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一念魔国 化神幽光(上)

    也不怪玄昊上师等人震惊,他们这些人精、妖精,都是久历世事,拿出时间争执,也是对魔劫延续时间,早已心有数,可当下的情况,完全超乎常理。那魔劫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只一比划,就过去了。

    发生了什么事?玄昊上师等人无从得知。

    三位长生真人还有惊讶的时间,彭索却已是叫一声“糟糕”,魔劫过去,那些了六欲魔音的人,岂不都化为了天魔眷属?

    来不及多想,他脚下一跺,聚仙桥独特的禁制嗡然启动,要隔绝内外。

    他这座聚仙桥虽只是投影,却也沾染了造化剑仙的真意,自有造化虚空,生生不息之能,也因此才能藏得了上百剑兵。彭索以一人之力,操控虹桥,还力有不逮,但他与虹桥内剑兵心神相接,气机相连,共驭此宝,诸般玄通变化,只在一念之间。

    可在此刻,心念到处,却是滞涩难行,手下百余剑兵,此时还稳得住的,连一成都不到。

    六欲魔音还不至于彻底毁掉这些剑修的精锐,可只要有七八个招,发些狂症,所有人都要受到影响,前面的乱源持续到现在,连锁反应之下,虹桥已经是乱作一团,不可收拾。

    彭索心念探入,想纠合起那些灵智尚存的剑兵,拼得下去重手,也要控住局面。可他显然是低估了事态的严重程度。

    还没有整合出个模样,心念已受到那些入魔剑兵的影响,竟有迷离之景,扑面而来,若河山再造,日月并行,万千魂念,徜徉其,缈小如蚁,川流不息。恍惚,彭索觉得自己是在高空飞行,目见耳闻,自是一处活泼泼的自在天地,似乎有天神之手,描画山水,分点人烟,洋洋大观。

    这片天地一时看不到尽头,他心神投注过多,不知不觉就过分深入,几乎分不清心神与本体之别。整副心神将去未去之时,他剑心躁动,猛然惊醒,背上刷地一下冷汗横流:

    好个魔头,这才多大功夫,他竟然统合了万千天魔眷属,造就魔国!

    彭索当即一声厉喝,乙阳剑嗡嗡鸣啸,与喝声同起,精炼数百年的纯粹剑意,便似一道电光,劈入那虚缈不实,却是勾动人心的魔国去。

    他贯杀剑意,便是条大江,也能强行改道,可刺入魔国之后,却是泥牛入海,反应迅转弱,显然集合万千天魔眷属之力,已非他一人所能攻破,反有失陷之厄。

    一见不是头,彭索忙抽身,他决断力极强,当退便退,抢出魔国还不算,更挥断了与手下剑兵的心神、气机联系。聚仙桥驱动力骤减,已经难以驾驭,这就触发了上面预设的一种禁制,铿锵声,七色虹光内聚,封绝虚空,形成一处“剑狱”。

    此时聚仙桥已不是拱形,而是圆滚滚的,像一颗七色琉璃大珠,虚悬空。

    彭索飞身而起,面沉如水。此种状态下的聚仙桥,也算是符合他的想法,是真正的内外隔绝,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人的进不去。

    可是彭索若非是无计可施,绝不会用出这一招。只因此变化,是万一状况之下,保身护命之法,一旦用出,就是彭索,也无力打开,只有回去之后,请论剑轩专人处理,无疑会大失颜面。

    论剑轩终究是当世一等一的门阀大宗,雄踞东南,几无抗手。自聚仙桥飞架东海之后,一劫以来,桥上执事被逼到这种境地的,屈指可数,偏偏彭索就碰上了。

    彭索紧握乙阳剑,用的是将剑柄捏碎的力气。

    他不服!

    现在看来,他之前做的那些功课,反而是影响他认知判断的最大障碍。

    这鬼厌当真是修炼“幽冥九藏秘术”这等炼体之法吗?怎么对上乘天魔心识法门,精熟到好似修行千年一般?

    彭索再怎么愤怒不甘,也绝不会想到,此时那酿成横祸魔灾的对手,已不再是鬼厌,而是换了一位机缘、遇合都奇之又奇的怪物。

    在看似虚无的六欲魔音发源之地,虚空其实作了一个微幅的扭曲,藏起一个要紧物件。那便是在北地,惹得天下大乱的“道意玉蝉”。

    “道意玉蝉”边缘,粘着一个孤立的念头,是由余慈分化而出。此时,这个念头便是将成的六欲天魔之核心,也是承载魔劫的受力点。只是,足够让绝大部分魔门修士闻之色变的魔劫,在余慈这里,雷声大,雨点小,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倒不是魔劫只搭了个空架子,而是它一开始就找错了目标。

