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他化之具 吞海妖瓶(中)

    “魔功变化,果然不循常理。”

    彭索轻喟一声,想到前面做的功课,又暗自思忖:观此瓶模样,倒像是幽冥九藏秘术,“吞海瓶”那一变,只是整个身子都变成这样,与其说是诡异,还不如说是滑稽。

    可彭索没有半点儿喜意,他看着鬼厌被剑阵巨压碾碎,焚化成灰,可转眼间,此人就以这等妖异形象现世,已证明他前面失了手。

    蹈海分光剑阵依旧运转不停,剑潮冲击无休无止,却总在广口大瓶附近失了冲力,并被瓶口吸纳进去,那一片区域,气机纷乱,已不是剑阵所能控制。

    他锐眼生芒,盯着吞海妖瓶,寻找其破绽。

    鬼厌神魂深处,余慈恨不能伸手抹一把冷汗。

    化为吞海瓶,确实是鬼厌的手段,但在今夜之前,势必难能。

    就在今夜,稍前一段时间,余慈在另一处江水之,为鬼厌重塑形神,其基本材质,非同凡响,乃是三方虚空元气,凝聚成形。某种意义上说,此时的鬼厌已经不算是正常人类,对其所修炼的幽冥九藏秘术而言,也是有益无害。

    幽冥九藏秘术门是魔门少见的炼体之法,肉胎阳神浑融为一,修炼此法,将永远失去阳神出窍的可能,但练到极处,以九种虚实神通变化为本,肉身变化却是随心所欲,模仿阳神所谓“聚则成形,散则化气”之能,也未尝不可。

    只是鬼厌修炼到步虚上阶后,蹉跎年岁,多年不得寸进,九藏秘术的三大类、九种虚实神通变化,他只得四种,分别是形藏变里的轮火、吞海瓶;神藏变里的的冥合雾、五伤气,而且还达不“神通”的程度。

    其他如形藏变里的虚空藏、神藏变的化神光,都未掌握,至于最高层次的天魔变,更是边儿都没沾上。

    这里有修为的问题,也有心法的问题,更多还是鬼厌自己的问题。

    不过,待形神重塑之后,至少“变化”一道,余慈已经“帮”他扫清了物象上的障碍。

    至于变化的心法,那本不是余慈擅长的领域,他还没把幽冥九藏秘术的法门过一遍呢,在他想来,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去试验,不必急于一时。

    然而他还是小觑了聚仙桥所布的剑阵,在彭索的驾驭下,滔天剑气攻伐如雷霆,摧枯拉朽一般将鬼厌碾成了渣子,藏在神魂深处的念头,甚至都来不及切换,就是切换了,那一瞬间余慈能做得也很有限。

    还好,三方元气的质料不同凡响,余慈也有全套的鬼厌形神烙印,在其形神破灭的刹那,又重新组合,那一瞬间,余慈的意识与鬼厌接通,但又不是全盘代替,只若灵光悬照,“照亮”了生死之间,其所未知之秘景。

    鬼厌的原生意识也算福至心灵,倏然明确了他应该做的事情——蹈海分光剑阵之下,他本来形态不可能存活,唯有死求变,用出“吞海瓶”这一变,以其吞噬一切有形之物的法力,干扰剑阵运转。

    他变得很成功、很彻底,直接就身化吞海妖瓶,法力更是精进,吞纳剑气、吞吃气机,吞了个不亦乐乎。

    只是吞噬法力再强,其吞吐之力总有上限,而蹈海分光剑阵集百名剑兵之力,循环往复,无有穷尽,他只护得一时平安,彭索便已回神,在虹桥上冷笑一声:

    “疾!”

    剑阵运化骤然加,顷刻之间,就迅猛了五成有多,且还在不断提升。受此影响,吞海妖瓶便是嗡嗡连响,并开始东摆西晃,显然其承受力已到了极限。

    彭索也再次持剑,准备行雷霆一击,灭其魔身。

    若换了以前,鬼厌到这节点上,自会有其他变化,效用如何,且另说。但如今他神魂深处,有余慈念头悬照,内外衔接,彼此贯通,又有主次,所以他就将此关键选择踢到这边来。

    这不是他刻意的作为,而是冥冥之,灵光驱使而成。

    说到底,鬼厌已失元神真性,代之而起的就是余慈分化出来的念头,前面余慈刻意收敛、又或其惯常习性可以应付时,还不明显,可到要命的时候,定然要如此这般,方循法理。

    故而,一个问题就摆在余慈眼前:吞海瓶一变后,又该怎么办?

    余慈的回应也最是直接:变下去!

    形藏三变自成体系,轮火既是攻伐之术,又是炼体之方;吞海瓶则在此基础上,初涉神通变化;虚空藏则是形藏变的大成之法。

    既曰虚空藏,顾名思义,实是与虚空神通有关。这是一种能够炼出虚空的法门,在修行界也是很罕见的。当然,这里所谓的“虚空”,只是在九藏魔身之,无生有,有还无,炼出一个小小空间,还远远不是“自辟虚空”的成就。

    在余慈这等精于虚空神通者看来,如此“虚空”,实在没什么可言道之处,倒是里面炼化异质,转运气机的法门,有点儿意思。

    可像他这般,在还丹境界就掌握虚空神通,自辟虚空的怪物,天上地下、古往今来,又有几个?鬼厌生前,可没有余慈那份儿机缘,也就被死死拦在关碍之前,难有进境,可如今,换了真性,情况就全然不同。

