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一念魔国 化神幽光(中)

    从天上掉下来这位,是彭索熟识之人,名唤灵矫。

    这位与彭索不同,乃是论剑轩真正的入室弟子,并且是四代弟子,极其出色的一位,修为和剑道造诣都不在他之下,灵动还有过之。

    可惜,此人师傅给徒弟起道名的时候,起得太好,人如其名,其驭剑飞动变化,为四代弟子的第一人,甚至一些三代仙师,都有所不如,性子却是飞扬跳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儿。

    因为水剑生儿媳被虐杀一事,聚仙桥出动了六位执事,搜杀鬼厌,便是论剑轩内门,也派出人来,灵矫便是其一个。前日彭索还与这位见过面,当时决定各搜一个方向,眼下,大概是鬼厌渡劫的场面惊人,将其吸引过来,却被鬼厌迎头打落。

    见灵矫摔落云层,彭索心大急,此人身份特殊,决不能有失,他当即驭剑飞起,要加以解救。

    天空,玄清十二仙真雷的架构竟然还没有完全消散,电光长蛇交缠,雷火飞落如雨,就是三个真人修士都要心惊,彭索驭剑一起,就发现这片区域的元气环境恶劣到了极致,他的身体像是坠了千钧重物,度比预计的要慢上一大截。

    所以他眼睁睁地看着灵矫重重摔落地上,甚至还反弹起半尺来高,如此惨烈的坠落,出现在最精擅遁术的灵矫身上,其意识分明已经丧尽。

    “这是什么光?”

    彭索心有疑问,但实际上,他也有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根据他所做的功课,幽冥九藏秘术,有两种“魔光”,一是与吞海瓶法门相辅相成的蚀心幽光,二是神藏变修到极致,衍化出的“化神光”。看情况,还是后者的可能居多。

    那“化神光”恰如其名,最伤神魂,若给照得实了,便是不死,也会在神魂留下难以痊愈的暗伤。彭索已是死咬牙关,而此刻,鬼厌脑后却是又分化出一道幽光,不依不饶地照过去。

    幽光悬照,当真是一发而至,落在灵矫身上,竟是将其摄起,鬼厌脑后,同时腾起一片光晕,那光看起来晦暗不明,闪灭不定,感官上却是出奇地幽远广阔,倒像是一片孕育幽光的独特世界,难测其深。

    灵矫便是被摄往那处光晕之后。

    “魔头敢尔!”

    见状,彭索目眦欲裂,却无论如何也赶不到了,只能空自咆哮。

    吼声还在喉咙眼儿震荡,那边突又生变。五行五色真光绽开,像是孔雀开屏,拦在半途,要锁住幽光变幻,却是玄昊上师出手。

    玄昊上师发动,黑蛟真人也动了,他张开血盆大口,“哈”地一声,蛟身修行数千年,成就的冥极寒雾放出,周边区域刹那间白茫茫一片,便是雷光一时都给遮去了些。

    盛桐亦不落人后,已经取出来的小锤抛向空,飞转间竟是连续吸收了十余团雷火,借了一道天劫伟力,轰隆砸下。也是这一下,盛桐心有所感,咦声,往天上劫云处瞥了一眼。

    转眼间,三位真人联手之势已成,一点儿都看不出之前的争执,破空飞来的彭索都要落在后面。

    彭索不关心鬼厌的死活,当今之世,能正面抵挡三真人联手齐攻的,当然也有,但绝不是此人,更何况他还遭到雷火轰击,要分出大半精力应对。

    他只关心灵矫的安危。

    鬼厌放出的幽光虚实莫测,玄昊上师的五行真光也未能在第一时间锁拿成功,灵矫落地处距离鬼厌又近,眼看着就要给收入那幽光世界之。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鬼厌拿人为质,要在死地,闯出生路来。

    玄昊上师闷哼一声,他之前也是因为投鼠忌器,不敢用力,才失了手,如今更是难办。另一边盛桐有些犹豫,黑蛟真人却是不管不顾,冰裂金瞳眯起,不带任何感情,冥极寒雾,却是飞起十数点乌光利芒。

    这是他将自身鳞片祭炼成的“暗鳞刀”,在冥极寒雾,往复来回,若有灵性,可暗噬元灵,兼是锋锐无匹,出奇不意之下,同阶的修士都要吃亏。若鬼厌真拿灵矫当挡箭牌,黑蛟真人不介意将两人一块儿斩了,说不定更滋补。

    就是惹恼了论剑轩也无妨,近日他就要西去投奔一个大靠山,到时远远避开,也就是了。

    在场的哪个不是明眼人?彭索险些就偏转剑光,杀奔黑蛟真人而去,然而也在此刻,幽光摄拿的灵矫,陡然“嘻”地一声笑。

    笑声里,其紧闭的双眸睁开,身上一抖,扎束的外衫就离体而去,化为一层霞彩,隔绝幽光,这位则再一晃,略显瘦小的身形竟是一化为三,分三个方向脱离,半空再变,三三化九,人影虚化而剑光游动,九剑归一,直刺鬼厌顶门。

    玄昊上师眼睛一亮,大赞道:“好个回天九剑,丹霞法衣。”

    彭索见此惊人变化,心头一松:“也是,这小祖宗出门,哪有不携护身重宝的道理?”

    可紧接他又看到那位不退反进,直接杀上,一时只觉得喉咙发甜,本是坚固无疵的剑心也是摇摆动荡,若此时与人交手,使出三成力都是高估了。

    还好,玄昊上师有闲赞叹,就有能耐护持,五行真光斜刺里刷下,明着攻向鬼厌,其实是隔开灵矫与这魔头,护其周全。

    黑蛟真人暗叫一声“可惜”,嘴上则漫声道:“这女娃儿真叫个胆大包天……”

    彭索冷瞥他一眼,剑势如虹,也切入雷火之,连续几个转折,又借玄昊上师做出的局面,险险挡着犹未尽兴的灵矫身前,喝道:“师妹且住,且看三位真人的法力。”

    至此他已明晓前因后果,这灵矫竟是仗持有丹霞法衣护体,故做昏迷,要赚鬼厌一记狠的,如此行事,说她胆大都不妥,说成“鲁莽”还沾点儿边。比她那位师尊怎么差了这么多?

    “哎呀呀,差点点儿就完蛋了。”

    “蓄谋已久”的一剑未能使尽,这灵矫倒是半点儿不恼,星眸半眯,笑吟吟拍拍胸口,做出个心有余悸的样子——虽然这不具备任何迷惑力。

    彭索无奈,看得出来,这飞扬跳脱的女子,全没有任何压力,似乎不知道她刚刚从鬼门关上绕一圈儿回来。

    天上雷火更疾,这一片区域,已经被劈出了好几个火头,却依旧没有压制住鬼厌。三个真人联手一击之后,也没了下,不知是何缘故。

    灵矫抬头看天:“那个道士是好心,可惜还有点儿不够力哈。”

    彭索“唔”了一声,他之前还奇怪,灵矫是那种典型的剑修,除剑之外,再无他物,然而之前当空驾驭雷光,形成“玄清十二真仙雷”的本事,又是从哪里得来。

    现在他开始有点儿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