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一席之地 一国之君(五)

    思定堂的坞堡外,一道人影飞落,见得堡外如此热闹,眉头略皱。

    回风道士见了,却是一喜:“院首!”

    他是较随意的那种,而思定堂在坞堡内外的修士,不论远近,都是即刻行礼如仪,就是一向性子粗野的张妙林都不例外。

    灵矫好奇地看过去,便见得一位女冠,着蓝布黑襟常服,头戴包巾,不见半根跳丝,足缠白袜,踏青布圆口鞋,全身上下收拾齐整,却太朴素,更不见任何彰显女子性情之佩饰。

    然而她素面如玉,五官秀雅,又令人赏心悦目,惟眉心印出一道浅痕,似乎是常有心事,不得开解,又有端肃严峻之气,封蕴其中,眸光清冷寒彻,照人则如霜似雪,天生就令旁人不得亲近。

    灵矫笑吟吟向其打了个招呼:“无羽院首啊……见面更甚闻名,好像很难打交道的样子。”

    后面半句是压低了嗓音,向回风道士说话,可那声音连王慎都能听到。回风道士咳了一声,正要给几方介绍一下,感应最敏锐的灵矫咦了一声,回头去看。

    她只是最早反应的那个,真人级别的气机对冲,影响范围远超百里,无羽、回风道士和张妙林等人,也纷纷加回头。

    只见在西北天域,天空赫然划分两边,一边积云如山,水气磅礴,另一边幽暗深沉,鬼火闪灭。如此奇景,仅是持续了不到两息时间,那垒垒云层之中,便有嗥声巨吼,一道灵光破云而出,多角突折,辗转变化,顷刻间就化为一条四爪独峰的恶蛟,灵波扩散,高空中茫茫水气,便化为冰晶飞雪,片片飘落。

    “是黑蛟真人。”

    灵矫很有些意外,另一边她也很熟,不是鬼厌又是谁来。

    那日鬼厌遁走之后,只有玄昊上师留下,黑蛟真人和盛桐都离开了,不想今日又出现在此地,而且,分明是盯上了两日来不见影踪的鬼厌。

    愕然过后,灵矫拍手笑道:“这个好,他真帮了大忙啊!”

    她也顾不得别的,叫一声“莫见怪”,身形倏化流光,飞入半空,直往那边去了,随她的遁光,远方天空中的旗剑天罗,忽然就放出万丈虹光,架空成桥,直趋而进。

    “是聚仙桥……”

    回风道士吸了口气,不知这一架虹桥中,又藏下多少剑兵,以旗剑天罗居中调度,二千四百里方圆范围内,论剑轩绝对有随时调派千百剑修,攻掠转战的能耐。那鬼厌露了形迹,就算过得了黑蛟真人那关,十有**也要落入论剑轩层层剑阵之中。

    他很快回神,借着这点儿时间,向无羽解释今日之事缘起,才说到半截,那灵光所化恶蛟,鼓风吹雪,将近百里方圆都化为冰雪之地,雪花飞舞,甚至都飘落到这边来。回风道士正说着话,忽然就喉咙干涩,周身气机也为之一窒,似乎大河封冻,水波不兴,气息转运多了许多滞涩艰碍之处。

    无羽嗯了一声,不让他再说下去:“我知道了……”

    女冠看那边恶蛟掀动风雪,神色也不见多大变化,只道:“黑蛟真人先一步放出了真人界域……那鬼厌比他如何?”

    真人界域是真人神通与天地法则交映所成,倒五行,逆四时,自成一域,只要对手陷了进去,对于气机运化,必是此消彼长。有些步虚修士所成之“步虚法域”,便是仿借而来,效用实有天壤之别。

    任何一位真人运使界域的法门,都是千锤百炼,又或是百世千载传承下来的上乘心法,不到那个境界,观此法门,只若井蛙语于海,难见真谛。但他们两人,一生所学,根基深厚,眼界阔大,谈及皮毛,倒也无妨。

    “黑蛟真人以异类成道,在南国屹立多年而不倒,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至于鬼厌此人,素行不良,传说中多年锢于步虚境界,不得寸进,然而渡魔、雷二劫,却如闲庭信步,让人观之不透。”

    回风道士等于是说了废话,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鬼厌迄今为止,都没有放出真人界域,只有半空中幽光飞绕,如一条长线,在风雪中飞腾。

    以回风道士的眼光,已经有些吃力了。

    至于携旗剑天罗迎上的灵矫,眼中是另一番景象:“鬼厌不放出真人界域,分明是不愿和黑蛟真人僵持。至于他通体演化幽光,法体虚无,黑蛟真人再不限制,真要锁拿不住……”

    灵矫身后,聚仙桥的虹光正飞架而至,其中剑兵,已预结剑阵,只到抵达,恐怕不管黑蛟真人能不能得手,旗剑天罗剑阵必然会重重封锁这片区域,接替下来。至于时机,自有虹桥之上的“接引”把握。

