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欲精变 瀑下魔生(三)

    身为罪魁祸首,无数人因为他的存在而伤透了脑筋。

    但此时的鬼厌,还有它所承载的余慈念头,还是非常安静地存身在三千剑修所结的剑阵之,随着众人飞驰且一刻不停的心神而流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瞬间会到哪里去。

    这感觉非常新奇。

    “乱欲精”是天魔变的第一变,到了天魔变,已经穷极了形体变化之极致,来到神魔之层次。也就是说,这一变化,已经穷尽了物性法理,进入了神鬼莫测,妙化通玄之境界,想用道理去解释,都不可得,惟有心一点不可言道之明悟灵光,才是根源。

    到了这一步,便可谓之神通变化,是一门最正宗不过的“神通”了。

    如果现在恢复原身,鬼厌不可避免要肉身受制,被黑蛟真人的毒素拿捏住,但在乱欲精的变化,那什么毒素就没了丝毫用处,就是黑蛟真人的血脉锁定,都失去了效果,概因二者已不在同一层次,除非对方能拿出一种相应的血脉神通——唯有神通,才能克制神通。

    余慈得以安然存在于众剑修放出的六欲浊流之,感受着他们的疑惑、恐惧、横蛮、躁动等一切正在发生的心理变化。

    虽然没有刻意用出别的什么天魔法门,但这些人放出的六欲浊流,还是隐然汇结成一个纵横交错的河道水系,看似每一条“河”都是独立的,其实行不“数里”,就有河道交错,便是没有,地下也有“暗流”联系,彼此影响。

    流动之,鬼厌的形神差不多完全散掉了,只化为混混沌沌的莫名精气,真正具备灵明者,也就是余慈分化的念头。

    由此可以看出,这一个念头经过天劫淬炼,已大有不同,虽是“客居”,却实实在在是鬼厌神通变化的核心。

    这一颗念头在六欲浊流游荡,也收集信息,颇显神异。照理说,这一点儿存量,比之完备的神魂差得太远,以前余慈操控鬼厌,都要借其神魂做一些计算、思考的工作。如今,鬼厌形神化为一团濛濛精气,混沌不分,只有这念头居于虚空,任信息潮涌,无论多么复杂,都能梳出条理,计算之力,强出以往何止千百倍?

    以它为核心,幽冥九藏秘术之形神六变,浑化如一,以虚空藏法门为根基,收可为芥子,放可做须弥,其自蕴虚空法门,甚是神异,道意玉蝉便借此藏于虚空某个角落。

    相较于乱欲精之变化,这玉蝉总还有些脉络,如果那五方接引死脑筋,一门心思要搜他出来,说不定就要露出什么蛛丝马迹,但如今,那边莫名断了搜索,便无此患。

    过了段时间,六欲浊流奔涌之势骤急,虚空念头一震,再感受时,六欲浊流已经冲开了三千剑修的局限,破入到无边无际的天地去。

    旗剑天罗的剑阵,就此放弃。

    没了束缚,余慈最先感受到的,就是前日被六欲魔音染化的远空城居民,十数万人的规模,分布在两千四百里范围之内,六欲混化,成就滔滔浊流,声势浩大,流动性又不比北荒,当真是辽阔如海。

    在这般广阔的背景下,鬼厌形神所化精气,越发地混沌不明,而余慈分化出的念头,衬托之下,倒是越发地清晰,更重要的是,原本被道意玉蝉厚壳切断的联系,也开始若有若无地建立起来。

    造成这一切的理由,当然有天魔变成就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染化的天魔眷属,尤其是那个“精进魔种”。

    此人与他的联系直抵枢,搅动三方虚空,虽然整体影响还是微之又微,但激发出来的反馈,却是专属于他的那些东西,不受鬼厌表相所惑,倒是除李闪之外,又一道连接他本源的“路径”,而且,远比李闪那边宽阔直接得多。

    余慈越发地感兴趣了。

    随着时光流逝,坞堡慢慢被夜色笼罩,思定院虽是小门小派,但规矩一向森严,到了这时候,门下弟子便都认真做晚课,吐纳导引,存思神明,坞堡所镇压的煞穴地脉,也吞吐元气,供这些弟子使用。

    方圆数十里,天地元气便以规律的姿态,含吐奔流,自有一番奇妙韵律。

    无羽依旧是白日里的朴素打扮,却没有像以往那样,领着众弟子做晚课,而是罕见地在书房窗边,看着茫茫夜色,久立不语。

    敲门声响起,她道一声“进来”,回风道士和张妙林便先后进门,称呼声“院首”。

    张妙林见了无羽,向来是老鼠见猫一般,平日的粗豪全都不见,眼观鼻、鼻观心,端端正正坐着,比刚入门的弟子都要谨慎。回风道士就比他自然多了,进得书房,目光略一扫,便见到一侧书案上,几件以往从来没有东西。

    他“唔”了声,略拈短须,走过去查看。

    案上最扎眼的,是两块用蟠龙金箔包裹的方块状物件,其有一块被切下一角,从切面看,透着极特殊的金红色,在金箔的映衬下,倒是红色更显眼一点儿。

    切下的一角,此时已经化入书案另一边的砚台,成为一砚浓墨,乌黑亮泽,没有丝毫杂色。两边还隔着一幅铺开的黄纸,以及笔架等物,若非是回风道士从两边嗅到一模一样的清香气息,还不敢确定呢。。

    “是墨锭啊……好家伙,这是‘金阙玄丹’?”

