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狐朋狗友 特殊生意(下)

    什么三水剑门?

    鬼厌不动声色,只拿眼看过去。

    段湘却是误会了,击掌笑道:“果然如此,老厌你不愧是咱们这一拨里面,最出息的。水剑生一贯是眼睛长在脑门儿上,却不想他的儿媳妇,让老厌你得了手,那张脸便是蹭上满地灰土,都不顶用了……”

    紧接着他又话锋一转,做出关心的态度:“不过老厌你怎么想的?水剑生虽然只在聚仙桥上挂了个名,怎么说也算是论剑轩的外门弟子,而且据说他的妹妹在半山岛修行,是少有的同时与两家通气的人物,地位特殊……”

    随着段湘言语,鬼厌的记忆翻动,想起湖上那一出,当日船上诸人,确实是使剑的多,那少妇挣扎哭叫,似乎也有类似的名号。

    原来是三水剑门,后台也是很了不得的样子……

    内里余慈暗叫一声阿弥陀佛,觉得鬼厌落得今日下场,真是老天有眼。但眼下当然不能这么讲,鬼厌也不用他教,依旧是用那缺乏新意的冷笑回应。

    段湘看得出来,鬼厌今天是不愿搭理他,这倒更确证其心猜测,

    他还要再说,鬼厌已是冷冰冰一句打回来:“道爷又不是上了胡姒,也没有办掉叶缤,哪来那么多名字好记?”

    ……你妹!死的就该是你这样的!

    余慈不知道胡姒是哪位,但后面一位实在是触了他的逆鳞,可偏又是这种情况,他又是气恼,又是尴尬,感觉古怪极了。

    他也没法给鬼厌这死鬼教训,由此愈发地恼怒段湘,更不愿意搭理此人,收到他的“指示”,鬼厌就把不耐烦表露在脸上,段湘自是看到了,他呵呵一笑:

    “老厌你豪气!总之呢,今天这事儿,大家都不要往心里去……”

    鬼厌低声一笑:“各走各道。”

    “然也……等等!”段湘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改口,“老厌,那蠢货死了就死了,可再不济也是一个人手,缺了他,让我这边唱独角戏,可是大大的不妙。”

    鬼厌双臂交抱胸前,乜眼看过去:“哦,敢情还要赔你点什么?”

    段湘忙摆手,结合他年轻后生的面孔,倒显出无辜和委屈:“我可万万没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老厌你要是腾得出空儿,不妨帮一把手?我介绍的生意,你也知道,别的不说,报酬定然是第一等的。”

    “你的生意……呸。”

    鬼厌笑呸了一声,段湘此人,八百多年的岁数,也舍得下架儿,什么买卖都能去做,不过能牵扯到鬼厌的,绝大多数时候,只有一类:

    背黑锅。

    鬼厌臭名昭著,段湘也是北地出名的邪魔,他们所过之处,总会掀起滔天大案,害人无数。这种情况下,便有些人想加以利用,借他们的名声,去做一些不好言道的丑事,再把自己摘出来。

    对鬼厌来说,反正债多了不愁,他偶尔会接一桩这样的买卖,赚些外快。

    至于段湘,却是比他深入得多。在这一类生意,他是类似于牙人的角色,上接下串,做得风生水起,这家伙看似嘴上不把门,实际上口风严得很,在这一行,竟然颇有口碑。

    几百年下来,接触的私密污浊之事,不知凡几,竟然还能活到现在,手段可见一斑。

    可惜,就算是原来的鬼厌,这个时候也不会再多生事端,故而拒绝得分外干脆:“道爷没空儿!”

    也在这时候,余慈接到了李闪第二次祈告,那边事态危急更甚,他不再耽搁,一摆袖子,化烟而走,把段湘的叫唤声抛在后面。

    远去数十里开外,余慈觉得这样还慢,一声喝叱,随他一起飞起的化形死魔发出尖啸,凭空化为一道混浊光芒,穿入夜空。

    茫茫夜色,有两条虚实莫测的“线条”,贯穿天际,形成一个“三角”。三个顶端分别是余慈、李闪和承启天。

    李闪祈告的“信力”,先是跨越遥远距离,接入承启天,通过那边一个转,才进入心内虚空,和余慈的意识接上。

    这就是余慈和李闪之间通联的基本结构,死魔是他神通所化,天然与他心神相通,自然就循着李闪和他的联系渠道,锁定目标方向。

    而出现这种情况,却是李闪和余慈两方面的原因。

    当余慈被封进永沦死气的厚壳后,受到影响最大的,是虚生,至今还是沉睡在屠灵狱,不知何时才能醒来,第二位就是寇楮,这位余慈最狂热的信徒,虽不至于一睡不起,可绝大多数时间仍是昏睡,堪称是“感同身受”,其实是和安置在脑宫内的神意星芒结合太紧密,受到永沦死气的冲击也更厉害。

    但这样一来,也是受到三方元气的冲刷,阴神法体日益巩固,修为不修而进,前段时间竟是阴极阳生,突破进入还丹境界,在阴神法体点燃一朵纯阳之火。

    当然,再怎么精进,他都是昏迷不醒的时候多,这时候总要人照顾,还算“外人”的李闪,便接过了这副担子,也是偿还寇楮救命之恩,一直以来,都是做得妥帖。为此,也挣扎在昏、醒之间的影鬼,对他印象不错,又见其修为太低,便瞅了个机会,传授给李闪一篇上乘心法,却是源自于魔门,叫“天蛇法解”的。

    天下魔功,无论高下,万变不离其宗。第一条是种魔育魔,提升魔功层次,第二条就是敬奉魔主,李闪按部就班修行,又有影鬼提点,基础打得很牢,可等到敬奉魔主这一关的时候,却是出了意外。

    他那一日魔功小成,魔念升腾,欲与魔主交感之际,在半途被承启天截留了。

    究其原因,大约是他常在三方虚空交错之地留连,隔绝、混淆了与外界的气机,本身又和此地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余慈已经羽化真意有成,醒转却被困,几乎要被永沦之地绝灭空寂的环境逼疯掉,正挖空了心思,寻找脱困之道。

    李闪的魔念是他自醒来之后,捕捉到的第一个外界讯息。

    即便是微之又微,却也确证了,他选择的方式和路径,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