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欲精变 瀑下魔生(中)

    虚空便有人未现形而出声:“魔功变化,直指人心,越是人心混杂,越有辗转腾挪的空间,我们这次兴师动众前来,当是失算了。”

    说话的这位是北方接引田孟,是一位温润君子,倒也不忌讳提及己方的错谬之处。只不过,剑修像他这样好脾气的,还是少数。逯青华便恼道:“谁能想到,鬼厌还敢逗留此地?旗剑天罗的作用主要是封锁周边,否则派出一两位得力高手,还怕斩不得他?”

    海波客嗯了一声:“鬼厌留在此处,确实不合常理。”

    彭索也加入讨论:“难道是他因是修通了天魔变,留在这儿专门制造天魔眷属?”

    未现身的田孟便道:“幽冥九藏秘术绝不是魔主法门,收取徒众并无价值……”

    逯青华今天和他卯上了:“那也未必,你看他刚刚使出的手段,明明是天魔无形之法,用出来的算什么邪魔歪道!”

    “咳!”海波客咳了一声,提醒这位激动之下,口不择言的同门。

    五位接引在剑道造诣上,绝对都是一等一的,刚才鬼厌以九藏魔身纵横虚空,运使的法门,他们都看在眼里,分明就是很精到的剑势,特别是后面绕空五折,甚至都有点儿轩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影子。

    《上真九霄飞仙剑经》占着修行界第一剑经的位置,十余劫不曾稍移,尤其以斩雷辟劫剑、十二玉楼天外音为代表的度劫秘剑,在此界神威凛凛,广为流传。世上绝不少因倾慕此部剑经,而模仿出来的剑诀,就算不入流,怎么说都是剑道一脉,拿着和幽冥九藏秘术比正宗,根本是落自家的威风。

    逯青华又闭了嘴,灵矫才不管,反是让这番交谈激起了乐趣,她扯过彭索,低笑道:“刚刚你听到几声?”

    “啊?”

    “我可是等到了两声,两声哦!”

    她晃动两根手指,颇有些兴奋。所谓“两声”,就是指有意义的两声鸣吟。而这个“有意义”,又是可以进入论剑轩真传弟子眼底的意思。

    有些剑修,剑发如骤风狂风,但那样的剑势,如果以十二玉楼天外音的正统剑意为标准,从头响到尾,千声万声也毫无价值。

    相应的,鬼厌使出来的前三转也一无是处,但第四转已经初窥门径,第五转则可谓是登堂入室,至少那一剑之法理,绝对契合了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剑路,这才能激发飘缈飞仙之音。

    当然,那“天外有天”的基本剑路,也不是十二玉楼天外音所独有,它只是做得最为登峰造极的那个。

    总之一句话,鬼厌那绕空五折,着实显出他一些剑道上的造诣,让灵矫又好奇,又兴奋。

    逯青华瞪了灵矫一眼,可惜,没有任何效果。

    只听海波客道:“魔门之法,若求精进,还是要寻找他化之目标,这远空城地界内,哪有长生人?”

    一来二去,一行人忽都有所悟,齐齐回头,盯上了不远处,重化人形,想悄悄遁走的黑蛟真人。

    被几位接引盯上,黑蛟真人虽也是同级的高手,也觉得遍体生刺,十分难受。本还想着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跑远,但转念一想,被几位真人剑修锁定,又在剑阵笼罩之下,显然是没指望了。

    他倒也光棍儿,闷哼一声,挺直了身子,心里则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藏着血疫龙瘟的秘密。作为一个长生真人,又是活了千载的大妖,他想藏着掖着,当今之世,还真没有几个人能从他嘴里抠出来。

    事实上,五位接引确实没能挖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黑蛟真人再怎么势单力孤,再怎么形容狼狈,都是威震一方的大妖,平日里也多是安居在卢江水底,恶迹不彰,他一口咬定是看上了鬼厌元神,目的明确,理由充分,绝没有半点儿虚处,五个接引明知他有所隐瞒,却也找不到突破口,只能作罢。

    但黑蛟真人在远空城也呆不下去了,只能骂骂咧咧地离开,至于甘不甘心,做不做其他的手脚,海波客等人不去管,也管不了。

    只因鬼厌一事,他们就头痛得很了。

    鬼厌修成天魔变,以“飞精附人”的法门匿入三千剑修之,照理说,只要剑阵不散,鬼厌早晚要给封死在这里。可问题是,这就等于拿着三千剑修的前程性命去换,就像海波客所说的那样,一番争战,人心动荡,到最后就算把鬼厌灭杀,那三千剑修,能不沾染魔劫的,能有几个?

    当然,沾染了魔劫也不是没法子破,只要肯下力气,损失肯定会降低的。但不要忘了,另一边还有十几万远空城的居民。

    他们可以说为了降伏魔头,斩杀十多万遭魔染的远空城居民,毕竟这有上清宗的前车之鉴,就算有人觉得不妥,都还可以圆过去。但若将聚仙桥三千剑修和十多万远空城居民摆在同等条件下,却是一个放一个杀,生死两途,这就做过了。

    厚此薄彼没问题,但绝不能拉出生与死的距离来。

    论剑轩毕竟不是元始魔宗,绝大部分情况下,基本的道义还是要讲的。否则,外部舆论不说,单只是内部的置疑,也很要命。

    五大接引在这边,就面临着这样的尴尬局面。

    幸好,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三个时辰之后,轩传来的最近指示,着实让他们松一口气。

    针对远空城、针对鬼厌,只有一个意思:放手!

    也就是说,不管了。

    鬼厌也好,远空城涉及的十多万居民也好,只需登记造册,留档待察,其余的再无限制——当然,这只理论上。因为魔染之事,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只要是从远空城出来的修士,在南国都很难混得开,其遭受的歧视,将会相当严重。

    这些,各位接引才不会关心,倒是另一条信息,让他们震了一震:

    李伯才仙师过境远空城,亲来除魔!

    此时为商议事情,五位接引都现了身,连带着十二位正执事,也都列席。

    逯青华一向看这一位李仙师不太顺眼的,就恼道:“我们不做事,让他来,是看不起人么?”

    “你想多了。”田孟在一边平淡回应。他白面短须,脸型方正,相貌很是儒雅,算是五方接引最英俊的一位,和逯青华相映成趣,“你忘了玄昊的话?”

    玄昊上师虽不是剑修,但和论剑轩一向关系良好,轩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外面办的,和五位接引也有交情。田孟只一提,逯青华就是猛醒:

    “是了,破迷丹精……”

    海波客等人都反应过来,这一件事,可比鬼厌这边要紧多了,而李伯才,正是造化祖师钦定的处理此事的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