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乱欲精变 瀑下魔生(上)

    缝隙既现,鬼厌没有不走的道理,他哈哈一笑,举步迈入。

    可才踏进去一个脚尖儿的距离,他蓦地停住,脑后广口大瓶翻转,一层迷离光波从喷射而出,瞬间扩散出百丈开外,随着扩散距离的增加,还有旗剑天罗的钳制,光波亮度快消减,然而其穿透力、附着力、传染力却是没道理地越来越强。

    灵矫的距离还算远,可她气机与旗剑天罗相接,但觉此刻,被剑阵严控的天地元气,被那光波一激,便分化出极阴损恶毒之质,顺着剑阵罗织的气机,弥散开来。

    在旗剑天罗卫护下,隐入虚空的三千剑修,照理说,但凡无虚空神通者,概不能伤,可鬼厌这一手,似乎正蕴着某种虚空法门,连空间的夹层都能渗进去。

    猝不及防之下,范围内的剑修,立时有七八个人翻身栽倒,从剑阵脱离,露出形迹,有倒霉蛋更是直接从高空栽下,若不是在剑阵笼罩范围内,及时受了护持,这一下就要弄个粉身碎骨。

    旗剑天罗乃是一等一的上乘剑阵,不会因为少数人的受创而露出破绽,但灵矫在一旁已看得吐舌头。

    旗剑天罗自创出以来,不是没让人破过,可这样聚仙桥三千剑修、五大接引齐至,却被一个六欲天魔闹得这般被动的,还是头一回。无论如何,这都是很没面子的事儿。

    她这样的性格,已经是如此想法,更别说那些眼高于顶的聚仙桥剑修了。不过,若能有一个好结果……

    一念未绝,她忽又有所感,回头一瞧,便是“啊呀”一声,拍额道:“造化祖师怕是要斩人……”

    只见那缝隙之前,鬼厌踪影皆无,但他绝不是冲出那所谓的“缝隙”,因为缝隙之后,正有一个儒生打扮的年男子跨步而出,面沉如水。见了灵矫投来的视线,哼了一声。

    灵矫知道他架子大,嘻嘻一笑,向那边飞过去,遥遥叫了一声“海波师叔”,又挠头道:“这也叫鬼厌识破?”

    来人乃是聚仙桥五大接引的南方接引,自号“海波客”而不用真名,他与其他四位接引,分据五方,禁锢天地元气,在剑阵范围之内,当真有颠倒五行之能,换一种说法,便是有错乱虚空的法门。

    结合那一面已经近乎单轮祭炼圆满,只差一步便可进入法宝之列的“逆五行旗门灵幡”,刚刚要是鬼厌以为破开了剑阵,冒失突围,就会被直接扔进阵眼,也就是逆五行旗门灵幡里,那时就是劫法宗师,也要老实蹲一段时间。

    鬼厌前后的做法,分明是识破这一陷阱,借着伤人转移注意力,借机匿踪远走。

    灵矫就四处打望:“师叔,那家伙跑远了?”

    海波客沉沉道一声:“还没有。”

    “哦,那还好……”

    海波客脸色没有好转的迹象:“只有更糟!”

    说着,他倏然拔剑,以他真人境界的圆熟剑意催运,但只见光,未见其形,当空仿佛化现一轮明月,便是此刻日正当,也未能遮去其皎皎光辉。

    明月如镜,灵矫从看去,只见那里面倒映出纵横交错的枝蔓,密密麻麻,她知道这是旗剑天罗的部分气机结构,由此再延伸出去,就是三千剑修的分布位置。

    海波客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一手,灵矫仔细看,很快就发现这部分结构实在缺乏剑阵应有的稳定,似乎是被刚才鬼厌的狠手打击,还没有恢复过来。但看上去又没有实质的损伤。

    “是他们被撼动了心志,天魔法门,多是如此。”

    海波客化出明月剑轮,可不是给灵矫上课的,他锐眼盯紧了其细微变化,良久,吐出一句话:“不错,他藏在这间。”

    “咦?”

    “就是‘乱欲精’,幽冥九藏秘术,天魔变之第一变。彭索!”

    他忽地下令,不远处的虚空,彭索应声而出。

    彭索手下剑兵受鬼厌魔染,不得已封死了他驾驭的聚仙桥,本该回去求援,却半途见到三千剑修齐出,五大接引同至的盛况,那点儿禁制自然消去,人也跟着回来。

    他受命追索鬼厌,做过一番功课,是最熟知其根底的人物之一,脑子也清楚,这时出来,正是解答问题,提出建议的。

    海波客就道:“果然如你判断,鬼厌修成了这天魔变化,按你所读典籍,可有侦测、克制‘乱欲精’的办法?”

