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他化之具 吞海妖瓶(上)

    随乙阳剑起处,聚仙桥周边,剑气森森,如乱石密布,犬牙交错;又似空山竹海,簌簌有声,虹光之下,所隐藏的百余剑兵,都鼓荡剑气,演化出一路“蹈海分光剑阵”。

    此剑阵剑气分化,几无穷尽,攻防均有移山倒海之威,那飞落的灰蒙暗光,被剑气一逼,现了形迹,左冲右突,却是进不得内圈,眼看着李闪和孙婕被聚仙桥虹光收摄,踪影不见。

    一击不成,灰蒙暗光便想遁走,可彭索又哪会让它如愿,乙阳剑虚划一记,如海剑气便似翻了一个大浪,将灰蒙暗光打落,半空就给绞碎干净。

    反击得手,彭索脸上却没什么变化,灰蒙暗光崩散之时,他分明看到,那里显出一个丑陋而雄健的形象,虚实莫测。而且这还不算完,那灰蒙暗光打散,可虚空之,阴冷寒意却还是留存下来,任剑气潮涌,前后相叠,也都压不过去。

    他便知道,灰蒙暗光形虽不存,根本却还在,刚刚蹈海分光剑阵的反击,还是未竞全功。

    “聚为实,散为虚,一灵存而百生灭。这是召劾神魔的法门……宗门派我来搜杀鬼厌,我也做过功课,那鬼厌的‘幽冥九藏秘术’里,可不见类似手段。”

    彭索剑心明彻,知道那寒意非是由外而内的攻伐,而是勾动心底阴影角落,又有阴杀气机萌动,倒是天魔法门的路数,只不过勾动的不是寻常五蕴魔念,而是更直接的死意。

    此寒意弥散,倒是哪里有生灵反应,往哪里去,他脚下聚仙桥,都有些遮拦不住。

    但彭索夷然不惧,百年修行,剑胎成就绝世神锋,剑心亦是千锤百炼,生死之间走上千百回,何惧死哉!

    至于藏在聚仙桥的手下,他也不担心,他是剑阵枢,只要自家本心不乱,外魔不侵,剑阵流转变化,就不会给任何人可趁之机。

    他双眸神光在半空流转,寻觅死意发端,忽又一声叱喝,便如半空打了个霹雳,剑气雷音,横溢大江。

    一直流动无休的寒意,也被冲得一滞,便趁这个空当,大江之上,虹光大放聚仙桥飞架天外,只余虹影残像,其本体已莫知其所终。任此地寒意森森,也没了作用。

    数百里外,鬼厌“唔”了一声,飞遁的身形倏地止定,稍一犹豫,想向后飞,可已经是晚了一步,天外虹光垂落,如搭拱桥,桥上一人,束冠披甲,双眸金光电射,锁定了他的身形。

    聚仙桥竟然是在顷刻之间,跨越了数百里的距离,直接飞降眼前。这其间,彭索那一对追本溯源的利眼,无疑起了大作用。

    虹桥飞降,七彩光华之,已有澎湃剑气如海啸一般,当头压下,这一过程,彭索没有任何搭话确认的意思,直接发动剑阵,要将鬼厌陷入阵,或者干脆打杀。

    亏彭索也算是论剑轩的高手,这倚多为胜的手段,使来却这么流畅,大大出乎鬼厌和余慈的意料。

    低吼声,鬼厌身形连闪,想要遁走,可剑压封绝周边数十里,不管他怎么飞动,最终都被如潮剑气逼回。

    彭索在虹桥之下,俯视鬼厌,冷笑不语。

    对鬼厌这等臭名昭著的邪魔,要的就是战决,不给其任何喘息之机。眼下蹈海分光剑阵已经全面激发,以雷霆万钧之势,形成了对鬼厌的全面压制。鬼厌也是修成了步虚法域之辈,可在蹈海分光剑阵如大海倒卷的剑域之前,已给挤迫得没了空间。

    万千剑气流转变化,封绝区域,错乱六识,压迫心神,鬼厌之流,在剑阵就成了聋子和瞎子,十成实力,发挥个五六成就算了不起。

    实际来看,这家伙最多能使出三分力气!

    念头转过,剑气狂潮连续内聚开绽,如此转化十三回,每一转压力都抬高一成,十三转已过,蹈海分光剑阵之威,赫然暴增一倍,方圆百里范围之内,都响彻剑潮翻转扑击的“呜呜”啸音,那鬼厌更是给深埋进去,连个影子都不见。

    彭索眸光刺入最狂暴的心点,乙阳剑遥指,蹈海分光剑阵之威,就在于一浪高过一浪的连续冲击。他在虹桥之上,看似什么都没做,其实就是等着这样一个机会,窥准鬼厌致致命的破绽,引导后方“大潮”,一击而定。

    “去吧!”

    乙阳剑上放出夺目光华,最终凝化为一道光束,投入剑潮之,已经积蓄多时的后方大潮,便在激啸声,排空而进,当头轰下。

    剑阵的聚力点上,鬼厌发出一声长嚎,身外幽碧火焰炸开万点火星,却又被强压回去,连带着整个身形都被剑压挤迫,扭曲到不成模样,这丑陋的情形只持续了刹那光景,鬼厌肉身便轰声燃烧,化为一蓬飞灰。

    彭索见鬼厌下场,也还满意:“总算对水剑生有个交待。”

    水剑生此人,修为水准也还平平,但因其交游广阔,却是聚仙桥上最具影响力的知客之一,他的儿媳被鬼厌虐杀,打掉的还是聚仙桥、论剑轩的颜面,彭索受命行事,定然要有所回应的。

    虹桥上自有留存蜃影的符阵,彭索确认己毕,便准备下令收了剑阵,一并回返。至于那两个俘虏,如今倒是没用了,回头问了两句,随便处置了罢。

    乙阳剑欲待归鞘,彭索眼皮却是突地一跳,久经淬炼的剑心提起警兆,他当即一声厉喝,已经徐徐收回的蹈海分光剑阵,重又鼓荡。

    他治下极严,手下剑兵与他心神相系,任何命令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就算是此时已是盛极而衰的阶段,万千剑气仍然能够再鼓余力,平地生就剑潮漩流。

    然而这一回,漩流央,却是莫名张开了一个“空洞”,滔滔剑气转眼被空洞吸入,连个回响儿也无。

    那边气机密集动荡,转眼生就成一层火烟,火烟之后,有一物隐隐现形,落在彭索眼,便是他早做过功课,也不由愕然。

    那是个一人来高的广口大瓶,遍体妖诡花纹,单只瓶耳,却是雕画成鬼脸形状,由于结构巧妙,看上去那瓶口,倒似成了鬼脸的嘴巴,其上血迹斑然,似是刚刚噬了生人,狰狞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