    吞海瓶的心法运转到极处,只是稍稍一震,便轻而易举地冲开一条新路。

    说是冲开,其实“前方”分明就悬着指路明灯,种种玄妙,为他一一分说。

    余慈是不通晓虚空藏的法门,可这一点儿能够由鬼厌的原生意识补上;鬼厌不能明了虚空神通,但余慈自有充分解悟。如此,余慈隐于内而操权柄,鬼厌显于外而为佐使,主次互补,阴阳妙化,两边的意识冥冥就合为一处。

    内外合而玄机成。

    就鬼厌而言,事涉虚空神通,心神如何投放、气机如何运化、虚空如何养就,条条陈列,清晰明白,且是感悟生动,绝无生涩之处。

    刹那间,吞海瓶之内,便有一小小虚空成就,虽只是拳头大小,却有无尽之藏,运化精微,莫测其深。

    形藏变之神通法门,一下子修到完满之境。

    完满之力既生,轮火、吞海瓶、虚空藏三法归一,周身气机根根跳荡,更与外界天地所涉元气遥相呼应,步虚法域当即扩张,其有大有鼎沸之势,如此成就冲击之力,变到绝关仍不算完,轰隆一声响,形神实质化消,似乎散为无数微粒,颗颗牵引元气,成烟化雾,氤氲缭绕。

    这是神藏变的冥合雾,可在以前鬼厌使出来的时候,最多是拿烟吐雾,哪有这般形神化尽,烟气氤氲的精到?

    此时此刻,蹈海分光剑阵与鬼厌气机相接处,已经彻底乱了套,冥合雾既成,鬼厌形神实质散化烟气,便是被绞碎了,随便一拼合,也就无妨。况且所谓“冥合”,暗合是也,其特殊法力,就是混淆气机、模仿质性,无声无息渗透进去,突然发难,令“坚城”溃于内。

    剑气动荡愈甚,其间烟雾质性越是难以辨识,有些剑兵操控剑诀时,已经产生了幻觉,分不清哪个是自家剑气,哪个是鬼厌所化妖雾。

    “咄!”

    彭索见势不对,一声断喝,便待亲自出手,绞杀鬼厌。然而此时,鬼厌气机冲击之力未绝,转瞬又是一变,那些形神微粒也都散尽,似乎化入天地之,与元气同一,其实专聚五阴五毒五伤之力,透肌销骨,最是阴损,这是五伤气。

    如此阴损之力弥漫剑阵之,来无影去无踪,便是以彭索之能,都要用心提防,不过这力量只是一闪,便重新归入变化的大势。

    此时形藏、神藏六变,有五变已成,鬼厌便是尽失真性,其识神见知也能明白,他遇到了一个千回百劫也难得的大机缘。他再也按捺不住,九藏魔身纵使化烟成气,仍然百窍响应,齐震共鸣,化合成缥缈魔音,升天入地,无所不至。

    这已不是幽冥九藏秘术本身的变化,而是魔功修炼到一定境界,外化的表征。

    彭索在虹桥上闻听此音,未尽其意,与他心神相系的乙阳剑已铮声鸣响,向他发出警讯。

    几乎与之同时,大约在四百里外,有强横旺盛的气息冲霄而起,如火光烟柱,灼然逼人,本来这已经超出正常的感应范围,却因其强横,使得彭索这边也清晰可见。

    这一道气息像是点燃的炮仗引线,第一声爆鸣之后,震荡就再也不能停止。

    仅隔半息时间,东方更远的位置,有矫然光华,如龙似蛟,甚至是冲破了晨曦,在朝霞升举飞腾。

    这一个,彭索倒是有了点儿概念:“黑蛟真人?此长生大妖向来安居卢江水脉之,少有动作,怎地突然跳出来?”

    念头未止,东北方向,五色光华分列,如孔雀展屏,华丽多彩,比之聚仙桥的虹光亦不稍差。

    彭索迟疑了下,方做出判断:玄昊上师?此人一门心思与东华宫作对,来回奔忙,也会来此吗?

    连续三个反应,以彭索之见,全都是真人级数,方圆千里之内,有这些大人物在,固然能算巧合,可这齐整反应,决不是巧合能够解释的。

    他紧握乙阳剑,双眸神光刺在混乱的剑阵央,如今那里烟气都已不见,如归空无,可彭索确信,鬼厌还在,因为那里正是缥缈魔音之发端。

    莫不是……

    一念未止,魔音相应变化,彭索一个恍惚,耳畔似有刀剑交鸣之音,听闻此音,他本能地热血涌动,不自觉握紧了剑柄。

    不过,幻相如真,终究还是幻相,他很快警醒,可在此时,脚下虹桥之,已是骚然,怪声频出,里面还掺有那个女俘虏的尖叫。

    彭索驾驭虹桥,与其剑兵心神相系,如何不知里面的混乱?顷刻之间,已有两名剑兵尸横就地,杀人者却不是里面任何一个俘虏,而是来自于剑兵间。

    狂躁、纷乱、**、恐惧,种种的负面情绪,莫名而生,突然爆发,化为阴魔,侵入神智,使剑兵几难自控,稍有一个诱因,就喷发出去,酿成惨祸。

    六欲染化,内乱自生——果然是六欲魔音!

    彭索的眼神首次失了灵动犀利,变得有些茫然:这……这可是六欲天魔将出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