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一席之地 一国之君(中)

    一夜风雷散,此后数日,南国日月像此前亿万年一般,轮番照映在纵横交错的水道之上,之前的天劫雷火,已全然消去了痕迹,只有粼粼波光,如一江零金碎玉,飘游东去。

    江水拐了一个大弯,由湍急渐归平缓,微动波澜,穿城而过,两岸花香袭人。南国城池,与其他各地都有不同,亿万里膏腴之地、宜居之所,随便砸下一拳头,都可能喷涌出灵气,大多数时间,不需要群聚争利,便足以敷用。

    这种前提下,倒是助长了南国修士对修行洞府的要求,一座城池,往往占地极广,数百里方圆的城池只算小的,千里之廓,万里之城,所在多有。

    这样的大城,都是由高等如福地洞天、等若灵池秘府、下等若煞穴地脉这些修炼胜地为心,一个个门派、一座座坞堡,一处处岛屿拼接而成,聚居区之间,都留下颇大的余量,其间以飞梭、符桥穿行往来,看似离得很远,其实来去很是方便,自然,那些设了禁制的区域除外。

    哗啦水响,黑蛟真人从江水走出来。这处江水转折之地,是一个坞堡的外围,有一处飞梭行,不少人等在那里,人流较密,黑蛟真人一冒头,便引来许多人的注意。但他旁若无人,自顾自前行,魁伟的身躯虽是刚从水里出来,却是干净清爽,便容颜丑陋,也能显出几分气度。

    这情形在此界并不罕见,他又刻意压低了灵压,周围人只是多看他两眼,再无反应。黑蛟真人却饶有兴致地观察这边人的活动,他看到,很多人面色凝重,且越是修为较高的,越是如此。

    黑蛟真人六识之敏锐,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清晰听到一些有关“鬼厌”、“论剑轩”、“魔种”之类的词汇。他冷哼一声,论剑轩如今声势看涨是不错,但也是四处漏风了。

    鬼厌成就六欲天魔后,事态变得明朗而残酷。

    以那日交战地为心,方圆千里,更准确的数字是直径达两千四百余里的广阔区域内,有十余万人,受六欲魔音染化,被播洒了魔种,成了天魔眷属——如果给他们百年、千年的时间,可以肯定必会如此。

    理论上,他们就有了感应、敬奉元始魔主的资格,若有资质特别合适的,就此迈入魔道,也未可知。至于眼下,真正入魔的倒还是极少数。可是,上清宗前车之鉴在先,又有哪个宗门肯冒着漏的风险,逐一筛选可疑之人?

    最简单、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杀!

    杀光这十来万人,一切都好说了。

    当然,用膝盖想也知道,真要不折不扣地执行,那便是最大的愚行。十余万人,哪个没有个三亲六故?因此而反弹起来,群情鼎沸,就是论剑轩,也很难弹压得住。

    杀还是要杀,但那是最终手段。

    若黑蛟是论剑轩人,必然将刀子举起来,先不砍下去,而是放出消息,也就是让那些个“三亲六故”,求到论剑轩那边,收取人情。依着这些个人情脉络,分批分层次,从相关人员里筛选,再留档备案。

    虽是多一番手脚,也未必多么严密,但能得到许多现实好处,就算日后生变,也有防备,可以大幅削弱此次魔染的影响。最后留下的那些,杀或不杀,便在一念之间。

    此事影响太大,想瞒也瞒不住,在论剑轩内部讨论的时候,争执之激烈可以想见,那些落在下风的人们,散布风声,想用别处的压力,迫使内部风向改变,这都是应有之义,并不奇怪。

    要是没有这些争论,黑蛟真人反倒会为之胆寒——那样的论剑轩,真是有多远就要避多远。

    如果他的信息无误,昨日论剑轩已经有人持聚仙旗西来,召聚三千剑修,准备在这一区域内,布下“旗剑天罗”的法阵,一应生灵,但凡要强行离开此地,都会陷入到剑气交织的旗门去,被万剑穿心。

    只有那些领悟了论剑轩真实意向的人们,才能为自己的身家性命主动争取一二。

    这些本来和黑蛟真人没什么干系,可问题是,他通过与自家血气的感应,已经锁定了鬼厌的大概位置,那家伙就停留在这两千四百里方圆的区域内,东飘西荡。

    黑蛟真人便估计,鬼厌大概是在研究,如何将其染化的天魔眷属利用起来,以对抗目前的不利局面——他可以肯定,如今血疫龙瘟已经发作,鬼厌此时大约正是五脏六腑齐齐造反,经络骨肉无一不伤吧。

    他嘿嘿发笑,颇有幸灾乐祸的快感:从巅峰一头栽下来的感觉如何?

    正笑着,他忽有有所感,回头一看,便见至少百里开外,茫茫天宇下,不知何时,竟是立下了一道长幡,黑底白纹,上有种种奇异画,飞流摇动,似在时刻变化之,幡布随风摆荡,高不知几何,在黑蛟真人这个位置,竟也清晰可见。

    以此长幡为心,有寒冽锋锐之气层层分布,初时非常明显,触肤生痛,但很快就化散于无形,只有黑蛟真人这般感应敏锐之辈,才知其已经扩散到数百里开外,范围还在不断扩张。

    这就是旗剑天罗吧。

    近些年来,论剑轩总爱鼓捣这此阵禁之流,别说还真有了不少成果。只是他势必要快点儿了,若鬼厌被论剑轩先一步寻到,想来那边绝不介意将其绞杀成渣,那时他一番心血,可就扔到白地里了。

    黑蛟锁定了方位,匆匆赶去,殊不知在他前去的方向,余慈也是发出类似的感慨:

    你也快点儿啊!

    十余万生灵被他六欲魔音所染,但任何魔种,都有一个滋润生长的过程,可不会像照神铜鉴那般,遍洒星芒,寄生神魂,直截了当。换了任何一个初臻六欲天魔的魔门修士在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耐心等待,等十余万人,那些入魔之辈长成了,人家也是供奉元始魔主,要再过一遍手,才好使唤。

    偏偏余慈就是个异类,在渡劫之初,就按照承启天、天魔殿的故技,组构魔国,经天劫淬炼之后,已可初步运使,就算魔国主体,仍是六欲浊流之属,可有承启天这样较成熟的法度为先导,从辨识、收集、重组有效信息,对当下的余慈来说,并不困难。

    经过几番梳理,他就像是拥有了一幅不甚清晰的照神图,广及两千四百里方圆。

    黑蛟真人,便在图画之。

    余慈还注意到,仅有的几个入魔之人,似乎都有模仿李闪的倾向。

    **********

    本来想更大章,但今天加班写材料到10点,差点儿这个也保不住,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