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正常标准 异态变化(下)

    李闪心一激,幸好早有准备,也不看来人,捏碎了早已备好的符箓,同时船底无声无息裂开一个大洞,江水狂涌而入,符箓灵光落在水,当即氤氲生雾。

    雾气,李闪和孙婕的身影都是隐没。

    江面上,雾气扩散得好快,转眼之间,就是横亘十里,且没有一个特定的源头,范围还在不断扩张,已经将附近的江岸、青山都遮了半边。

    江畔便有人骂:“又是这招!”

    要说还丹修士,就是初阶,其六识感应范围已经超过一里,扫荡十里,并不为难,可这李闪二人,往往在雾符之后,随即使出某种遁术,水木金石,莫不如履平地,且是隐匿气息,让人无从发觉。

    这两日,就用这一招,已经两次从他们手远遁,三个还丹战力带领的围捕团队,屡屡失手,气得主家跺脚大骂,嫌弃手下在贵客面前丢他的人,给了好大压力。

    无奈之下,这边的主事者屈山,只能花些价钱,请术业专攻之人,前来应对。

    “回风道长,你看这里……”

    旁边布衣道士轻抚颔下短须,神色平淡,朴实无奇的脸上,略现莹光,不类凡俗:“虽是寻常手段,但气机流转,却是堂堂正正,非是邪魔之法。你说他们是鬼厌同党?”

    拿钱办事儿就行了,哪来这么我废话?这道士活该窘迫到吃佣金过活……

    屈山心里不爽,脸上倒还保持着基本的客气:“道长明鉴,那两人之,有一个乃是鬼厌凶魔的姘头,一路南来,日日宣.淫,移山云舟上人人知晓……”

    道士看他一眼,点点头:“也罢……散!”

    他一声轻喝,袖便放出青白灵光,乍看去,像一只在江上嬉游的水鸟,所过之处,雾气纷纷吸入其腹,江面越来越清晰,“水鸟”也越变越大,最后一声长唳,已扩及三丈长的巨翅扇动,狂风骤起,雾气流散一空。

    但此时,江面上船已沉,人不见,只有远方猿啼数声,还有前面飞出的修士停在江面上,傻傻对望。

    “人呢?”

    屈山好险才咽下骂声,又回头看道士:“道长,你看……”

    布衣道士唔了一声,也不说话,拔步向前,直趋江面,不见任何法器化现,轻飘飘如御风而行。这一手几非还丹手段,让一腔不满意的屈山,将所有的话都咽回肚子里去。

    布衣道士到了江心,信手一招,那水鸟重化为一道灵光,收回袖,环目四顾,忽地再一指,指尖前的江面当即分,波翻浪涌,现出一条宽逾三尺,深及江底的裂隙来。裂隙,分明有人影掠过。

    此时屈山已经驭器赶至,见状先一喜,又倒抽一口凉气,这不动声色间,已裂水分江的手段,非要是抱丹真煞浑厚圆融,又具备独特法门者莫办,至少他肯定做不到。

    回风道士在此地混得颇不如意,每日里做些斩鬼除魔的法事,换些丹药材料,艰难修行,却不想实力强横至斯。

    心里动荡,但他总算是分得开轻重,大喝一声:“鬼厌同党,么魔小丑,还不束手就擒?”

    说着他也放出一道水碧光华,入水而没。

    这是主家赐给他一枚分水蛇梭,只要在水汽充沛之地,便可分化出数条剧毒蛇灵,捆缚毒杀目标,他已经有十成十的信心,江水深处,分化的剧毒蛇灵很快传来反应,那是噬咬到目标的信号。

    “在那里,下!”

    屈山大喜,口连迭下令,江畔和江面上的手下,都放出一团灰蒙蒙的丝,沾水便伸展开来,覆盖水层,迅下沉。这是南国非常有名的“拦江”,专门封锁水道,且能根据需要,淬染毒物麻药,沾着就要倒大霉。

    江水变得混浊,分水蛇梭依旧紧咬目标不放,传回大概的位置,几张拦江彼此连接,将那边区域封绞缠紧实。

    “抓到了!”有性急的已经先叫了出来。

    屈山嘿嘿一笑,正待再下令,天空陡然传来一声厉喝:“下面几个,哪个是鬼厌同党?”

    这厮说话无礼!

    屈山闻言大怒,一抬头,却是一盆冰水当头泼下,两眼都发了直。

    如今长夜将过,天将破晓,远方天际现出一抹殷蓝,色泽纯粹,可在江畔群山之后,却不知何时架起一座色彩明丽之虹桥。

    赤橙黄绿青蓝紫,架接江水山外,看似几分虚无,又见绚烂,然而虹光吞吐间,虚空波纹层生,云气流散,扭曲光影,分明是难以承受之态,自显出堂皇威凛之势。

    屈山开始手抖:“聚仙桥!”

    上一劫末,论剑轩那一位造化剑仙,登锷山,临东海,一剑破空,千里剑虹飞架海天之间,化为聚仙桥。

    聚仙者,汇聚天下剑仙之谓也。当然,此界剑仙十之**,都在论剑轩,聚仙桥的真实含意,其实是接引天下有志成为剑仙之人。

    故而,有人称聚仙桥为剑仙接引之地,一步登天之所。

    聚仙桥立,天下剑修蜂拥而至,一年之间,逾十万人。经过考验筛选,最终得以留在桥上的,不过三千。

    这么多年过去,聚仙桥已经成为了论剑轩的标志之一,每当聚仙桥上剑修出外,便由聚仙桥分化出一道投影,飞架天外,自由来去,已等若是一件极厉害的法器。内还可藏百余剑兵,成就剑阵,令人胆寒。

    论剑轩为当世四大门阀之一,与八景宫、空有庵、以及未分裂前的元始魔宗并列,雄踞东南,全盛时期几乎雄霸天下,无人敢摄其锋,如今虽是不比从前,但在南国,其影响力还是首屈一指。

    相比之下,屈山所在的小堂口,连个小虾米都算不上。只这一座虹桥,屠灭堂口十几二十次,也若等闲。

    屈山脸上僵硬,他看到,虹桥之上,正立着一人,身外极罕见地穿着一身软甲,外披宽袍,腰系玉带,悬剑带冠,甚是英武。尤其是一对瞳眸,居高临下看过来,金灿灿似有雷火交迸,让屈山呼吸都有不畅。

    他心更是叫苦,这一位,他也是认得的:“金瞳神将……彭索!怎地来了这一位杀神?”

    *********

    晚上诮有一章,但肯定会晚,大伙儿明早看吧,希望天明前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