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一席之地 一国之君(上)

    黑蛟真人扑上来的时候,余慈正处在一个极其玄妙的状态下。

    鬼厌九藏魔身之,劫雷伟力滋滋蹿动,是破坏,也是重建。

    长生三关,驻形、七情、天妒,每一个关隘,都隐藏着超拔之路径:超拔于自然形神之衰,超拔于七情六欲之乱,超拔于天地法则之禁。其微妙玄通之处,非要亲身经历,渡一次劫数,才能体悟。

    余慈本体修为略有欠缺,可在北荒,因为种种原因,前后也经了两三场劫数,隐然已有些感触,如今再遇劫雷,且有罕见的超脱之角度,体悟更是精到入微。

    劫雷如何破碎魔身,魔身法力又如何抵御,两种对冲的力量怎样僵持,最终又如何妥协,按着特殊的方式,将魔身加以改造,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三方元气对于形神之质来说,已经是非常独特且上佳的选择,但毕竟还有些与幽冥九藏秘术、与此界法则不甚相符之处。这些“瑕疵”,便在劫雷和本身法门的“联合”之下,重新洗炼。

    余慈也因此明悟,所谓真形、阳神之法体,号称长生久视,金刚不坏,其实只是内外天地达成妥协之后的产物,随时会因为内外的变化,重构重组,故而劫数常来,无有止歇,是谓“变动不居,周流六虚”是也。

    弄清楚了这一点,余慈倒想做个试验,特意用吞海瓶的法门,摄引劫雷过来,往乌蒙蝉蜕上过了一遍。若能借此力,洗炼这层厚壳,当是最理想不过。

    结果却不太妙,这等天劫,可说是真界最狂暴的力量之一,可轰在乌蒙蝉蜕上,却是纷纷流散。厚壳十余年积累之功,着实厉害,三方元气的结构,已经稳固,这劫雷又不是针对余慈本体而来,缺乏了内外天地的“沟通”,劫雷只当它是一块石头,打过了就算,偶尔有些力量顺着分化的念头导入,也不过是死水微澜。

    真正的压力,还是在鬼厌那边……

    刚有这番感想,最强的一波劫雷轰下,天地间一片炽白,目不视物,方圆百里之内的天地元气,顺应雷光,成就鼎沸之势,以其活跃的气机,导引雷火,使之发挥最大的杀伤。

    这是鬼厌与这一方天地的对撼。

    人身之缈微,天地之广阔,强烈的对比,使得鬼厌原生心神轰然摇动。

    与形神重塑的原理相似,天劫之下,也是天地法则意志和生灵超拔之心的对撼……之后或许是又一个妥协,但对鬼厌本人来讲,他绝对撑不到妥协的那一刻。

    鬼厌的本来性情实在称不上是优秀,他虽是一等一的恶徒,无是非之心、善恶之念,自然而然地就会做一些灭绝天理人性之事,也绝不会为自己的恶行而忏悔,但他潜意识里,还是有慢慢沉淀下的绝大恐惧。

    因为他知道,作恶不是问题,但在六欲浊流驱使下,为**所役,沉沦欲海,惑乱元神,毒蚀了意志,动摇了本心,已经渐渐堵塞了他的成道之途,他早在这长途修行,败下阵来。

    如今,雷霆天威降下,其原生意识瞬间就被翻涌上来的恐惧击溃,若真是鬼厌自己渡劫,现在就可以直接宣告失败了。

    还好,如今鬼厌的本元,已经被代替掉了。在其原生意识崩溃的刹那,余慈分化的念头顶了上来。

    面对天地法则意志,余慈绝无半点儿恐惧之心。说起来,“他们”倒是老相识了。十四年前,北荒之上,他还不惧,如今又怎的?

    曾经沧海,曾经沧海!

    如今余慈已经可以自豪地说一句,这样声势的劫数,绝难动摇他的本心。他甚至还可以分出部分心神,关注周边局势。

    便在此时,他察觉到,将近功成的九藏魔身之上,忽尔微凉,有什么东西渗透进来。

    如此微幅的变化,莫说是在劫雷轰击之时,就是平日,一个不小心,也会忽略过去,可是余慈心神困居三载,在永沦之地的钳制下,练就的第一样功夫,就是入微入化。

    再微弱的气机、再细小的杂质、再虚缈的变化,都瞒不过他的感应,况且,之前以三方元气重塑九藏魔身之时,余慈对鬼厌形神的掌握,已经是妙入毫巅,此时此刻,更是全盘把握,异质侵入,对他来说,根本是明火执仗,如何能瞒得过他?