    世上魔劫,均分内外,其普遍以内魔最为厉害,一切外魔,都要通过内魔发动。内魔随心而化,往往是窥准了人之身心最虚弱处,滋生魔头,令人欲拒无力。

    可问题是,眼下鬼厌冲关,余慈只占了一个核心念头,其余都还深留着鬼厌烙印,内魔发动,看似全面侵袭,声势惊人,但因二者性情差别实在太大,对掌控权柄的余慈来说,根本是隔靴搔痒,抓不住重点。

    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魔劫自有追溯本源之能,早晚能变化出针对余慈的魔头,可在变化的间隙,已足够余慈做很多事了。

    比如,造一个天魔殿。

    余慈在蝉蜕的十四年时光,有十一年与玄武、羽化两种真意同寂,看似无所思无所想、无所挂碍处,实则是他形神适应、归化于超绝高妙之层次的过程。

    在此期间,他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一点点补完、淬炼根基,紧接着就坠入“永沦”,在空寂虚无“坐监”。那般世界,连思维念头都要冻结,余慈要活命,就要在微见大、在静见动,感应捕捉来自真界和承启天的微缈元气,在僵冷的思维,一点点儿扣挖属于他的印记和记忆,这才不致于一睡不起。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也格外锻炼人。三年时间下来,别的不说,在“入微”一项上,余慈已是炉火纯青,种种微妙玄通之法,操控起来都不在话下。其犹以他前面三十年,所修炼、见识的法门,最是熟稔。

    因为这些法门,都是他从记忆深处,一点点地挖出来,在空寂虚无的压抑,为求一点儿乐子,掰开了、揉碎了,细细体悟。数年下来,以前修行时留下的诸般疑难,逐一解开,就是天魔殿这种,只用过一回、看过一遍的手段,也不例外。

    当万千天魔眷属,引来私心杂欲,诸般浊流之际,余慈头一个想到的,就是此法,当然,还有承启天成就那几日,他得来的宝贵经验。

    以入微入化之能,驱动天魔殿法门,梳理六欲浊流,正得其所哉,万千天魔眷属,种种邪欲妄想,被他分门别类,安排得条通理顺,就算是生生灭灭,多有变化,也尽都无妨。

    此时,说是天魔殿都有点儿抱屈了,倒更像当年柳观所制的“方寸魔国”,只不过没有那等超拔之力而已。

    等到天地法则意志识破这鬼厌的“迷惑”,再行变化之时,魔国已然初成。这就像是一个缓冲带、一个堤坝,魔劫再强,穿过魔国之时,由万千天魔眷属分化承接,过后也是强弩之末,自然难掀风浪。

    六欲天魔所遇魔劫,第一是万千天魔眷属杂念浊心干扰;第二是内魔随心滋生;此时前两关已轻轻巧巧地破除,第三关就轮到域外天魔,能以外魔之力,无生有,造出内魔来。

    可惜,南国碧落天域极高,域外距地面高达十余万里,天魔哪能来这么快?至此魔劫已然断档,等于是给破掉了。

    天地法则意志见机,当即转变形式,降下雷火。此时鬼厌身影竟是维持不住虚无之体,慢慢现形。这是雷劫造成的全面压制的后果,也证明鬼厌至今还是有形之身,不以其化烟化气而脱出桎梏。

    “不可再失良机。”

    玄昊上师人没当成,却有越挫越勇的劲头儿,他身后五行真光形成一片瑰丽的光轮,便待发动,可这时,他终于是看清了鬼厌的脸,便呆了一呆:

    “是他?”

    由于先入为主的想法,玄昊上师一直没有将眼前的六欲天魔和前夜击杀的魔门修士联系起来,他甚至不知道鬼厌的名头。正因为不知道,他一下子就想多了:“此人死而复生,修为也是高低不同,难道江上交战只是做戏,那破迷丹精是个幌子,专门引诱诸方势力上钩?”

    念头一起,他心里便是发寒,根本无心恋战。这里的气机变化,当然瞒不过人,后方黑蛟真人和盛桐两个,都留了一份儿心思,更谈不上配合。

    这个时机,又给放过了。

    上空彭索眼力高明,却没有读心之术,对玄昊上师三人莫名其妙的举动,十分无奈。正想着是不是再做沟通,却见天上雷火突然猛放一轮,化为一十二个连锁电链,交织成,压了下来。

    “玄清十二仙真雷!”

    先辨认出根脚,彭索既而猛醒:“这不是雷劫之法度,有人……”

    也说不清是念头快还是电光快,那鬼厌倏地一声厉啸,竟是硬生生受了这一轮雷击,直炸得碧火乱飞,烟气层染。他身形受到雷劫压制,变化艰难,看上去十分狼狈,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脑后突然分化出一道幽光,往上空雷云而去。

    初时幽光只若游丝一缕,但乍接云层,便猛然扩张,扩散成一个大扇面,所照之处,乌黑雷云,竟变得半透明,仍在孕育的劫雷走向清晰可见,更古怪是有一个人影,显化其,并吃这幽光照个正着,竟是招架不住,一头栽了下来。

    彭索利眼看个分明,也见那人面目,当下就是一声“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