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鬼厌化身 鸠占鹊巢(上)

    这种情况,又如何能忍?

    鬼厌豁出去了,一咬牙,探手将玉蝉拿了过来,与之同时,断岳龙印又往下压,掌纹金光竟发龙吟,江水激荡,波纹层生。

    势头危急,但鬼厌在造下无数罪孽之时,仍纵横北地而不倒,又岂会轻易就范?他当即催动“幽冥九藏秘术”,真形法体化为透明琉璃,内里碧焰以心轮为心,化为一圈毫芒,像是不停滚动的车轮,由内而外,流转不休。

    他修炼的幽冥九藏秘术,将形神法体分为上、、下三个相互关联的系统,每个系统又以天、地、人三才相分相系,三三为九,其心轮为“部”之,即一切法力神通的根源,主持枢,最是关键。

    如此设计,自然是形神浑然如一,越修到高深处,越是难以分离,其余修士常有的专修阳神之法,他想都不用想,除此之外,还有其它诸多限制,修炼度在魔门算是慢的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这“九藏魔身”锻炼得最是精粹,经籍上讲,这一门魔功若能修到六欲天魔,即长生真人的级数,可有九种虚实神通变化,如今他在步虚上阶,只得了四种。

    当前使出来的,正是真形法体“形藏三变”的“轮火”。

    此法一出,他肉身化为琉璃,轮火外烁,自然生成近百层转、方向都截然不同的火轮,断岳龙印如山重压降下,却被这碧火车轮层层化消,非但如此,还被他借了三分力量,转动更疾,一下子切开十余丈深的江水,直落江底。

    断岳龙印余力未尽,直贯江底,这一条大江当即翻起大浪,淹没两岸,本来鬼厌还有借力反击的手段,但他决意去,当下闷了头遁走。

    很快他就庆幸之前的明智选择,动荡混浊的江水突然生就数十股旋流,一晃眼的空当,竟然就化现出数丈高的魁伟人形,如同镇江之水神,被某种未知的力量唤醒。

    鬼厌倒抽一口凉气,这几十个水巨灵,每个都有还丹战力,镇压江水,一切水流,都受其驱役,当这些东西化形出来,这片江域,当即化为一处步虚法域,压制他周身元气流转运化。

    这是“点灵布将”的手段,和断岳龙印决然不是一个出处!

    只一个敌手已叫头痛,可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鬼厌绝不敢留力,他张大嘴巴,没有声音传出,可周边江水,轰然激旋,形成较水巨灵生成时还要强劲十倍的漩涡,却是一股脑儿冲进了鬼厌的嘴里。

    遍布四周的水巨灵也受到影响,有两个立身不住,受到绝大的吸力捆缚,投了过来,鬼厌口一道暗绿光环放出,将其一圈,硬给吞下。

    如今他身化琉璃,几若透明,从外面看,滔滔江水并两个水巨灵进去,便化为一道浊流,在他胃肠等处打一个转,便是氤氲生雾起烟,催动得心轮更疾,再接下来,就看不清了。

    鬼厌嘴巴稍稍闭合,随后又张开,“哈”地吐气开声,江底便似放了千百道焰火,碧焰流光喷射,霎那间将几十个水巨灵都淹了下去,其有一半都崩解开来。

    这是形藏三变的“吞海瓶”,可吞吃一切有形之物,鬼厌九藏魔身修到当下,寻常祭炼三四十层的法器,还有部分真火玄水,都能一口吞掉,气魄极大,然而在体内化为“蚀心幽光”,蕴剧毒,专破罡煞,又十分阴损。

    吃他这一击,起码数百里江水,都要鱼虾绝灭,周围水系,也会受到影响,几十年未必能恢复过来。

    对方也没想到他魔功如此诡异,刚布下的步虚法域立时冲破,这一下就是海阔天高,鸟飞鱼跃,鬼厌一声不哼,九藏魔身化为一团幽绿火焰,冲击江水,以高温化出一片真空,度因而暴增,这样飞遁,消耗甚大,鬼厌也别无选择。

    效果还是有的,他转眼已抢出战圈,正准备切去气机勾连,藏匿起来,身上猛地激震,向上看时,却见江水兴波,上方黑暗天域之,有一个大红人影,手持一对铜钹,狠狠撞击,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而其冲击,则是比声音早到一步,先伤到了他。

    这是音杀之法,且已经有两倍之,又是个强敌。

    鬼厌强按下到喉咙眼里的鲜血,一时惊惧,怎地来了这么多高手,而且来历个个不同?难道是他金蝉脱壳的计策失败了,各路修士都来夺道意玉蝉?

    正想着,夜空,接连又飞来几道遁光,鬼厌看得头皮发麻,三个实力不在他之下的战力已是要命,再来三五个,也不必再说来生,就在此地形神俱灭了罢!

    道意玉蝉再是珍贵,也不比性命重要,他当即设计了一个舍宝逃命的方略,正要扔出玉蝉,吸引对方注意,借机脱身,便听得天空有人吼啸:

    “刚刚走了一人,大家各自站稳方位,莫要被他带走了破迷丹精!”

    鬼厌真的一口鲜血喷出去,手里的道意玉蝉再也扔不掉,怎么如此?

    这几天他在随心法会上,也不是单纯闲逛,而是通过各种方式确认,交易对象是否真的出手购置破迷丹精,又是否用可靠的渠道入手。一切无误,他才肯现身,可这又是哪里出了纰漏?

    况且,破迷丹精再是珍稀,也不值得六七个大高手一起动手抢夺,一瓶之量,哪够他们分的?

    破迷丹精事关他的根本大计,不可能像道意玉蝉那般,一甩便完,就算他再有决断,也在心纠结。

    也在此刻,耳畔忽地一声冷笑传入。

    他脑宫巨震,又像被人当胸重击一拳,骇然抬头,却只见得一道若隐若现的光丝在眼前一闪,随后额角沁凉,转瞬之间,就是有惊怖绝灭的杀机贯穿。

    鬼厌惨嘶一声,脑宫几乎在瞬间崩解,然而他九藏魔身已经修成了真形法体,又有魔功坚忍强悍之质,一时竟不得死去,反而激发了魔性,在嘶叫声,琉璃法身外绽开一圈碧火,轰然爆开,滔滔大江,竟是碧焰翻涌,熊熊燃烧。

    这垂死一击,威力可怕,无论是谁都要暂避其锋,然而鬼厌也是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在江底冲出几步,便无力倒下,随后被江水冲走。此时他手心还紧握着道意玉蝉,或是心有不甘,戾气驱动,那握力极大,玉蝉外层喀嚓微响,碎裂开来。

    裂层之下,又显露玉质,却没什么伤损,而外层的碎片,则在鬼厌掌心碾碎,又化为哧哧气芒,沿毛孔经络,钻入其尸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