    只是这异物也是诡异,劫雷和幽冥九藏秘术的对冲巨力,都无法将其灭杀,反而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蔓延到全身上下,渗入了每一条经络之,混化气血之内,随后就在一个特殊的媒介导引下,发散效力。

    转眼间,九藏魔身之,似乎被冲开了一个“机关”,已经鼓动到极限的力量,竟然又冲上一截,而且与雷劫的冲突也有,也有缓和的迹象。

    究其原因,似乎是渗入的异质,改变了部分肌体的结构和成份,使之更适应此界天地法则,甚至还以肌体为介质,形成对神魂的刺激,使之形成类似的转变,

    乍一看,这全是好处,估计力量至少可以暴增三成,天劫的杀伤无形也有减弱。只是这种改变,无视修士自身的修行实际,又改得太过粗糙,怕是后患无穷。

    还是不安好心哪……

    明白了此物的性质,余慈并不是太担心,如今他对九藏魔身的掌控,根本没有任何死角,一般二般的毒素,驱除起来并不困难。且一应形神变化,都印在他心,将异化的位置重新扳回来,也不费什么事儿。

    就算是这玩意儿出奇地难缠,他还有最狠的一招,就是彻底舍弃鬼厌形神,再进行一次重塑,当然,这还要看他什么时候第三次“蜕壳”,才有足够的材料。

    话又说回来,受这一次劫雷冲击,他感觉着,“厚壳”的外层,似乎真的又有松动了。

    稍迟一线,余慈发挥他感应入微的本事,揪住了触发异质的媒介:“外人气血……是那家伙!”

    余慈锁定了第一个扑上来的黑蛟真人,关键时刻,下这种性质的“毒药”,所求绝非是单纯败敌,他念头瞬息百转,已经大略明白了这厮的盘算。

    当下心冷笑:先趁你心意又如何?

    计较已定,余慈就无视了嗷嗷叫着冲上来的那厮,并舍了一切杂念,使分化的念头与天地法则意志,来了次毫无花巧的对冲。

    如今这状况下,劫雷的杀伤,十之**都被九藏魔身化消,所存者,便是那充斥天地之间,难以撼易的既有法度,也是分化念头的终极对手。

    面对天地法则,余慈不可能一眼看尽其玄妙,但觉它恢宏伟岸,又细腻入微,若将其视为一个符箓,那么它每一处分形结构,都是精致完备,拼接转折亦是完美无瑕,要想在这上面添、削一笔,又能不损其圆满,几无任何可能。

    可余慈又何必为这个作难呢?前面内外天地的妥协,早就告诉他一个事实,天道无常,变动不居——贼老天强则强矣,却也不是没的商量。

    只要你到达那一层次,而且足够坚固、坚定、坚持。

    一意至此,他心念放达,通澈于外,使得鬼厌亦是心神活泼,放声大笑。

    幽冥九藏秘术形藏、神藏六变,自轮火起,一并推演到极致,在化神光一变上,穷极玄通,脑后幽深世界,当下放出一片光来,往他身上一罩,那雷火之的人影,刹那间形影俱消。

    雷火倏止,劫云欲散。

    “死了?走了?”

    包括黑蛟真人在内,众人都有刹时的茫然,因为在一刻,鬼厌的气息摆脱了所有人的锁定,完全消失在天地之间。

    但这也仅是一刹那而已,下一刻,虚空之,幽光放出,鬼厌便从光芒显现,身上衣物早被雷火轰击化灰,赤身露体,不着寸缕。但身外一层光波流动,莫名就是转折塑形,恍惚迷离,一应衣靴,纷纷化现,只有头上未有冠带,长发披散,垂过两边侧脸,愈实得面如冷石,有青碧之光,森然流转,令人难以直视。

    一时周边静寂,

    只有鬼厌,似乎对劫后法身颇感兴趣,横过双手,仔细打量几眼,又是大笑,笑声,身后一团幽暗铺开,内里似乎燃放着千百鬼火,又似无垠星空,辰光辉耀,幽碧寒透。

    冲在最前的黑蛟真人,感受也最是清晰。他只觉得那幽暗虚空,正外烁层层阴火,完全运化于无形之,可烧上身来,就连血脉都要冻结。他寒蛟之属,实是少有这等感触,一时又惊又喜,忙顺势后退。

    这一退不打紧,本因他前冲而形成的合击势头,再度打散,对别人来说,这机会来得太快太仓促,但对此时的鬼厌来讲,已经是绰绰有余,他甚至是用不到!

    鬼厌笑声未绝,目光流转,视线所及,三个真人修士,还有彭索,莫名都是心神摇动,正暗心惊之际,天上半散的劫云,忽有人影一头栽下,那是回风道士,而后边还追着一道剑光,却是灵矫。

    在场人,竟没一个看明白,鬼厌是如何出手将回风打下。

    彭索则是大惊,忙向灵矫示警,更早一线,玄昊上师更是直接出手护持,众人心思不可避免地分去一些,便在此刻,鬼厌一步迈出,整个身形化为一缕幽光,破空远走,转眼不见。天地之间,只有歌声飞扬,渐次杳然:

    “大道常变易,运数杳难寻,我今与天计,争得一席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