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正常标准 异态变化(上)

    自醒来之后,为了脱困,余慈进行过无数次尝试,但无一不是失败。

    他虽说是越来越熟悉永沦之地的状态,也渐渐学会了在“米粒”上腾挪变幻,大做章,可封住他的那层厚壳,也太过顽固。

    “厚壳”是由三方元气堆积而成,只是永沦死气占了大头。可说到“永沦死气”,何谓“死气”?就余慈这些年来的感受,永沦之地死寂空无,哪怕是最微弱的元气波荡,也不曾有过。

    他不免怀疑,所谓的“永沦”死气,更像是被“污染”的其余两方元气转化而成。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余慈这两年所做之事,也与它无干。

    余慈早就明白,一切问题的关键,其实都是落脚到掌控力上。

    本就是给捆缚手脚,身不由己,又谈何破壳突围呢?

    一切都要从基础做起,从基本的控制力做起。用这个标准,可将“厚壳”分成三部分,即易控制、难控制以及无法控制的。

    这样一来,真界和承启天两方元气,有玄武真意统驭,最易下手;有它们做抓手,在相应的虚空区域上,也能做一些事儿;但一切都到永沦之地为止——直到眼下,余慈还没有真正探入永沦之地,暂时也没有这个打算。

    以此标准看待,承启天无疑是最核心的区域。

    一来它连接真界和永沦之地,是绝无争议的枢纽;二来它是心内虚空的“突出部”,是余慈与外界天地最接近的地方。三方元气汇聚之后,这里似稳实乱,明面上格局不变,实际暗激烈动荡,变化万千,也蕴含着无限可能,想要突破“厚壳”,唯有从这里着手。

    余慈从醒来那日起,一直在努力,在这儿,他从旁观者,变为参与者,也意图在将来,成为控制者。至于他努力的方式,就是细察入微,把握机会。

    李闪就是一个机会。

    不管李闪此人的实力有多么弱小,他信奉余慈为神主,堪称是有里程碑意义的。以往余慈与寇楮、幽蕊等人心神联系,发展所谓信众,是以神意星芒为基本,高屋建瓴,以上就下,信众得来之易,莫过于此。

    可李闪不一样,虽然是半路截胡,但也错有错着,某种意义上,他才是余慈的信众里,头一个“正常者”。

    目前来说,李闪还处在较懵懂的状态,他对自己的情况、余慈的情况、彼此的作用,都缺乏足够的认识,但越是这样,他的表现越具有代表性,其价值就越大。

    两年来,余慈对李闪有了较为深入的认识。

    李闪是那种比较有心计,也有主见的人,和余慈也缺乏认知和情感基础,最初,其信力说不上有多么稳固,表现得若即若离,和余慈的“连线”经常断掉。说起来,在二者的关系上,这里反而是他占据了主动。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半年左右,随着李闪的修行逐渐加深,对信力的理解逐渐明晰,对余慈赋予的法力依赖逐渐加重,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就越来越稳固,主导权也终于开始转移。

    这大概才是正常状态吧。

    对余慈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想到如元始魔主、罗刹鬼王,也有将主动权拱手让人的状况,他的感觉就非常奇妙。

    他在李闪身上,真的学到不少东西,这也是他看重李闪的最大因素。

    此时的李闪,刚刚完成他的第二次祈告,心神有些疲惫,就坐在船舱里,细思接下来的行止。

    船下,已经有两个修士沉了底,是被李闪用积蓄的符箓瞬间击杀,虽是干净利落,可如今他们的情况着实不妙,因为敌人的包围圈,已经逐渐锁定了相关区域。

    这两日,李闪愈发可以肯定,那个携假货而去的花妖,必然是发现了其的问题,并且回溯根源,找到了破绽所在。

    想那大通行以一商家之力,造出移山云舟,又主导航路多年,仍未见有势力取而代之,在移山云舟的管理上,是相当严格的,云舟上乘客的生死,必然都要统计在案,只要花妖留心,就能发现,大通行统计的尸身,只有一具,这与她和鬼厌制造的事实不符。

    李闪也没想着遮掩,在他看来,南国广大,人口众多,又是水道纵横,地势复杂,偌大的地界,随便一个藏身,花妖难道还能掘地三尺,挖他们出来?

    前面一个来月,确实是比较轻松地混过去了,但这两天,好日子到头了,他和孙婕藏身的位置,多次被窥探,然后就是无休止的追捕。

    李闪估计,参与到追捕来的修士,起码有百人之数,那花妖似乎是撬动了某个本地势力,借此搜索,方有这般高效,如此手段,哪像是传说独往独来之辈?