    彭索沉静应对:“接引大人明鉴,佛门言及魔头,有‘飞精附人’之能,这正是‘乱欲精’的根底。有形化无形,附人身上,乱其六欲,诱发魔行,若是有魔主法门,使人永沦魔境,为其眷属徒众,也不是不可能。但魔宗法门,除非是占据绝大优势,否则向来是要寻隙而入,只要一众人等,使心不乱,明澈无尘,自然可免。”

    “嘿,心不乱,明无尘,说来容易。”

    彭索也知道这法子不怎么现实,可没办法,天魔变化,就是如此诡秘,不是人多就能压制得住的。这还是乱欲精,待到破神鬼、他化魔这两重天魔变化,说不定三千剑修,倒有小半要反戈一击的。

    一旁灵矫又奇怪了:“偌大个人,化光化气化飞精,又不是阳神之身,魔宗法门,真是古怪得很。”

    彭索闻言苦笑了下,冲灵矫略一点头,又对海波客道:“接引大人,弟子觉得,鬼厌此人,修通那虚空法门,还有那魔身变化,已非常理所能想象,我们这般围追堵截,怕是不怎对路。”

    海波客淡淡看他一眼,道:“你再说说?”

    “是。弟子读过的相关典籍之,关于幽冥九藏秘术的一些描述,都说鬼厌所修的这部法门,在魔门,名声并非是多么显耀,一方面是因为魔门对炼体法门有向来有歧视的惯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幽冥九藏秘术要推至无上之境,有两个艰难又不甚合算的环节一定要过……”

    彭索尽可能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那两个环节,一个是九藏魔身的穷极变化,其实就是真形法体和阳神的交融妙化,使形非形,神非神,浑融如一,散则成气,聚则成形,几成不坏之身。这一变化对真形法体的要求实在太高,对绝大部分修士来说,空耗时日,又难见效果,古往今来,真没几个能做到这一点的。

    至于另一个,就是形藏变的虚空藏法门,此法门牵涉到虚空神通,是幽冥九藏秘术最艰难却也最容易绕过去的一步。这一变本身并不是什么非过不可的关隘,就是不管他,径直去修后面的法门也可以,但只有修通这一变,此部法门才有登峰造极的可能。

    可虚空神通哪有那么好修的?就是长生真人、劫法宗师,能真正修得此类神通的,也是凤毛麟角,这就极大限制了修炼此部法门的修士之成就。

    但如今,鬼厌变化形藏神藏六变,一气呵成,尽善尽美,两个最要命的环节都越了过去,这也确保了他幽冥九藏秘术超拔同侪,至少是在他身上,成为了一等一的天魔法门。

    “谁也不知道鬼厌如何就能领悟虚空神通,而且将肉身淬炼到那种地步。玄昊上师曾对弟子说过,他那一夜与几位同道,曾将鬼厌打得粉身碎骨,当时还没有那种迹象,说不定就是随后得了机缘,重塑肉身,以至大成……”

    彭索之前一直在忙着处理手下剑兵受魔染之事,这话憋了也很久了,正要再说下去,忽有人横插一句:

    “正因如此,此獠万不可留!”

    说话那人身形高瘦,皮肤微呈暗绿色,异于常人,颇为诡谲,却是东方接引逯青华。

    此人修行的是正宗剑术秘要,但早年行道时,遭人暗算,被毒素污了肉身,全凭强绝的剑心意志压住,瞬斩敌于剑下,但皮肤的颜色却再也变不回来,几乎毁了他的肉身根基。也因为此事,他对一切施毒制毒、或有类似法门的修士,都有天然的成见,鬼厌刚刚那手,正是他最讨厌的!

    他现身出来,冷声道:“此獠虽是狡诈,但旗剑天罗密实无缝,他一时也难越出,如今其余人等不可止歇剑阵,只由我们几个运化剑心灵识,抽丝剥茧,搜他出来!”

    这也是个办法,可海波客想了想,摇头否决:“飞精附人,随心而动,除非能使这三千剑修心如止水,否则再怎样都只是在众人心神追逐不休,空自被他染化毁掉许多可造之材。”

    他这么一提,逯青华不说话了。

    聚仙桥三千剑修,是论剑轩多年以来,积累下的浑厚资本之一,在未来是有大用的,就算是五位接引,也不敢令其遭受惨痛损失。

    说实话,他们任何一人在此,都不惧这乱欲精之手段,就算是彭索这差一个境界的,只要剑心稳固,依旧无妨。偏偏三千剑修之,高下有别,大部分还都是还丹境界,除了极少数人,其他的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投鼠忌器,让人憋屈得很。

    *********

    年底事多,请大家见谅。另外因为预定情节有改动,前一章标题不太合适,会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