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一席之地 一国之君(四)

    笑声中,一人从坞堡中飞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头发随便扎一个髻,脸上胡须蓬乱不堪,不知有多久没有打理。双眸却是神光闪闪,盯着回风就不放开。

    这位不修边幅的大汉,便是思定堂的第二号人物,张妙林张副院。他性子粗,脾气爆,唯有修行、推演符法时,才能静得下心去,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回风道士苦笑一声:“论剑轩和海商会的客人都在,妙林师弟你且来见过。”

    “论剑轩!”张妙林眼睛一瞪,“哪里?又来抢宝箓了?”

    “什么时候抢过啊。”

    回风道士身边,灵矫瞪圆了眼睛,像是恼怒,但更像好奇:“有轩中修士,抢上清八威召龙宝箓?”

    “你是论剑轩的?”

    张妙林直接捋袖子,竟是要立刻大干一场,等他手中符法灵光闪耀,总算见了灵矫蹈空踏虚的模样,愣了一愣,忙向回风说话:“把宝箓借我一用,这家伙厉害!”

    回风道士举手叫停:“灵矫女仙是我请回来,帮着你们思定堂过难关的,师弟你也存着些礼数。”

    “难关,什么难关?”

    回风道士正要讲话,却生出感应,抬头去看。不只是他,坞堡内外,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抬头,见到高空中,那一道招展的长幡。

    旗剑天罗的伟力,在蔓延一段时间后,终于来到这偏远之地,将森森寒意,无形剑压,倾泄而下。此时只若秋冬寒雨,淅沥沥湿寒透骨,还伤不到人,但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张妙林盯住长幡,一时就拔不开眼睛了:“这是第一等的旗门幡啊,我那一件比起来,就是一坨屎……”

    在他还没说出更没遮掩的话之前,回风道士忙打断他,由旗剑天罗说起,简要将前日发生的事情道出,又提及论剑轩的准备。张妙林性子粗,却不傻,当即明白过来,再看灵矫的时候,便稍稍收敛了一些。

    “那就是六欲魔音啊,我倒是听到了,可我这不是挺正常的,哪儿入魔了?”

    灵矫笑吟吟地道:“谁说你入魔了?听了六欲魔音,未必就要受魔染,受了魔染,也不等于入魔。事实上,遭遇魔染,亦有祛除之法,可一旦入魔,就再也无法挽救……旗剑天罗,便为此而设。”

    这个看起来漫无心机的女修,真说起场面话来,也头头是道,软硬兼具。很快她又一拍回风道士后背:“好心道士,我来帮忙是没错,可话还要再说一遍,若这思定堂里有入魔之人,我可不是给他打掩护来的。”

    不等回风道士答话,张妙林已嚷道:“思定堂容谁都容不下魔崽子!真出了不争气的,我第一个砍了他!”

    回风道士平淡回了一句:“入魔与否,与争不争气无关。”

    这话里含意颇深,但凡是当事者,莫不有所感触。张妙林微怔,不再说话。回风则转往车队方向:“华夫人,如今事不凑巧,难以分心招待,夫人若有事与无羽院首商量,是否可容许我转告?”

    车中,华夫人柔声道:“劳道长费心,这边并无要紧之事。倒是鬼厌魔染之事后,远空城存亡难定,再非净土,思定院若不想陷入是非之中,还是暂避为上。”

    回风道士心中微动,华夫人分明是说,可以帮忙。

    乍听华夫人说话时,总会以为这是位纤纤弱质,只有知晓她在海商会地位的人,才能明白,这一位是何等了不起的商业宗师。海商会得她之助,在修行界一举奠定了最权威、最高端的法器炼制、鉴定、供应商家地位,再加上一贯优势的海上资源交易,在南海、东海区域一时无以伦比。在商言商,就是论剑轩、罗刹教这样的庞然大物,都要让出一头地。

    近年来,其影响力更向南国陆地扩张,若不是随心法会连续多年成功举办,缓解了一些压力,随心阁在南国的传统地位,都要再打落一层。

    虽是传说因身体缘故,这两年已经渐渐淡出,可这样的人物,回风道士自己也还罢了,他知道无羽院首对其是有结交之心的。

    其实,若有选择,还是海商会这边,更合心意,在商言商,不至于有其他意向。只是灵矫这边,不好反复,而且,灵矫也没有给他反复的机会。

    女修在旁嘻嘻一笑,朝高空中那长幡信手一招,论剑轩真传弟子的气机传去,不一刻便有便有寒冽剑气,如风卷雪,倾泄而下。

    只要是被旗剑天罗覆盖的区域,论剑轩修士,随时可以调动三千剑修之力,中间以聚仙桥聚散往来,对敌时,战力能暴增十倍,像思定堂这样的小势力,当真是弹指可灭。

    张妙林吓了一跳,这时方才亲身感受到,论剑轩的厚积底蕴。

    灵矫倒没有炫耀的意思,剑气平平一落,里面掺入了论剑轩独有的侦测法门,倏乎间已将坞堡内外“洗”了一遍,坞堡内外修士,连带着海商会全体,都觉得冷风吹过,身上微寒,然后倒也没什么了。