    他越来越吃力。

    孙婕被鬼厌的九藏秘火正面击,五脏六腑都受重创,本是必死,却被他用延生度厄本星咒,救回了性命。可这符箓再玄妙,也还不是是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吊命可以,这伤势却是只能慢慢调养,没有别的好法子可用。

    带着一个重伤号,辗转腾挪多有不便,如今他是藏在船上,顺水飘流,还好一些,可若再受惊扰,折腾两回,也不用那些人动手,孙婕一缕香魂,便要归天去了。

    他叹了口气。

    见他这模样,旁边女子素手执壶,为他倒了一杯温凉的茶水,李闪道了声谢,啜了两口,抬头问道:“身子可还能支撑吗?”

    孙婕低首道:“还好。”

    此时的孙婕,已经不像在移山云舟上那般,打扮得花枝招展。

    她脸色苍白,双眸无神,未施脂粉,本是打下了三分姿色,然而身上很随意地披着一袭颜色素淡的宽袍,腰间系着丝带,袍下却裸出一对雪足,有些慵懒随性,偏又眉目带愁,恰似一位孤梦方醒,闺怨未尽的少妇,凄婉可怜,自有另一番滋味。

    尤其是她多年沉沦欲海,不管心态如何,举手投足间,自然带一股妩媚风流,对异性的吸引力,丝毫不减。

    在她身边,李闪赏心悦目,但要说沉迷,倒也未必。

    李闪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在北荒多年的挣扎打拼,早把他心最后一点儿不切实际的部分给磨消掉。当然,理智不等于无情,他乡遇故知,本就能触发人浓烈的情感,李闪何独能免?

    所以他才舍去这年来的积累,从敬奉的那位主上那边,请来仙符,硬是将孙婕救起,这是他的情感底线,里面也有自恃靠山的缘故。

    救了之后,就是另一番情况,况且,孙婕的态度,也有所保留。

    孙婕疑惑,且忧惧着。

    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孙婕可以确认,在移山云舟上,她确实已经死掉了——就算还有一息尚存,却也是进入到了不可逆的死亡进程,除非是服用仙丹一级的丹药,才有可能逆转生死。

    可事实是,李闪轻轻巧巧就把她救了回来。

    孙婕不自觉轻抚额头,在她眉心深处,留着一点星芒,此星芒统驭全身气机,以独特的方式流转,从萌生一点生机,连绵不绝,周遍全身。

    正因为有此一着,纵然她如今还是五痨七伤,重伤难愈,却还是保着性命。

    这究竟是什么法门?

    孙婕问过李闪,可这位童年旧识,也是语焉不详。她还问过道意玉蝉的事儿,事实上,李闪也多次主动和她提起,询问她背后那人的底细。

    孙婕对鬼厌之事,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两人由此谈及玉蝉来历,李闪回答说,是“教门圣物”,听到“教门”之类的字眼,孙婕心本能就有疑惧之感。

    可怖的童年,如漆黑的鸦翼,与她的血肉粘连在一起,如影随形,她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李闪还跟着赤阴女仙?

    就算后面李闪否认,这个心结总是难除。

    看着在一边啜茶思忖的李闪,阴郁的情绪像乌云般漫过心头,她突然开口:“阿闪,你还是走吧。”

    李闪一愕,扭头看她。

    “我看得出来,你虽是修为不济,却有许多办法,那些人围不住你的,只是因为有我拖累……”

    她说的无疑是实情,不过李闪救她下来,不是听她说这些的,他皱起眉头,正要说话,又听孙婕道:“当初,在教,我最佩服的人是鱼刺哥哥,做梦都想学他那般逃出生天,自由自在,若能做到,已是满足。

    “后来当真出逃成功,却转眼落入鬼厌手,成了他的鼎炉,神魂受制,生不如死,至此方知,这世间处处都是险恶,非双仙教所独有,或许只有寂灭,方是最舒心的归宿。阿闪,你便当是成全我……”

    李闪没有即刻回应,孙婕极度悲哀阴郁的心境,多少也影响到了他,这处船舱就显得太狭小压抑了。

    一口将凉茶饮尽,些微凉意浸入肺腑,倒是稍洗心头晦暗,他暗忖道:孙婕经历苦楚太多,眼界也给逼给小了,我当年也是如此罢,如今……

    想到那一位依旧有些模糊的“主上”,他心忽地一振——就是刚刚烦恼叹气的时候,他也没有为自家性命担忧过,尤其是最近连续两次祈告都有回应,反馈还有所增强。

    有办法的……

    正想着,船舱外空气爆鸣声炸开,来势太猛,李闪只觉得头上一凉,整个舱顶都给掀飞了,这时才响起吼啸之音:

    “莫要走了鬼厌同党!”

    **********

    高估自己了,不过明天午会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