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狐朋狗友 特殊生意(中)

    这是碰到鬼厌的旧识了。

    余慈用鬼厌肉身,只求一个方便罢了,也不是非要装成这败类,照他心意,林子里这人,既然和鬼厌相熟,十有**也不是什么善类,反手一掌打杀了便是。

    可那人语气虽是熟络,其实警惕得很,从地下蹿出来后,身形立住,气机却是时刻偏转,似乎在身外多了几个重影,令人把握不住。

    此人遁法想来是在水准之上吧……一击不,让他脱逃,说不定还要多个麻烦。余慈目前有事在身,略一考虑,干脆不理会他,自去扒地上死者的衣服。

    使剑这人被九藏秘火迎面击,更重要的是被死魔神通攻破神魂,再没有半点儿生机,余慈三两下就扒掉他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顺手捡起了从他手上掉落的小剑。刚刚这厮就意图以此剑遥空击杀鬼厌,最后却是连出手都没来得及。

    余慈打量这柄小剑,见其长不过半寸,像是个没有祭炼完成的剑丸,入手冰寒刺骨,其他的倒是看不出什么。由于他身上储物指环已经没了,就把这小剑夹在指间。

    他一连串动作倒是让“旧识”相信,鬼厌是不会出手了,便就松一口气,嘴上立刻就没了谱:“唉哟喂,老厌你可越来越邪性了,就算是深更半夜吧,挂着鸟儿倒处溜达,也不是个事儿……”

    眼前这人,个头矮小,只到鬼厌胸口,相貌倒是俊秀非凡,乍看去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只是说笑时话音尖利,荤素不忌,显然其表里不甚一致。

    他认得鬼厌,余慈可不认得他,不过这时,核心念头周边的鬼厌记忆翻动,几十条相关的信息跳出来,余慈登时明白:

    这家伙叫段湘……

    此人说是旧识,其实连狐朋狗友都算不上,虽然他们联手做过几桩案子,同上过几个女人,其实交情不曾留下半点儿,是那种见面笑嘻嘻,回头随时可以把对方出卖的类别,按照鬼厌本心,早想将此人干掉。

    然而,别看段湘修为比鬼厌低了两个层次,仅是步虚初阶,看上去也嫩得多,可事实上,他的岁数总有八百靠上,比鬼厌整整大出一倍,在步虚修士这个层次,也算是“高寿”了,以他的实力,能活到这一步,必有可称道之处,鬼厌也有点儿忌惮的。

    一时找不到话说,他干脆继续保持冷漠态度,自顾自打理衣服——剑修要比他瘦上一圈儿,衣服却是紧了。

    段湘则趁机对他仔细打量,末了便笑:“老厌你除了鸟儿没变,其他的可是大不相同,这段时日,莫不是被哪个娘们儿给治了?”

    此人倒是感应敏锐……

    余慈心知肚明,鬼厌外形不变,可形神“材质”已经不同,纵有浑厚的幽冥九藏秘术修为遮掩,气机总会有一些微妙变化,想来段湘就是感应到了这一点罢。

    余慈便有些心烦,他着实不愿意费心思扮演鬼厌之流,略一思忖,倒是想出一招,当下自家念头退居后台,一直给压制的鬼厌意识上浮,随即接管了整具身躯。

    格局一变,余慈的感觉就不相同。

    央心轮转动,吞吐阴火,遍烧全身,之前一些窒滞不到的地方,也都通达无碍,远比他主控时来得爽利。

    更值得关注的是,其心神活泼泼跳动,运转间,身上气机就显得圆熟自然,一些之前还需要特意寻觅回忆的信息,纷纷跳出来,自然组合,不需要他再耗费半点儿心力。

    这也是必然的,余慈分化出的念头,层次极高,当然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可一道神意、一个念头能有多强?其心力自然也有限,多数事情只掌其大略而已,要它面面俱到地控制一具陌生的躯体,确实不太合适,强行如此,其行事风格就是直线条的,少了机变,还不如现在这般,抓其源头,放其支流,自生灵动。

    如今看来,前面倒是做得岔了。

    余慈干脆任鬼厌的意识去发挥,等衣可蔽体之后,鬼厌便懒洋洋地开口:

    “这个蠢货是谁?”

    他声音一贯是细若游丝,若断若续,虽不好听,却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很难把握,让余慈模仿,还要吃力不讨好,当下自然不同。

    声音一入耳,恨不能离他八丈远那位便喜动颜色,顺着就道:“就是蠢货呗。”

    与蠢货为伴的段湘嘻嘻又笑:“老厌你近来定然是功力大进,这一手是什么法门来着?”

    他目光偏转,在一旁死魔身上打量。这还是试探,也是余慈放出的死魔神通太过特异——死魔的形象并没有定论,这次召劾的死魔,又特别惹眼,长有五只眼睛,占了脸面大部分,妖异丑陋,挤得鼻子不见,在剑修死掉之后,仍然没有消失,反而因为吸收到充盈的死气,身躯愈发凝实,在体外结成甲胄般的肌肉,凶横酷厉。

    不过段湘仍未怀疑到别处,如今死魔五只眼睛,都闪烁着幽绿光芒,其口吐露烟气,色泽暗绿,寒冽森然,这些都是幽冥九藏秘术的特征。

    事实上据他所知,幽冥九藏秘术九种应用法门,愈到后来,越是怪奇诡谲,魔门手段,不都是如此么?

    殊不知余慈如今的本命神通有两种,一是解析,二就是死魔神通,这与平等天上的大神通、还有天垣本命金符上的符法神通都不一样,只要心神尚存,便可发动,本质无二,仅是借用的力量不同而已。

    这里面的玄机,鬼厌也不会回答他,只是阴森森一声笑,盯着段湘看。

    段湘笑吟吟地,倒也从容:“老厌你莫恼,刚才真的是误会,你也该看出来,我们对的是那个车队,有一桩生意涉及于此……当然,那蠢货也太紧张了些。”

    傻子也知这话不尽不实,鬼厌又哼一声,在他意识深处的余慈,已经将鬼厌记忆,有关段湘的信息全数“过目”,知道这家伙遁法确确实实是第一等的,想一击灭杀,很是困难,也不愿节外生枝,不如离开,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可这时候,段湘却是主动问起:“老厌你这个模样,莫不是三水剑门的事儿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