今还是有些不靠谱。至于回风道士,他与思定堂同源却非一支,在两家师长那里,甚至还有些龃龉,但这些年过去,老人凋零,他们这些人,相互扶持,彼此信任,非寻常可比。三人定下方略,也就决定了思定堂将来的前程。

    思定堂便要搬迁了,如今无羽便要前往海龙城,与华夫人一起,争取那天篆分社副执事之位,这是宗门搬迁的前提。

    无羽飞离坞堡已有两个多时辰,距离已超过八千里,如此度,在步虚修士,也是第一流的,她能做到,是因为修炼的《五斗三元真一经》,在飞斗步虚之法上,有独特心得,便像现在,她虽是还丹修为,却并未用法器,也没有用虚空飞行的符箓之类。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她名义上是还丹上阶修士,其实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迈入步虚境界,只因为修行出了岔子,重又跌落下来。

    五年过去,她已经恢复了**成,随时都可能重新迈出那一步,她并不认为,自己比那些步虚修士逊色到哪里去。

    除了耐力。

    修行到了步虚境界,自身之圆满无漏,化为虚空之一点,突破自我之局限,化为沧海一粟,内外贯通,与天地元气自然往来,这才有汲纳玄真、延续寿元之法。忽视里面转化、精炼的效率,步虚修士的持久战力,确实非她所能企及。

    两个时辰的高飞行,她必须要稍事调息,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此时正经过一片丘陵,无羽降下高度,忽听泠泠水响,在山间回绕,涤净心神。她心微动,循声而去。不过十余息时间,便见有一道飞瀑,是山溪垂流而成,高不过五六丈,自山壁泻下,也不是多么壮观,只见清奇秀逸,击潭水声穿透澹澹烟气,再过山林,略有回音,与风声浑染,直若天籁。

    飞上高崖,上溯百十步,恰有一块平整青石,横架在山溪之上,溪水从下方流过,飞落断崖。那边略为沉浑的声响,与潺潺溪流清音交织,轻重对比,清浊并举,虽是耳畔水声不绝,却别有一番静谧感触。

    无羽落下,盘膝闭目而坐,约有一刻钟时间,夜里最黑暗的时段过去,东方天空渐成墨蓝颜色。此时,她只一拂,便有一个矮几平空出现,架在青石上。上面依次摆下金阙玄丹墨、飞烟点仙笔、胞衣纸,百鸟铜尺镇纸等华夫人相赠的宝物,也配了一件上好砚台。

    带出这符箓四宝的时候,张妙林还满脸不情愿,无羽也不想这样。

    对一个主修并非符箓的修士而言,随身携带这些符法重宝,着实太过奢侈,只是,她必须要有所验证。

    她铺开胞衣纸,以铜尺镇稳,又就近取来山溪水,并一些金阙玄丹墨,慢慢磨化成汁。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待东方霞彩乍现,飞烟点仙笔之紫毫,已饱蘸墨汁,点在胞衣纸上。

    紫毫如烟,除金阙玄丹墨汁之外,无丝毫杂质,以特殊药材孕养制炼的胞衣纸,内蕴生灵精血,两相接触,便有灵光激发。此时恰是东方第一缕阳光落下,与天地阳和之气相接,纸上线条倒似燃起了金色的火焰,胞衣纸鼓荡欲飞,百鸟铜尺的镇纸却是放出丝丝灵气,镇压安抚。

    如此异象,其实大都是宝物自身灵气激起,而真正的关键,依旧引而未发。

    稍后,无羽脑后一道灵光冲起,当空化为一个高冠羽士,面目模糊不清,身上披星斗之袍,底色玄黑,身外有灵光明灭,在此似明非明的天色里,倒似将天上星域裁了一块至此。

    这是无羽修炼《五斗三元真一经》到了一定境界,存思百窍诸神,外化五斗星君,又分化数十位真君法相,斗战争胜、注生算死,均大有可称道之处。只不过今日她使出来,只是搭一个桥。

    那星君法相只存在了大约一息时间,通体星光便化为一篇怪离字,收束成卷,是谓绛书宝。此物随即飞落脑宫,化为真光虹彩,洗涤一篇记忆深处的道经。

    《太微灵书紫上经》!

    这部经,乃是思定堂所有经籍最上乘者,一篇经义.解悟,可直抵长生,诸弟子,只有张妙林有资质根骨修炼其基础法门,但距离解悟,还有一段极其漫长的距离。

    无羽却是另辟蹊径,借五斗星君法力,强行解读,只图其然,而不图其所以然,如此解法,竟然还真有些效果,虽是出了几次岔子,以至境界跌落,终还是做出了那太玄阴生符,一举赢得了华夫人的青睐。

    华夫人这一条线,对思定堂来说,太过重要,无羽自忖修行资质不过平平,此世长生无望,便全力经营这条人脉,就像她使用星君法相的目的一般,要的只是一个铺路搭桥而已!

    脑后又有灵光翻腾,化为一具法相。

    这具法相更是模糊,只见一个戴九毓冕,披山川星月章服的魁伟身影,依稀有帝王气度,此为《太微灵书紫上经》所谓“三帝五老”神明法相之一,与之同时,她脑宫似有人低语,种种不可思议的灵光,便在低语显现,如锦鳞穿波,起伏跳荡。

    这都是绛书宝强解经义的“收获”。

    无羽真正落笔,这一刻,有钟声自天外响起,东来紫气化为一道若隐若无的丝线,自晨曦飞落,胞衣纸上,灿烂金芒迸发,圈在尺余方圆,有霞彩五色分明,具体的符纹分形,倒是难见清楚。

    霞彩耀目,无羽忽觉有热气发乎心,那里像是着了火,燥热难当,体表未及出汗,就给烘烤干净。

    她知道,这是符法反噬之相,是她修为、解悟难以驾驭符箓造成的恶果,她要再强画下去,待符箓成就,内火焚身,她也要化为一捧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无羽唇瓣死死抿住,其上血色褪尽,她仍在坚持,坚持等待那曾经到来的感应。

    “如果你真的存在,你就来!”

    她没等到答案,可另一边天际,却有吟啸如雷,倾压而来:“这次你往哪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