    回风道士心中一叹,问道:“这样就好了。”

    “哪有啊,好麻烦的!初测是过了,但我还要留下标识,做上记录,待宗门派下专管此事的长老复测之后,才能算数。”

    回风道士嘿了一声,神色颇是复杂。

    麻烦?你还真不要嫌麻烦。这两千四百里方圆范围内,不知有多少万人,欲求初测而不可得,这已等于是半块免死金牌,万一论剑轩最后决议,要杀一个血流成河,永除后患,思定堂全要靠着它来免祸。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是此意了。

    “回风道长。”华夫人柔和低细的嗓音复又响起。

    回风道士应了一声:“夫人有何吩咐?”

    华夫人以不疾不徐的语速道:“听说鬼厌此人,是临战破入真人境界,道长当时也是在场,不知可否言明时辰?”

    回风道士想了想,鬼厌是在日出时分破劫而走,便答道:“大约是卯时中。”

    “前后相隔不过一个时辰。”华夫人低声一叹。

    回风道士一怔,才知道华夫人和鬼厌有所交集。

    “前日夜里,我等一行,在来此的路上,遇两人劫路,却奇怪地彼此攻击,导致虎头蛇尾。其中一人,放出幽明之火,极似传说中的鬼厌,那时他只是步虚修为……日夜相继,却是判若两人。”

    事实如此,对华夫人的感慨,回风没法说什么。

    张妙林却是插了一句嘴:“北地‘神憎鬼厌’之名,我听得多了。莫不是老天爷瞎了眼睛,这样的卑劣之徒,也能长生久视?”

    回风唔了一声,鬼厌此人,他前日还是头一回见到,觉得那人行事之风,与传言中卑劣无耻之状,不甚相符,当然,那也只是短暂的印象,做不得准。

    车内又一声幽幽叹息:“渡长生之劫者,当有非人之志,志常不改,秉性可移。”

    “这女人说话不靠谱……”

    相隔约百余里,余慈也将华夫人的感慨听了个真切,做为当事人,他当然知道,鬼厌能进入真人境界,与其自家秉性没有半点儿关系。当然,华夫人与他并无交集,他也不至于闲着没事儿,跳出去纠正其错误。他倒是可以肯定,自己的计划,又要修改了。

    他一来没想到偏僻的思定堂,突然连来了两拨客人,导致不好发力;二来也忽视了论剑轩的手段。那旗剑天罗周盖魔染区域,念动间真有尽屠十多万人的能耐。让那些素不相识的无辜之人,因此而受难,余慈心里还真的不太爽利。

    而最现实的情况是,黑蛟真人马上就到,由于那奇毒所蕴血气锁定,余慈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

    他冷笑一声,驱动鬼厌站起身来,如今这情况,不打上一场,势必无法了局。那么就来,其实他也很想多多尝试一下,以真人层次对战的感觉。

    黑蛟真人一定很迫切见他,那种毒素,确实是能够让人保持期待。

    身上沾染的奇毒,经他两日的研究,发现称其为“毒”,不太合适。这玩意儿更像一个预设的模具,且是一个从某个修为绝高的生灵身上复制下来的模具。

    只要摄入体内,其内蕴的力量就会逼着中毒者按照它的套路来,要求呼吸吐纳、形神结构完全一致,全没有一点儿可商榷的余地,否则内部的冲突就要永无休止地进行下去,行气就岔气,定神就乱神,就算不会致命,也要弄得你手忙脚乱,病体难愈。

    这玩意儿出奇地难缠,余慈以入微之能,驾驭三方元气的特殊形神材质,也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封住其作用。

    但他并不着急,解铃还须系铃人,解毒的法门,肯定就在黑蛟真人身上。

    远方,虚空中的水气含量一波接一波地提升,黑蛟真人遥空锁定了他的位置,快速积蓄力量,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其目的。

    鬼厌脑后,也有一片幽深世界扩开,内里似燃鬼火,似游幽光,幽冥九藏秘术的形藏、神藏六变,都化入其中。

    也在这时,余慈的心念往思定堂那边飘了一下,那里,又有人飞落。

    ********

    又是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