    “哪个?”

    张妙林一下子跳起来,冲到书案前,什么谨慎小心,都飞去九霄云外,然后眼珠子都要突出去:“何止啊,这不是胞衣纸吗?还有这飞烟点仙笔……我的亲娘啊,你定是抢了哪个玄门宝库,还有没有得做?”

    也不管激动之下,错认了血亲,说着他就要去抓那毫若紫烟,笔管血红的宝贝,回风道士忙抓着他,回头问道:“莫不是华夫人……”

    无羽的目光从窗外收回,缓缓点头:“金阙玄丹墨、飞烟点仙笔、胞衣纸,还有那‘百鸟铜尺’的镇纸,都是华夫人所赠。”

    她声音略显低哑,似是有些疲惫,然而眸光冷彻透亮,令人难以直视。

    一听她说话,张妙林终于醒悟,忙把探出的爪子收起来,只不过眼神仍忍不住在那价值连城的房四宝……不,应该是符箓四宝上巡逡,久久不忍离开。

    他是修炼符法的,若能有此四宝相助,画出的符箓威力暴增一倍,都是少的,而若常年使用,说不定便会由此悟出什么符法要义,修为大进。

    回风道士拈着短须的手,有些用力:“华夫人一贯信誉极佳,但怎么说也是商人,总不会无缘无故,赠宝结交。”

    无羽轻轻颔首,手上扔出一件东西,落在书案上,滴溜溜打转。随着这东西转动,书案上像是虚悬着一轮明月,随角度不同,自有盈缺变化,十分奇妙炫目。

    张妙林看得真切,哎哟了一声:“紫微饮月精太玄阴生符!这不是院首你去年做出来,拿去坊市卖的……唔,不对,这气象好像又有精进!”

    回风道士神色谨严:“太玄阴生符能有这般造诣,莫不是院首解读《太微灵书紫上经》又有心得?”

    “算是吧。”

    无羽终于露出一丝极淡的笑容:“那华夫人有先天不足不症,难以自身修行,唯有借助外力,方可延命。我前后造出三枚太玄阴生符,前两枚都是给了她服用,除了这符箓四宝之外,她还允了一件事,便是在临海的‘海龙城’天篆分社,争取一个分社的副执事给我,并助思定堂南迁。今日我叫你们过来,便是商量此事。”

    “天篆分社的执事?”

    “南迁?”

    “等下,怎么好好的要搬家?”

    “天篆社的执事,海商会能做主?”

    回风道士和张妙林来回问了两遍,其实意思都差不多,还是回风道先有些领悟:“要说南迁,倒是有些必要,这次鬼厌魔染之事,着实麻烦,此外……我们离东华山太近了。”

    张妙林疑道:“离东华山近有什么不好?”

    回风道士就摇头:“以前确实没有问题,可北荒之事后,东华宫如今全面被动,原本的势力范围一缩再缩,吐出来都是此界一等一的灵脉秘藏,引得蚊蝇乱飞,局面复杂,离得越近,自然越危险。宗门往东、往南迁,我是赞同的。”

    “咦?东华宫都混到这份儿上了?陆沉呢?”

    “妙林师弟你长年闭关,不知局面变化,如今都传说陆沉在北荒时,被两大魔主围攻,重伤难愈,如今是虎落平阳,龙游浅滩。可以他的强硬,真到绝境,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一个不慎,最繁华的南国,说不定就要成为地仙神主一流的战场,残垣废墟,指日可待……论剑轩那边,似也有些风声。”

    无羽轻声道:“华夫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张妙林听得发呆:“这……”

    无羽则道:“至于天篆社那边,海商会近年来着意在符箓买卖上用力,分社坐镇的符法大师他们无法定下,但下属的执事,还是有几分把握。”

    回风道士皱起眉头:“若能得天篆社和海商会的助力,对宗门自然大有好处,可恕我直言,院首你修炼的《五斗三元真一经》,存思神明,高蹈飞斗,才是本来法力,至于符箓之法,却是靠着身真神所化之绛书宝,强行解读《太微灵书紫上经》所得,对自身修为有害无益。在远空城天篆分社得一个乙等第三,已是侥幸……”

    张妙林便嚷嚷起来:“喂,这可是紫微饮月精太玄阴生符!便是在《太微灵书紫上经》里,也是极上乘的,侥幸能连得两……呃,不,三枚吗?”

    回风道士听得一呆,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