    论剑轩在聚仙桥上共设有五名接引,每一位至少都是长生真人的级别,此次鬼厌破劫成就六欲天魔,染化了十余万生灵,更重要是害了彭索手下近百剑兵,如此已触犯了论剑轩的逆鳞,故而聚仙桥五名接引齐至,搜检受魔染的生灵还在其次,一旦发现鬼厌,便要以雷霆万钧之势,灭杀此獠,以正视听。

    有那么些大能出手,灵矫乐得轻松。

    这时她还看出来,黑蛟真人分明有些焦躁,似乎是不乐意她插手。也对,那位又不是扶善除恶的义妖,今日不顾险局,缀上鬼厌,若无所求,才真叫奇怪。

    念头刚转到这里,却见黑蛟所推动的风雪之中,鬼厌幽光,倏然闪灭,气机不稳,且是一泄千里,黑蛟真人则趁此时机,一举现了原形,化为一头长约十余丈的墨玉寒蛟,与空中灵光所化恶蛟虚空相接,大口剧张,利刃般的牙齿铮铮有声,其中有绝大吸力,放射出来,鬼厌幽光直往他口中去。

    “成了!”

    黑蛟真人心中大喜,鬼厌能将血疫龙瘟抗住这么久,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如今又有灵矫飞来,旗剑天罗布张,稍有不慎,煮熟的鸭子就真的飞掉。还好,他血脉传来信息,鬼厌终于弹压不住,受制于瘟毒,一身真人修为,急速滑落,又被他寒雪界域压制,再无翻身之力。

    他利齿铮铮作鸣,口腔气息转化为《未来星宿劫经》之质性,在幽光上一落,便蚀去一层。鬼厌的挣扎之力愈发弱小,黑蛟真人已经可以分心旁顾,生怕灵矫半途截杀,坏了他的好事。

    目前,灵矫除了有点儿惊讶,并没有别的举动,可这时候,远方天际虹桥眼看就要飞架而至,以论剑轩的霸道,黑蛟真人可不奢望其会遵照先来后到的原则,分他一口汤喝。

    他再顾不得其他,口发龙啸,气息消蚀之力再增,鬼厌所化幽光,还在挣扎,却已经不断收缩,微弱如风中之烛。

    只差一步,只差一步他就能够吞掉鬼厌,将《未来星宿劫经》修至圆满,重塑血脉,逆推天龙真身!

    只差一步……

    在大功告成的边缘来回游荡几次,黑蛟真人忽地一怔,警兆就像烧红的尖针,直刺入他神魂深处。在未能掌握准确的信息前,长生真人的敏锐灵觉,以及妖物的本能已驱使他做出最正确的反应。

    他口中气息变吞为吐,如雷鸣一般,硬生生将嘴边幽光推后……半分!

    不是他雷声大,雨点小,而是幽光在刹那间扫去了那一层虚弱的外壳,露出里面硬扎的核心。不但如此,那幽光似外扩,似回缩,如水之涟漪,往复如轮,其中自有刺骨透髓之锋芒,视他吐息如无物,从口吻处突入,直贯脑宫。

    黑蛟真人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同时还喷出碎牙血沫,受他怒气所激,方圆里许,都化为冰封世界,其巨尾则在冰涩空气中,重重甩击,速度不减反增。

    但这一切反击都是迟了半步,鬼厌幽光一击得手,也不贪功,借势冲霄而起,任他冰封锢锁,都是一突而过,转眼就是飞腾千丈。

    灵矫在外围啧啧称奇:“都说魔门之法通于神魔变化,可这鬼厌使出化神光,却直之无前,凌厉无匹,便如使剑一般……啊呀呀!”

    她瞪大了眼睛,看那天空中,云气嗡然绞散,有形无形之间,剑气交错,化为层层天网,弥天遮地,这其间亦有五位真人级别的剑修发力,分据五方五行,禁锢天地元气,要让这一片天地,化为不可突破之牢狱。这样的大手笔,便是个劫法宗师来了,也要头痛。

    可灵矫关注的不是这个。

    她看到,就在这完全没有任何破绽的“旗剑天罗”的围杀之下,鬼厌幽光划出了连续的弧线,盘旋飞升,其中有之前如轮之印记,而其中气机之运化,却是随着弧线的增加和高度的提升,层层推进,愈显深邃。

    幽光旋空五圈,前三圈时,还受到旗剑天罗的钳制,较为滞涩,可到第四圈,却是突破了某一节点,殷殷鸣响,细听来,倒似是灵矫等论剑轩弟子最熟悉的剑吟。

    到了第五圈,剑吟之声,缥然若闻若不闻,可幽光所到之处,剑气罗网分明就是招架不住,产生了可以目见的变形。

    这个时候,灵矫心底竟有一个古怪的想法:

    第六圈,第六圈会怎样?

    可惜不遂她心意,鬼厌幽光这一路的变化已到使到了尽头,那边光影变幻,竟是现了鬼厌真身,同时其脑后幽暗虚空,凝化为一只广口大瓶,照空一吸,已经变了形的那一片剑气罗网,硬是剥掉吞下,露出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