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他化之具 吞海妖瓶(下)

    六欲魔音发源地,鬼厌正进入一个特殊而玄妙的状态。【 飞||||】

    世事多讽刺,在他真性失去之际,本是“今生无望”的大机缘来到了。

    他在步虚上阶蹉跎多年,未有寸进,说到底,是他自己不争气,沉沦六欲,以至迷了本心,他也只差本心萌发的超拔之心而已。

    由本心,收得超拔之心,如高台垒土,逐级而上;又似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一条路,由鬼厌自己扼杀,

    剩下就只有“他化”一途,即夺他人之超拔根本,嫁接本心之上,这一路又太险,稍有不慎,就是被反噬的下场。他没有那个胆气,也没有那个能力。

    而如今,他终于不用再纠结了。

    鬼厌的九藏魔身在燃烧,这火不是凡火,是焚神消元之火,是他内气罡煞修炼到顶峰,进无可进,内燃成火。此火已到火势之极,若无今晨之变,说不定哪一日,这火便会遍烧全身,焚化形神,百年功行,毁于一旦。

    他的百年功行,其实就是一场燎原大火,四处蔓延,声势惊人,却没有目标,势头再猛,也烧不到点子上,况且由火得火,永远不会是其他什么东西,只会禁锢于原有的层次,直到化为灰烬。

    这火转眼“攀”到了余慈的念头上,火力惊人,似乎转瞬之间,就能将念头焚化成烟。

    但余慈知道,此火是无碍的,只要他确属真金,位于超拔之境界。

    所谓他化之法,其实就是在自身前路不通的前提下,将他人已然成就的超拔之心导引进来,相当于引进一个成熟的模具——比如丹炉,以之收容燎原之火,辅以种种法门,使火非火,转化成更高层次之物。自此破除大限,超凡拔俗。

    眼下,余慈的念头入主,论真实修为,他比鬼厌要低,但论道基、论心志,强出鬼厌何止十倍?当年与陆素华一战,由玉神洞灵篆印催化玄武真意,亦曾登入真人境界,曾经沧海难为水,此亦是哉。

    当二者意识内外贯通,玄机化生,余慈念头操其权柄,登高一呼,鬼厌的原生意念全无抗拒之力,群起响应,挟九藏魔身质变、气机鼎沸之势,历经轮火、吞海瓶、虚空藏、冥合雾、五伤气之五变,犹如水之就下,又如火焰飞腾,一气冲关,要破去锁锢百年的关隘枷锁。

    但凭借鬼厌原有之力,势头再猛,也奈何不得已堆垒数百年的关隘,不过这一刻,在关隘之上,还有余慈的念头在。

    鬼厌神魂深处,余慈意念横贯:“上来!”

    霎时间关隘摇动,冲击之力透过,初时还如丝缕穿梭,可转瞬之间,关隘已是根本动摇,焚神消元之火直烧透了九重关,积蓄数百年之力,一发而不可收拾,倏乎间已彻底从鬼厌九藏魔身抽离,烧向天外。

    失去了致命威胁,鬼厌周身百窍,欢欣跳跃,吞吐元气,合成魔音,愈发地百转千回,缥缈无定。

    最核心处,余慈念头亦是出奇地活泼,在魔音摇动,有绝大快意,如游仙境、如降甘霖、如斩仇顽,又如天女飞花舞于眼前、如玉液浇身降入玄关,种种异象,不一而足。

    这些感受,可以说是虚妄,只因它们都是幻景,非是真实存在;但也可以说是事实,概因其都是源自于周边各类生灵心最根深蒂固的念想。

    鬼厌百窍合鸣,生就缥缈魔音,此时正一**向外扩散,初时数十里、继而百里、千里,所过之处,一切生灵,都受魔扰,心志不坚者,六欲纷呈,喷涌而出,被魔音捕获,心绪一时错乱不堪,难以自主。

    余慈念头居,似乎又看到了久违的照神图,天地山河,生灵百态,尽入其,只不过拼接起来的,都是诸生灵的心神念想,如幻如梦。

    如此情状,其实更像是承启天初成之际,也类同天魔殿建构之时。其主要“材质”,无疑就是六欲浊流。

    魔门修士,自步虚进入真人境界,便号称“六欲天魔”,“六欲”者,掌控六欲是也,唯有超然于其上,方能有彻底“掌控”之力。

    如今余慈还在其沉浮,未得超然,便证明他和鬼厌,还没有真正地成就六欲天魔,目前他必须要先打破长生关,渡过那必将到来的天劫。

    第一关,就是魔劫!

    彭索站在聚仙桥上,沉吟未决,忽地心微动,转眼去看,有一人迎着霞光,高蹈空,迈步走来,与他距离本有数十里,却是三两步就到了眼前。

    此人一身布衣,腰间扎束草强,衣饰极为随意,然而肌肤如大理石一般,光滑而隐透光泽,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双眉浓黑乌亮,与眼平行,眉心连起,笔直一线,几乎没有半点儿角度和弧度,给人感觉颇是怪异。

    两人目光一对,来人便朗声而笑,与彭索招呼一声,道:“六欲天魔出世,第一关就是魔劫。过不去一切休提,但若过得去,缥缈魔音所过之处,一切被魔音染化的生灵,都将为其眷属,任他驱役玩弄,流毒无穷。到那时,就算是论剑轩,也要杀个手软吧。”

    “你是……盛桐?”

