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江上交易 声名狼藉(下)

    鬼厌愕然,有些尴尬,总算他脸皮厚度颇是惊人,按下心思再看,果然发现异样。

    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自家是那种天性邪恶,冷酷无情之辈,对美人儿全是占有欲和毁灭欲,而且没有半点儿掩饰,这也导致,稍微有些修行的女子,在他身边,便很是难受。

    这是气机、心意的感应,不为意志所转移。可眼前这位,从开始到现在,对他不是无视,而是完全没反应。

    只这一条,鬼厌就信了九层,但又惊讶不知是什么手段,对方都明说了,他还是一点儿都看不出底细。

    仔细打量傀儡,只觉得它肌理细腻,堪比美玉,又自然天成,不见任何木石纹理,说一句“巧夺天工”,绝不过分。

    他一时难言,偏偏对方根本不给他脸面,在伤口上再捅一刀:“也是客人的名声在外,不愿弄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既然交易,还是坦承以对才好,请客人见谅。”

    老子现在已经很不愉快了好吧!

    鬼厌脸色大不好看,自家神憎鬼厌的名声,他还算习惯,他是厌烦对方看似礼貌,实则高傲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暴露了,代表着他的底牌被掀开大半。由对方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他心头凛然,自家的身份,连促成此事的间人都不知道,傀儡主人又是怎么探明了消息?

    有那么一刻,鬼厌想着转身就走,以避凶险。可这时,那傀儡美人儿已从袖取出一件物事,却是木盒一具。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个半透明的丹瓶,瓶有半瓶浊水,色泽青绿,像是哪里装进来的死水,但内蕴一道灵光,流转不息,十分神异。

    “这就是破迷丹精。”

    刚才那些个离开的念头,一下子飞到九霄云外,鬼厌当即探手,傀儡任他拿去。

    瓶子入手,鬼厌不敢即刻打开,只是用魔门秘法探查,与典籍所载几无二致,一时间爱不释手。

    他今生已无上进之望,唯有期待来生,然而东方修行界可没有轮回一说,一旦身死,便是先天灵光蒙昧,化入虚空混沌之,不知何时触机,方又归入生灵之身,那时可不知是人还是畜牲,资质是超凡入圣还是痴愚不堪,且有先天胎迷,就是长生真人,也难破除。

    这破迷丹精,就是勘破胎迷的上乘宝物。得到它,鬼厌就抓着了一线机会。

    傀儡及它背后的那人,虽然可恶,但在做生意一事上,还真叫爽快,

    鬼厌也不矫情,一挥袖,道意玉蝉就落在一边案上。

    两样宝物,说不出谁贵谁贱。

    破迷丹精是一切期待来生之人所力求之物,就是一些长生真人、劫法宗师,也会储备一些,以防意外;而道意玉蝉则是用力于现世的人物才会感兴趣的东西,从可能参透玄门真意及虚空法度。用途不同,使用者也不相同,对鬼厌来说,还是破迷丹精更适合些。

    故而做这番交易,他倒也没什么不舍。

    傀儡依旧是不慌不忙,将玉蝉拿在手上细看,举止娴雅悦目,还有那神情,与真人无异,几乎要让鬼厌怀疑自己的判断。

    他转念又想,此傀儡的形貌,或是确有其人,一举一动,都模仿那人的作派,不然决不会如此自然流畅,且自具风采。

    越想越觉得猜测不错,他就留了心思,要寻个耳目灵通之辈,察探这一家的底细,回头得了机会,必把这傀儡的“本体”抢了来,使尽手段,以报今日受辱之恨!

    他心思百转,却听傀儡那边“唔”了一声。移目看去,就吃了一惊。

    那道意玉蝉莫名地放出光来,其色晕黄,傀儡拿在手稍晃,就有“喀喀”之声。

    鬼厌之前见过这幕情形,分明就是道意玉蝉脱蜕之兆!

    月前他就见了一回,由此生出嫁祸之计,不想在这里又来,若是追根溯源,岂不就识破了他当初的计策?

    可转念再想,他早已被傀儡主人识破了来历,那想法倒是多此一举了。

    这时,傀儡拿葱管似的纤指在玉蝉上轻轻摩挲,指尖陷入晕黄光里,也不轻动,它背后那位应该也在思索其奥妙。

    鬼厌却等得有些不耐,照他的意思,既然宝物亮相,两边赶紧鉴定完毕,把交易做成,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什么参悟,大可回头去做,在这儿耽搁什么?

    他如此心态,其实是有些后悔,这些年来,道意玉蝉名头甚大,见过的人却少,早知如此,他干脆等这玉蝉褪得这一层壳下来,重施故技,来个一宝两卖、三卖,岂不更好?

    鬼厌动这些有的没的念头,忽地脑后一激,警兆如冰水浇头,瞬间浸了全身。

    他自从进了船屋,不管如何转念,都把戒备的心思提到了最高,他是步虚上阶的修为,可以操控方圆数十里天地元气为己用,放开感应,能够照顾百里方圆。

    可危机来得太快,又不知是什么路数,初起时还在百里之外,转瞬间已将庞然之力压至头顶。那庞然之力化为一只山岳巨手,根指玄黄,掌心纹路放出金光,如蛟龙一般游动,轰然罩下。

    鬼厌又惊又怒:“莫不是那边要做没本儿买卖!”

    念动间,步虚法域应机触发,方圆十里碧焰翻腾,照彻江面,连水下都给映得碧透,过往的鱼虾都倒了大霉,登时被阴火烧死,

    然而碧火烧得了鱼虾,却烧不得那山岳巨掌,尤其那蛟龙似的掌纹金光,当空一绕,步虚法域所控元气,竟然就给撕开了大缝,被对方气息压了进来。

    鬼厌也算见多识广,已经认出了巨掌来历:“这是‘断岳龙印’,掌如山岳,纹似蛟龙,似具灵性,已经快要练到了化出真意的层次,就算不是真人,也只差一线,我万万不敌……”

    他将手破迷丹精一收,便要遁走。

    这时船屋已经受不得断岳龙印的压迫,无声崩解,化为粉尘,更让鬼厌意外的是,那个巧夺天工的傀儡,竟然也在这掌印之下,如细沙一般崩解化灰。

    难道不是傀儡的主人动手?

    念头也只是一闪,他这时哪还顾得上是哪边下的黑手,勉强维持着步虚法域,抵抗断岳龙印,身形便往水下走,也在此时,眼角黄光闪动,那一枚道意玉蝉从傀儡手跌落,在漫天尘灰,也坠进了江水,距他——触手可及!