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鬼厌化身 鸠占鹊巢(中)

    那致命的“光丝”破入眉心,鬼厌泥丸宫便已塌陷,半成阳神破灭,心轮亦是激颤,失了法度,如此全身气脉陷入了最后的混乱。透体而入的气芒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在其经络骨络,甚至是皮肤内外跳跃蹿动,像是无数条逆行而上的灵蛇,直入已经崩毁的脑宫“遗址”。

    气芒来得太过及时,跳跃蹿动之际,又时时放出引力,鬼厌散溢但未散失的神魂碎片,就这样被抽吸进来,在嵌入脑宫之时,千百气芒重又凝合,化为一个乌溜溜的芒球,嗡嗡旋转,芒球之外,却涂了一层幽绿光影,那是鬼厌神魂的残片印记。

    这个奇妙的芒球在脑宫稍加酝酿,有一道气机从芒球射出,转眼已勾住了失去法度的央心轮,由于里面混杂着鬼厌残识,心轮倒不排斥,接收了里面透来的信息,心轮倏然静止。

    幽冥九藏秘术,以心轮为尊,心轮止则百脉消歇,百脉消歇则生机散尽,刹那间,鬼厌尸身就为纯粹的死意笼罩。

    周围修士都感应到这生机消散的瞬间,天空轰击铜钹的红衣大汉先收了手,哈哈大笑:“这魔崽子完蛋去球!”

    几个人影都飞到这边来,有人便道:“先找‘破迷丹精’。”

    “白丹道友在水下。”

    “那便好,我观白丹那一手‘天音丝缕’的剑术,便是论剑轩的真传弟子,也不过如此了。”

    “正是如此,来年论剑,有说这位可直入论剑轩‘聚仙桥’的……”

    “莫说聚仙桥,就是百剑庭也大可去得!”

    这种随口而来的好话,又无花销,多说两句又怎地?这边一举攻破了大敌谋算,人人轻松,便是平时板脸惯了的,也露出笑容。正说着,江下剑吟声骤起,尖锐如丝,滔滔江水奔流轰鸣,也遮掩不去。

    上空气氛刹那间凛肃如秋冬之日,众修士看得分明,江水之下,有一团幽绿火光复明,映透水层,使得先前浑浊的江水,竟如透明琉璃一般。其边缘,先前众人一力夸赞的白丹身影显现,却是让这火光照破了剑势,吐血而退。

    这下便恼了一人,大喝声,脑后张开一圈五色灵光,从分化出一只明黄巨手,在江面上虚虚一握,亿万钧的江水,竟是硬生生被巨手提了起来,滔滔江水弯了一个拱形,无视自然法理,依旧奔流不息,下方却是露出了河床。

    先前那个预言白丹可入“百剑庭”的修士又是一声赞:“玄昊上师好个五行真光……”

    说话间,江水的幽绿火光不由自主给排挤出来,落在河床上,滚了一滚,正是先前确认已死掉的鬼厌。

    鬼厌在已经抽空水流的河床上踉跄两步,面无表情,肢体显得有些僵硬,唯有眼似有火光幽幽燃烧,方圆里许幽光照影,忽闪忽灭,情形怪异绝伦。

    “死了也要作怪,魔崽子当真可厌!”

    玄昊上师是一行人,唯一一位长生真人,眼光自然高明。一下就看出,鬼厌生机确实绝灭,如今这变故,想是魔功特殊之故。

    他冷笑一声,提起的半江之水轰然下落,他一身五行真光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击之,自有五行生克变化,江水之,已有数百颗玄冥阴雷化现,劈头盖脸砸下去。

    雷音隆隆,撼动大江上下,在真人修士心念倾注之下,每一颗玄冥阴雷都不会浪费,鬼厌只接了五六颗,身外残余的步虚法域就已破碎,此后每一颗玄冥阴雷都落到实处,电火哧哧流转,就算是铜头铁骨,也给碾化成灰。

    有人想起一事:“哎,那‘破迷丹精’……”

    玄昊上师哈哈一笑,江水翻腾,有一个半透明的玉瓶分水而出,被玄光扫过,就落到他手上。

    周围众修士都是赞叹,这时下方受了伤的白丹也飞抵这边,俊朗的脸上有些尴尬,见了众人便道:“那魔崽子突然元气复振,好生邪异……”

    玄昊上师看他一眼,抚须笑道:“白丹你剑法高明,实力肯定在这魔崽子之上,只是不如他狠绝,连自家尸身都要动手脚。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必不会再吃这亏。”

    玄昊上师是一行人的主将,修为又压过众人一头,白丹也不好再说,只能喏喏应声,眼睛却又往玄冥阴雷扫荡之处看去。

    他离那魔崽子最近,总觉得那次的变化,不是简单地在尸身上做手脚。不过如今玄冥阴雷连击,那人已是化为齑粉,他也就不再多想。这时玄昊上师又道:

    “总算不曾让此物落入陆老魔之手,其实落入他手也无妨,可既然见到实物,便证明消息果然不差,此人技穷矣,我等就要准备接下来的大战,到那之后,南国定然要改换天地!”

    众修士有大笑相应的,也有沉默不语的,玄昊上师也不管,袍袖拂动,化为一道虹光,飞入夜空深处,众人纷纷跟上。

    大江之上,受之前连番冲击,河床河道已经毁坏大半,江水奔流,漫溢两岸,生灵遭殃,算是这场战斗留下的唯一痕迹。至于鬼厌,玄冥阴雷的轰击过后,已是一片白地,江水一冲,渣子都不留半点儿。

    黑夜依旧在延续,距离天明还有一个来时辰,这片江水漫溢之地,忽有气芒蹿动,有澎湃力量,汇集而至,偏又无声无息,完全被滔滔大江遮掩。

    浑浊江底,有气芒亿万,攒动不休,不一刻便凝化成一具人形,而人形之,道意玉蝉居于脑宫,其碎片所化气芒,之前已经收集了鬼厌神魂残片,又试验了幽冥九藏秘术运转之法,此时便依照着鬼厌的印记,重塑形体。

    在金黄阳光漫过茫茫水泽,照在这片水域之上时,江上水花翻动,露出了鬼厌的脑袋。

    随后他跳出来,身上光赤,但较之战前,连个汗毛都不少一根。

    从某种意义上讲,鬼厌还是那个鬼厌,无论是肌体结构,还是神魂特质,都没有半点儿差别。可这时的“鬼厌”,上上下下都“洗”了一遍,从里到外,形神各处,再没有他爹娘的半点儿骨血痕迹,

    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源于三处虚空,浑融为一的特殊元气所凝固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