    彭索认出来人,语气却颇是微妙。盛桐此人,在南国极有名气,是极少数以散修之身,进入真人境界的大高手,据说他得到上古地仙真传,自具度劫秘法,是散修真人里,最有希望再进一步的数人之一。

    只不过,这人性情执拗古怪,对一切大宗强权,都看不顺眼,经常与那些宗门发生冲突,论剑轩家大业大,也与他有过龃龉,虽还不到仇恨的地步,却肯定没有好感。

    但彭索也要承认,盛桐一下子点到了要害上。

    魔门修士横行无忌、为非作歹的不少,但无论是哪个,真到冲击长生关碍,成就六欲天魔之时,大都还是回到北方,魔门势力最强盛之地。其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六欲天魔成就之时,大肆染化天魔眷属,往往会惹来众怒,受到当地势力合围痛击,降低其渡劫成算。

    一来二去,这已经是不成的规矩,为那个层次的修士所共知。

    正因为如此,突然碰到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就是彭索这样干脆利落的人物,一时也有些迷糊了。

    缥缈魔音升天入地,扩及千里,范围极广。南国人口密度较高,这片区域内,少说也有十来万人,还都是抵抗力最差的凡俗之辈。这些人成了天魔眷属,也不至于对论剑轩造成威胁,可这些天魔眷属,都是邪魔种子,一旦抽枝发芽,传播魔念邪欲,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弄出一个小“魔国”出来。

    但要是处理吧,寻常消魔祛邪之法,绵延日久,极易出现疏漏,效果极差,要想永绝后患,定然还是盛桐所说的一个“杀”字。

    手软不手软的,彭索不知道,可他却没忘,这十余万人,还包括虹桥之内,百余剑兵。

    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到那般田地!

    他终究是个有决断的,当下也不管其他,对盛桐道:“盛道友可否助我一臂之力,在魔崽子酿成大祸之前,斩杀此獠?”

    他问得突兀,却又在情理之,盛桐闻言哈哈大笑:“本人向来没有看热闹的习惯,既然来了,自然有些想法……诛除此人后,一应所得归我!”

    彭索毫不迟疑:“可!”

    盛桐叫一声“痛快”,已从袖取出一柄尺长的小锤,正待动手,空却有一声长吟划空而来:“且慢,算我一份儿,此人魔灵我要了。”

    千里之外的黑蛟真人终于赶来,那如龙似蛟的光华在半空一卷,就化为一个黑袍丑汉,唇边獠牙外露,眉心一道黑线直贯额头发际,双眼却是罕见的金色,内有冰裂之纹。他一过来,周围就是水气大盛,隐有潮水之音。

    彭索还没说话,盛桐连在一起的眉毛,就又打了个结:“黑蛟,你来凑什么热闹?”

    “一字眉你也来了啊。”

    黑蛟对盛桐更不客气,咧开血盆大口,直接叫了外号;“老蛟别的不管,唯有在“吃”字上,多多用心。六欲天魔之魔灵,正是可口的吃食,我拿来下酒,你有意见?“

    盛桐嘿地一声笑,他自然知道黑蛟真人的根底。这位其实是卢江之,一条土生土长的蛟龙,因缘巧合,开启灵智,修行数千年,终得长生。盛桐听说,此蛟修炼的法门,是一种“噬灵”之法,越是吞噬强大的元灵之属,越能求得精进,此来目的倒也明确。

    只是他又怎么能让?他近来炼制的一件要紧的度劫法器,已到了最关键的地步,若能以六欲天魔为祭品,定可大增成算,事关渡劫之事,便是天王老子到了,也没的商量。

    两人视线都是不善,也在此时,东北方向,五色华光落下,现出玄昊上师的身形,他先往彭索那边瞥了一眼,再看这边情况,便知端倪:“两位且住,魔劫当前,自家人不要伤了和气。”

    玄昊上师倒是先站住了立场:“击杀六欲天魔,不使为患,当是大积功德之举,一切以此事为优先,至于事后分配,本人不才,愿做个人,不管得了何物,不取一毫,但使公正,由两位分润可好?”

    盛桐和黑蛟自然都不乐意,要居调停的话,玄昊上师的地位,还是差了一点儿。

    正要继续争拧的时候,半空猛打一个霹雳,这是真的雷霆之音,运化阴阳之气,天威凛凛,可就是这样,那缥缈魔音仍是压之不下,缭绕耳畔心尖。

    在场的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当下都是怔了:“魔生而雷降,这……魔劫过了?”

    “不可能,哪有这么快?”

    “内外魔劫诸关,都是纸糊的吗?”

    不管他们怎么去想,此时此刻,天际霞光已然被阴云遮去,代之以电光长蛇,穿行云间。隆隆雷声之下,缥缈魔音则是千折百回,像是千百妖魔汇聚,尖笑群嘲,无休无止。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